國際觀察
Sep 19, 2019
「從電影到生活,都很難不扯上政治。」電光影裡書店蒲鋒,用港人角度在台生根
國際觀察
Sep 19, 2019

隱身在熱鬧的西門町,電光影裡書店由香港人蒲鋒創立,如同其名,販售的書籍以電影相關為主,也有不少外國文學、歷史和社會書籍,牆上則貼滿早期電影海報,如《映画女優》、《霸王別姬》和《東京攻略》等,帶領客人踏上時光隧道。

  • 香港影評人蒲鋒移民來台開設書店。(攝影/洪采姍)

蒲鋒為香港知名影評人,不過這幾年比較少寫院線片影評,轉而以分析電影進程、影視明星為主,曾出版著作《電光影裡斬春風》,剖析中國武俠片脈絡,至今依舊是他的得意之作,近期則替香港電影節撰寫影星如林青霞、洪金寶的影視作品剖析。

除了電影,蒲鋒求學時期讀的是歷史,同時也喜愛國外文學,因此到台灣開設書店時,選進的書籍都以這幾個領域為主,從北野武的《我變成了笨蛋》到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蒲鋒說,店裡的選書就像自己喜好的延伸,也因此吸引不少同路人來店,書店雖不大,但總有幾位老顧客,能夠提供專門書籍給需要的人,就十分足夠了。

  • 店裡書籍以電影、歷史、文學為主。(攝影/洪采姍)

香港讓人憂心忡忡 不如來台灣落腳

問起為何來台灣?蒲鋒說道,香港這幾年每況愈下,政治氣氛令人沮喪,這次反送中可以說是將長期累積的不滿爆發出來,中國不但在政治層面干涉香港的民主自由,就連民生方面也受到很多影響。

香港房價高,一般人民難以負擔,雖然有公屋可以申請,但在開放中國人移民至香港後,被他們佔領先機,想排都不知道要等多久;不只如此,興建工程也逐漸由中國單位承包,但因爲品質參差不齊、沒有保障,成果讓人堪憂。「過得那麽不快樂,我不如就離開吧!」蒲鋒說,沒有子女少了後顧之憂,2018年便帶著老婆兩個人移民來台。況且,台灣對於香港人的移民政策較其他國家來得寬鬆,文化又相近,生活起來也自在得多。

  • 蒲鋒在店門口架設連儂牆,聲援反送中。(攝影/洪采姍)

「認真說起來,其實一切都脫離不了政治。」中共觸角伸進各個層面,前陣子爆發「金馬」事件,禁止中國電影參賽,讓他覺得很可惜。蒲鋒認為,這件事情影響最深的其實是中國認真做電影的人,「從《大象席地而坐》就看得出來,沒了金馬,他們的作品要從哪裡向外曝光?」雖然中國有其他獎項如金雞獎等,可是內行人都知道,那些都是被操作、安排好的。

不只電影,就連書店也難逃中共魔掌,一些香港知名的書店背後都是中資,其他書店在香港要生存,也得看中聯辦臉色,選書風氣不如台灣自由,想要擴張商業版圖,就得聽老大的話。蒲鋒感嘆地表示,因為自己身在這個領域,更知道其中的危險,「我不用華為手機,也不下載微信,只要有一點被監控的可能,我都拒絕,何必讓自己暴露在風險中呢?」

引進小眾電影刊物 創造與眾不同之處

電子化時代,紙本逐漸式微,書店似乎越來越難生存?蒲鋒說,倒不是因為人們不愛看書而難維持,反而是因為銷售平台競爭激烈、網路買方便又便宜,才讓獨立書店較難營運,為了打造與其他書店的不同,除了偶爾舉辦講座外,也會從香港引進不易入手的刊物、販售台灣主流書店較少見的特定書籍,像是知名編劇邱剛健的《再淫蕩出發的時候》、《異色經典:邱剛健電影劇本選集》等,更和國家電影中心合作,推廣值得一看再看的書籍、DVD,如導演胡金銓經典之作《龍門客棧》系列影集等。

  • 電光影裡書店位在西門紅樓附近巷弄。(攝影/洪采姍)

蒲鋒用他的專業和獨到眼光精挑細選,除了增強電光影裡之於其他書店的辨識度,同時延續那些不該被遺忘的經典。喧譁嘈雜的西門町,有這樣一處寧靜的存在,如果你想的話,也歡迎和蒲鋒說說話,從電影到生活,都可以從這裡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