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ug 07, 2019
朱家安專欄|脫口秀:歧視、仇恨和冒犯的界線在哪?
焦點
Aug 07, 2019

十年來,台灣自己的單口相聲和脫口秀越來越興盛,除了生活幽默,也有藝人比照西方脫口秀節目,加入政治諷刺內容。在娛樂裡融入社會議題,這是民主社會趨向成熟的表現。

  • 瑞典脫口秀Svenska Nyheter曾因辱中事件引發爭議。(圖片來源/SVT Humor YouTube)

搞笑諷刺的節目容易引發爭議,國際皆然。去年瑞典脫口秀《Svenska Nyheter》才因為說中國人隨地大小便被抗議。就連老牌主持人艾倫狄珍妮絲(Ellen DeGeneres),也曾因為發佈奧運一百公尺金牌得主波特(Usain Bolt)背著自己跑的照片,被指責種族歧視(波特是非裔)。

當然,言論被指責是種族歧視,不見得代表真的有問題。但這些判斷該如何做?若我們真的確認脫口秀段子內含歧視言論或冒犯言論,大眾可以怎麼應對?

會被指責為歧視或冒犯的言論,在我看來,常見的有這幾種:

一、強化對弱勢不公平的刻板印象

「胖子都很懶」、「原住民功課不好」、「女生看男生都是只看錢」

人和人的相處,很多時候仰賴刻板印象。因此若放在有效脈絡裡,這些言論造成的效果會讓社會更不公平。有些國家有反歧視法,會處罰上述這些針對特定族群的歧視言論,不過也有人認為,反擊歧視言論的恰當方式不是處罰,而是教育以及「以更多言論回擊」。綜合來說,即便不見得該受到法律制裁,這些言論也有道德問題,需要社會積極應對。

二、強化對弱勢不友善的氛圍

「同性戀滾出去」、白人至上標誌

這些言論並不涉及特別具體的刻板印象,但會讓社會更不包容,讓一些人僅僅因為他無法改變的出身,就失去一些重要的人生機會。我會說它們有道德問題,即便不見得該受到法律制裁,理由同上。

如果某個言論會強化對弱勢不公平的刻板印象,或對弱勢不友善的氛圍,那麼,就算這則言論同時很好笑,能為一些人帶來歡樂,我也不覺得它會比較可以原諒。這是兩回事,就像你可以用很好聽的聲音講很惡毒的話。

三、不敬、不討人喜歡、政治立場不合、純粹不好笑、白目

「如果上帝是完美的,他也有屁眼嗎?」、「『你要幾分熟?』『跟 Giordano Bruno 一樣熟』」

Giordano Bruno 是科學家,十七世紀被羅馬宗教法庭燒死。在現代,上面這些言論比較沒有為弱勢帶來威脅的疑慮,但依然可能令人不快。然而,令人不快本身並不構成道德問題,否則我們可能會有道德義務為了「不傷害中國人的感情」而放棄讓台灣更安全的一些政治選擇。

如果言論沒有讓特定族群過得更糟的疑慮,但你依然情感上無法接受,覺得受到嚴重冒犯,這可能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喜好和品味問題。說這問題是喜好和品味,並不是說它不嚴重可以輕鬆看待,因為你的喜好和品味,有時候部分決定你是怎樣的人。《獵人》裡面的小傑說,要認識一個人,就看他會因為什麼生氣。用同樣的心靈雞湯風格說法,我們也可以說,要認識一個人,就看他會因為什麼笑出來。

言論自由保障到哪?

台灣脫口秀藝人曾博恩日前在 open mic 演出時,把鄭南榕自焚事件融入笑話。包括我在內的一些人認為這對鄭南榕不敬、缺乏同情心,紛紛貼文批評博恩。

有些人認為這些批評很諷刺:鄭南榕是台灣爭取言論自由的先輩,就算一則笑話對先人不敬、缺乏同情心,應該也受到言論自由保障。確實,所以台灣法律並不處罰對先人不敬、缺乏同情心的言論。言論自由保障人的言論不被政府以法律干涉,但並沒有保障說,人不會因為自己的言論而被其他人批評或討厭

另外一些例子,包括人們譴責失言的公眾人物、抵制發表不受歡迎言論的商家。這些時候,也很容易被說是侵犯他們的言論自由。然而,若這算是侵犯言論自由,我們好像得承認,言論自由保障了政客不會因為失言而被譴責(這樣的話,那些打算譴責政客的人,還有言論自由嗎?),也保障了商家不會因為說錯話而東西賣不出去。這顯然荒謬。

  • 台灣脫口秀主持人曾博恩。(圖片來源/薩泰爾娛樂Facebook粉絲專頁)

脫口秀有特殊地位嗎?

馬英九說「一個便當吃不飽你有吃第二個嗎?」,「一芳」飲料店在中國發表聲明反對香港抗爭,這些說法都跟脫口秀不同:他們不是在開玩笑。

我認為一句話帶來的歡樂不能彌補這句話帶來的傷害,它們應該分開看待。不過若起爭議的話語是笑話,確實有一些複雜之處。笑話脈絡跟平鋪直述不同。如果你是平鋪直述的講「跟 Giordano Bruno 一樣熟」,那你的牛排會太硬。

人講笑話,可以加上一些調整來反轉冒犯言論的意義,讓本來不接受的人覺得還行,或者讓歧視言論成為反諷,讓不道德的效果消除。美國脫口秀藝人黃阿麗可以使用各種調侃亞裔的笑話,就是因為他自己是亞裔,這身分讓這些笑話很明確成為反諷。脫口秀在道德上沒有特殊地位,但笑話確實在詮釋上常常有特殊地位。

最後,我認為現代脫口秀有另一特殊地位值得注意。脫口秀受網路族群歡迎,因此爭議也容易在廣傳。人們聽的電台、看的電視綜藝節目、參與的飯桌話題,歧視、仇恨和冒犯言論的出現頻率,恐怕不會比人們看的脫口秀更少。脫口秀可能產生歧視,但不會是唯一來源。知道社會其他地方也充滿歧視,這不能用來替脫口秀當中的歧視言論脫罪,但能讓我們更有機會公平對待彼此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