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ul 11, 2019
狼師性侵案件頻傳 作家陳昭如:教育部不能停辦性教育
性別
Jul 11, 2019
  • 給性侵受害者一個表達情緒的機會,他們才有辦法往前走。圖片來源/Pixabay

上周(7/4),台南爆發狼師執教20年,性侵學生26名,而學校早有發現卻未做出處置。據教育部統計,2014年,全台灣校園小學至大專,平均每天發生1.2起校園性侵案,最新統計則是2017年每天平均0.77起,2011年至2017年遭解聘的狼師約300人。上述數據顯示其實校園性侵很有可能就在每個人、每天路過的校園裡,而且正在發生中。

可怕的是,這些數字是被通報登記在案的數字。媒體人暨作家陳昭如,撰寫兩本書《沉默:台南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沉默的島嶼:校園性侵事件簿》,對校園文化、校園性侵深入觀察,她說:「暗地裡不知道還有多少,這麼驚人的數字,為什麼大家還覺得事不關己?其實在我來看,這是國安問題。」

陳昭如表示,學校發生性侵案件,大多數的老師、學生都不會知道,「像很多人跟我說:『我們學校沒有發生。』但我告訴他們,如果發生你也不會知道,因為校長不會在朝會宣布,他們沒有聽到就以為沒有。」顯示校園對「性」非常保守,而且真的發生性侵案件,學校依舊寧願違法,不願上性平教育。

  • 沉默的島嶼收錄4則改變「台灣性平教育」、「教師法」、「創下首例校園性侵國賠案件」等故事。圖片提供/人本教育基金會

性教育不足 可能讓狼師肆無忌憚侵犯學生

那麼,為什麼大家對性侵的反應很隱晦?陳昭如認為這與性教育不足有關係,自古以來人類社會就是這麼保守,即便現在社會開化許多,很多爸爸媽媽仍舊誤以為性教育就是鼓勵性氾濫,「但這能怪他們嗎?他們小時候,師長不談,一直到成年才慢慢摸索,才知道性是怎麼回事,所以他們怎麼可能給孩子正常健康的性教育?這是整個社會的文化問題。」沒有好的認知,孩子在危機來臨時,懂得分辨嗎?

對此,她沉痛地說,現在性教育可能快不能教了,學校很難抵擋家長的反彈聲浪,「我認為教育部需要負很大的責任,作為一個行政主管,應該要有個前瞻性,領導的態度,我的人民、老師、家長不懂,那我就要指引你們性教育為什麼這麼重要,可惜我們的官員只希望排解紛爭。」

學校為了保住顏面、維持群體秩序 忽略狼師做歹

台灣有個可怕的狀況,狼師如果沒有被解聘,大多都會轉調到偏鄉去,以鄰為壑,過陣子再想辦法回都市去找工作。」幸好,教育部2006年設置「不適任教師資訊網」,紀錄曾經霸凌,體罰嚴重、性騷擾的老師,提供未來任教單位參考。陳昭如:「雖然有些老師有辦法讓自己不進資料庫,有些學校也會沒有上去搜尋就聘用,不過這些狀況越來越少了。」

另外,對校園文化來說,停聘與解聘已是最重的懲罰。《教師法》第14條修正案於2009年通過,明定教師涉及性侵行為,應先停聘,調查屬實之後即予解聘。停聘接受調查期間,不得支領半薪。陳昭如說,這法案引起中小學教師界很大的反彈,他們認為不能解聘老師,「我不認為這些老師挺狼師,可是牽涉到自己的權利,就不容易有客觀的是非對錯,這真是校園文化非常壞的示範。」

  • 陳昭如表示太少人講性侵了,她有機會寫出來已是人生幸運。圖片提供/陳昭如

她正色地說:「我寫這兩本書常被說詆毀台灣教師形象,這個說法非常有意思,這反應你不能說老師做錯事情,但是你看,醫生開刀開壞了,他可能會上報賠償,那是他做錯事的懲罰,那老師做錯事為什麼不能被說?」

沉默的島嶼 學校是巨大監牢

寫書過程,陳昭如曾經到東部探訪受害女學生愛林(化名)。愛林在花蓮生活,小學參加田徑隊時,被帶隊老師性侵多次,後來發現學妹也有被老師性侵經驗,兩人聯合向校長舉發。經過性平會調查,陸續找到許多受害者,發現學校隱瞞多時;最後狼師進監牢服刑,受害者獲得國賠。

愛林告訴陳昭如,最初事情爆發,她曾經遭遇輕蔑的眼光,甚至跟家人吵嘴時,也被說過「愛打砲」,現在想起來依舊難過。慶幸的是,她還保留純真善良,自責老師坐牢,校長主任被降職,也讓爸爸媽媽擔心。她卻不為自己勇敢舉發,解救撫慰多少受害者而驕傲。

除了交由法律 我們怎麼幫助性侵受害者?

陳昭如分享,寫完兩本書有些收穫,譬如很多性侵受害者聯繫她,傾聽即是她唯一幫助他們的方法:「真正的同理,應該是接納他們的情緒和感受,不是鼓勵他們原諒,積極投向光明燦爛。至少我自己個人經驗,(正能量思考)這不是很好的方式,是一種逃避。如果他們的情緒如果能被承接,才能往下一步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按讚追蹤太報 Facebook,隨時關注好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