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ug 06, 2019
溫朗東觀點|一芳「跪著賺快錢」挺一國兩制──不當勇者至少別做小人,別捅站著的人一刀
焦點
Aug 06, 2019

一芳的官網上,有類似日本漫畫《將太的壽司》橋段的品牌故事:

創辦人的曾祖母(在中國網站上變成了「祖母」,這種細節的疏失,影響了故事的可信度。)生活在日本時代的台灣,嫁給種鳳梨的曾祖父(或祖父),為了慰勞辛苦耕種的丈夫,開發出鳳梨茶的配方⋯⋯

如果是正統的《將太的壽司》,就會有後續劇情:鳳梨茶的配方失傳多年,直到可愛的孫女與她難相處的父親,遇見了將太。父親對將太的手藝十分不屑。將太從孫女口中瞭解狀況後,還原了失傳的鳳梨茶配方,讓父親一喝就淚流滿面:「這就是小時候母親泡茶的味道⋯⋯」回想起那段貧困但溫馨的時光⋯⋯

扯遠了。我要說的是,一芳這個牌子,打進港澳,進軍中國,當然有它商業上的本事。但不可諱言的,它是透過台灣文化的包裝,取得了商業上的優勢。

  • 「一芳水果茶」強調台灣在地文化。(圖片來源/一芳水果茶官方Facebook)

一芳不是無中生有的。台灣辛勤耕種的茶農/果農、多少店家跟消費者共同打造出來的手搖杯文化、文青式的包裝語言、對小額創業者比較友善的攤商體制⋯⋯是這些台灣因素的加種,孕育出了這個品牌。

台灣這塊土地提供了養分,人們也不求你一生奉獻、至死不渝。但好歹,不要在背後捅台灣人一刀。

香港反送中的運動,給台灣人最大的啟發是,不管你多麼親中,只要你還留有一些基本的判斷力,就會知道中共不可信,一國兩制不可信,九二共識不可信,親中媚中的候選人也不可信。

香港人站上街頭,承受著被打被抓的風險,不是為了什麼虛幻的政治狂熱,而是二十幾年來特區政府統治下,生活權益受到中國政策壓迫的結果。

中國水貨商盤據在沙田上水,影響了當地居民的生活;既有的商圈被中國遊客侵蝕,各式各樣的小店家都成了藥鋪金舖;中國人口不斷湧進的同時,房價被中國富豪炒到天價,看醫生跟排靈骨塔要等上一年半載,在地工作機會不斷流失⋯⋯你的生老病死——這些你原本以為「無關於政治」的事情,其實都跟中國統治有關。

送中條例是一個引爆點,它接破了中國政府的暴力與虛偽。運動人士的訴求簡單來說,就是「把司法還給香港,不用司法追殺運動人士。」如此而已,北京卻做不到。

這樣的中共,不被香港人信任,也點醒了一些對中國還懷有憧憬的台灣人。

於是那些紅色媒體,在香港在台灣不斷放送「暴民擾民」的片段資訊,讓你覺得這些運動人士無理取鬧,讓你覺得交通阻塞得沒有道理。

  • 「一芳水果茶」8月5日在官方微博發表聲明,引發爭議。(圖片來源/擷取自一芳台灣水果茶官方微博)

這些紅色媒體沒有告訴你的是,中國如何放任警察黑道使用暴力,暴打無辜者,對女性性羞辱,並且暗中分化運動人士:一方面找暴徒混入運動打警察放火,訴求運動的失控;另一方面又收買知識份子,讓他們講出一些和理非非的廢話,降低抗爭的能量。

我想,是非對錯的事情,很多時候並不難懂。

當政府施行暴政,政府本身就是暴徒。

你可以不反抗,你可以不發聲,你有你的苦衷,我們尊重。每個人能付出的抗爭代價有限,就跟慈善捐款一樣,不能強迫。

但是,當你的鄰居,一群真正勇敢的人,用他的肉身去阻擋暴徒的時候,請不要說「你們被打的聲音真的很吵」、「不要阻礙我的安寧好嗎?」

請不要站在暴徒的一邊,替暴徒毀棄承諾的一國兩制背書。

請搞清楚:你能夠置身事外,甚至從中獲利,不是因為你比較聰明,而是因為你比較自私。

每個人都有自私,但自私的人,為何有資格對無私的人說三道四?

大家都愛賺錢,有人站著賺,賺得比較慢;有人跪著賺,賺得比較快。

當你跪著賺快錢的時候,很少人會嚴厲的指責你。畢竟我們都知道,人人有權利追求更好的生活、更高的成就。

但不要捅站著的人一刀。

你所享有的民主自由法治,以及隨之延伸出來的生活利益,通通都是站著抵擋暴徒的人,替你爭取而來的。

你可以不當勇者,但同時,你也可以不做小人。

作者:溫朗東(港裔台灣人,政治評論家)

 

※ 「眾聲視野」匯集各路觀點,成為大眾的傳聲筒。歡迎投稿至太報:contact@taisounds.com

 

延伸閱讀:
邱豑慶醫師專欄|我們是爭議的一芳,要和平統一不對抗?

解析「一國兩制」密碼──為什麼選總統的都反對,黃智賢卻說是體貼
防止「紅色媒體」滲透─除了拒看,還有這招可以對抗中國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