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ug 10, 2019
邱豑慶醫師專欄|我們是爭議的一芳,要和平統一不對抗?
焦點
Aug 10, 2019

正所謂,一芳兩瞪眼。從「共芳」事件開始,到昨天的「第一屆飲料盃舔共大賽」。臉書陸陸續續轉傳了多間「舔共」的飲料店事蹟。

  • 一芳水果茶近日因親共議題,引起爭議。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這次事件始末的懶人包。

一開始,是香港的一間一芳分店挺三罷,沒想到被大陸盯上。所以上海的墨印總公司火速發出了聲明──「那是香港分店的『小時工』個人行為,我們已開除該店員,並且追究香港分店的法律責任,我們支持九二共識、反三罷。」跟香港一芳切割

但沒想到上海墨印發在微博的這份簡體聲明,很快地流到台灣來,而且在臉書興起一股抵制一芳的聲浪。

  • 造成沸沸揚揚的上海墨印的聲明。

台灣的加盟主(例如台北伊通店)發出聲明表示,這份舔共聲明是「香港」代理的行為,與台灣無關。更有趣的是,從伊通店開始的這份澄清聲明,各分店連改幾個字都懶得改,紛紛複製貼上。

但這些台灣加盟主的聲明,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故意,把這份微博上的舔共聲明說成是香港代理商的行為。

拜託,香港代理商原本是支持三罷,然後被上海總公司切割,並且要追究責任的好嗎?

結果這份伊通店的聲明又很快地流回大陸,被大陸網友紛紛抵制,這公司的危機處理方式,活生生為我們示範了什麼叫「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接下來怎麼辦呢?伊通店火速關閉了粉專,看看能不能止血。

  • (左)一開始發聲明試圖切割的台北伊通店,但被轉發到大陸以後,他們火速關閉Fb粉專;(右)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雙面討好就是兩方得罪。

好,懶人包先暫告一個段落。上面出現了三方,台灣一芳、香港一芳、大陸一芳。有趣的是,為什麼台灣的加盟主要把舔共責任誤導推到香港一芳而不是大陸呢?

很簡單,上海墨印集團的董事長跟台灣的董事長是同一人啊,都是柯梓凱,所以把舔共聲明推給大陸代理根本一點也沒用啊。

  • 上海墨印的董事長跟台灣同一人。

耶穌說:「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護航者說:「政治的歸政治,飲料的歸飲料。」
加盟主說:「加盟權利金一開始就已經付過了,後續加盟主的利潤和總公司無關。」

真的是這樣嗎?

我約莫九年前投資過連鎖飲料店,所以就我所知的部分來稍微說明一下,為什麼在這件事來看,我還是抵制這些加盟店。

首先,要加盟一間飲料店,要付出三百多萬元給總公司。裡面包含了30至60萬的加盟授權金30萬的教育訓練費用兩百多萬的裝潢和生財工具,還有幾十萬的押金。接下來,大至茶葉、水果、珍珠等原物料,小至一個杯子、一根吸管、一層封口膜,通通都要跟總公司叫貨。

以一杯25元的純茶類飲料來說,加盟主的淨利潤約莫是兩成到三成,而這些原物料會貢獻給總公司的利潤,也差不多是16%到22%

一杯25元基茶的飲料,原物料含包材,不含人事房租水電成本,應該會在7到8元左右,但這些跟總公司叫的原料,都比自己去市場上購買來得貴,畢竟總公司已經把他要的利潤灌在原物料的價格上了,如果單純計算原物料,自行購買的成本甚至低於三元。茶葉的成本,大概就是整桶茶超過賞味期間被倒掉也不心疼的程度。人事房租管銷就完全看各店的管理能力,若請到一大堆冗員,或是租到天價的店面,當然就會吃掉利潤。

而且,總公司這個約莫兩成左右的利潤,是零風險的。就算你一個月只賣1,000杯,總公司也是賺走該賺的原物料的錢,況且總公司賺的是零風險的淨利2成。擔負人事房租水電等經營成本的是加盟主,會賠錢倒店的也是加盟主,總公司一點風險都沒有

再回過頭來看加盟金、裝潢費用和生財工具等費用,全部的價格也都是灌過水的。以一間八坪左右的店面來說,自行裝潢的話,費用需要數百萬嗎?冰箱、茶桶、製冰機等價格也都高出市價一截。

我不是說開放加盟的總部全都是賴在加盟主身上吸血的寄生蟲,畢竟知識是有價的,如果一個總部的角色是告訴你know how,幫你設定好SOP,帶你賺錢,這並沒有什麼不對。

但如果總公司賺走高昂的加盟費用,卻又因為要去賺人民幣,亂發聲明影響你的生計,你該譴責的是那個總公司,玩爛了一個品牌,再另起爐灶,新創其他品牌,然後再賺你一次加盟金,甚至是告訴你,老加盟主換新品牌的話,幫你加盟金打個折。

請問,無良的是誰?
請問,你該去責難的是賺你加盟金又害死你的總公司,還是去找抵制你的民眾麻煩呢?

所以結論,加盟主每賣出一杯25元的茶類飲料,舔共的總公司大概可以從你手中賺走4到5元。這樣你還願意繼續消費嗎?我不願意。
 

延伸閱讀
溫朗東觀點|一芳「跪著賺快錢」挺一國兩制──不當勇者至少別做小人,別捅站著的人一刀
朱家安專欄|脫口秀:歧視、仇恨和冒犯的界線在哪?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按讚追蹤太報 Facebook,隨時關注好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