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Aug 20, 2019
黃柏鈞打造全台第一個無毒生態村!山羌和穿山甲再現坪林
公益
Aug 20, 2019
  • 黃柏鈞與茶農合力往無毒生態村目標前進。(圖片提供/八百金股份有限公司)

八百金社會企業名字很「蝦趴」,事實上是創辦人黃柏鈞為了紀念「失敗」而命名。

八百金以在新北坪林打造「全台首創無毒生態村」為目標,做了兩件大事:一為收復流域,輔導茶農轉型用藥,改善當地土質水源污染;二是用「台灣藍鵲茶」當品牌形象,邀請參與無毒耕種茶農「社區參與訂價」,八百金向茶農買茶,再包裝對外推廣銷售。

黃柏鈞的初衷很理想,尤其以外地人的身分,進入坪林改變紮根百年的茶農生活,簡直不可思議。

不過,從2012年開始到現在,有15位茶農加入八百金,共計21片茶園採用有機、無毒自然農法,其中兩位茶農的作品獲得兩項國際大獎,說明友善耕作能產出好茶、獲得更高利潤。從茶農角度來看,不用農藥又沒有人力,必須付出更多成本才有好收穫;從八百金的角度來說,離完成收復流域的目標還遠,目前只完成17.5%,不過參與的茶農漸漸認同無毒耕作,穿山甲和山羌都出現了,有什麼理由放棄?

與茶農立志打造台灣第一個無毒生態村 

2012年,黃柏鈞受邀輔導坪林茶農當野鳥解說員,他看到茶農對種茶的熱情,於是對環境深入研究一番,發現坪林位於翡翠水庫上游集水區,若能協助茶農改善慣性農法,不用化學肥料、農藥,有可能改善土壤、水域污染,那麼大台北地區500萬用水戶也能改善用水品質,對環境、對人的健康都好。

剛開始推廣理念,黃柏鈞處處碰壁,請託當地人帶著認識茶農搏感情,2013年,好不容易四位茶農簽訂友善農法合約,隔一年便發生中國中盤商跑路,整整八百斤茶葉頓時沒有買家,黃柏鈞眼看茶農心血就要報廢,決定咬牙向銀行貸款兩百萬,買下茶葉自行包裝販售,並開始做企業管理,「幸好這件事讓我和茶農建立信任感,也是隔年幫社會企業取名的由來。」

  • 八百金針對想了解無毒耕作與環境保護的團體,提供茶園解說體驗服務。(圖片提供/八百金股份有限公司)

八百金給茶農價值尊重 自己的茶自己訂價

八百金沒有中盤商,與茶農簽訂「社區參與訂價」模式,每年種植前雙方即簽訂收購價格,「譬如有些茶農今年要嫁女兒、娶媳婦,需要的錢比較多,那我們可以一起討論怎麼訂價比較合理,通常可以訂到比中盤商高兩到三倍的價格。」黃柏鈞解釋「社區參與訂價」可以幫助茶農對自己的茶葉更有信心,而且更關注環境注重品牌發展,跟過去單純種茶賣茶很不一樣,我們要一起參與,一起榮耀。」

不過,八百金高於中盤商收購價格破壞當地平衡,黃柏鈞說中盤商約他出來講事,他心裡揣揣,理了一顆平頭壯膽去赴約,他好好跟對方分享八百金的理念,還有他看到茶農的價值、尊嚴,沒想到竟獲得對方認同回覆:「大家一起把品質顧好。」無形之中平息一場售價戰爭。

八百金敢高於市場價格收購茶葉,即必須面對更嚴格的企業管控,黃柏鈞表示,2017年曾遇到最困難的財務窘境,連續兩個月無法發薪水給四個員工,自己戶頭也只剩34塊錢,沒有錢吃飯,沒法搭車只能走路回家,「在台北市,養一個專職員工,一年需要170萬營業額,而我有四個專職員工,還有自己要養。」

目前,因八百金團隊和15位茶農的努力,坪林上德集水區出現山羌和穿山甲的蹤影,表示集水區環境變好了,喜歡生存在乾淨山域水源的動物才會出現。而茶農林文王的包種茶獲得兩岸烏龍茶比賽獲得金牌,另一位茶農謝金土甚至主動申請有機茶園(種茶門檻更高),送茶葉去比利時比賽也獲得肯定,黃柏鈞對此表示:「雪隧開通讓坪林人口流失,老茶農需要更大更快製茶,就得用更多農藥和肥料,以前他們會有一些過敏和病痛,現在改用友善農法更累,成本更高,但是人和環境好多了。」

未來,八百金期許在2023年能夠完整收復大粗坑集水區,為「無毒生態區」建立範本:「裡面有八位茶農,兩位已經參與了,還有六位要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