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Jun 24, 2019
邱豑慶醫師專欄|劇毒農藥巴拉刈該禁嗎?麻醉專科醫師分析2大風險
焦點
Jun 24, 2019

巴拉刈,台語叫火燒藥,對岸的名稱是百草枯,這是一種含有劇毒的除草劑。

除了除草的效果之外,政府在2011年8月公告巴拉刈可以作為紅豆落葉劑。在此之前,許多農民就開始使用巴拉刈,加上紅龍、尿素或是其他的成分,來調配落葉秘方。巴拉刈因為價格便宜,除草效果又極好,所以被農民們廣泛地使用。幾乎每個農民家裡,都可以見到這一瓶藍綠色的溶液,不幸的,它也是一些人輕生時的選擇。

  • 農藥巴拉刈。(圖片來源/梓官興農供應中心 Facebook)

我母親是美濃人,父親是旗山人,作為一個在旗山出生長大,土生土長的高屏子弟,我知道美濃屏東一帶,是台灣紅豆重要的產區。巴拉刈作為落葉劑使用,噴灑後能讓植株表面乾燥脆硬,如同火燒過一般,所以台語又稱它為火燒藥。這是讓收割機採收時所需要的條件,因為收割機可能會被尚未枯萎的葉子捲入卡住,收割業者如果看到落葉枯萎不完全的紅豆田,也可能會拒絕幫忙收割。

這些都是禁用巴拉刈,農民實際會遇到的困境。你說能不能不噴落葉劑?可以啊,但紅豆成熟乾燥的速度不一樣,有可能晚熟的還沒乾,早熟的已經裂開,所以採用自然農法的紅豆田,產量會比較低。而且除非大規模種植,不然種植紅豆的利潤並不高,更在在影響了農民對於成本的計較。

一直以來,醫界一直在呼籲禁用巴拉刈。

為什麼?巴拉刈的作用機制是破壞粒腺體中的電子傳遞鏈,讓粒線體無法產生ATP,還放出大量自由基,最後殺死細胞。只要攝入超過一個瓶蓋,就有超過一半的人會死。

患者中毒後會口腔黏膜潰瘍,出現噁心、嘔吐、腎小管壞死、肝細胞毒性及膽汁滯留等症狀。

以市售劑量來說,中毒的劑量夠多,在半天到一天的時間內,腎臟就會徹底壞掉,極短時間內就會導致肝腎多重器官衰竭和呼吸衰竭,(俗稱的整組壞光光)。即便只是誤食了一小口就馬上吐掉,死亡率仍高達6到9成,甚至沒吞下去就馬上吐掉,都會讓你的肺部纖維化,最後送命。

什麼叫肺部纖維化?想像一下,你的肺從柔軟的洗碗海綿,變成海綿翻面過來的菜瓜布!肺泡失去彈性,也無法交換氣體,給氧氣都沒用,中間會有幾天,除了有點胸悶呼吸不順以外,症狀不明顯,讓你以為你沒事了,但等到身體代償肺臟的機制過去了以後,你會快速惡化,最後的幾天,你會在逐漸吸不到空氣的清醒之下,窒息而死。

一直以來,醫界的前輩們,農委會的官員們,甚至是我自己,都陷入了一個窠臼。

「我為了你好,你為什麼不領情,還反過來罵我?」

我想這是官員們、公衛學者和醫界學長們,都有的念頭吧?不能怪他們,包含我自己都犯了一樣的錯,我指的不是文章內容的錯誤,知識本身是正確的。我們跟別人吵架,不可避免的會在自己最擅長的地方開闢戰場,來試圖說服對方。所以,巴拉刈是劇毒,一個瓶蓋的劑量就沒救,這些都是對的。但著墨在這地方,會讓問題的根本失焦。而專家學者們那種不接地氣的文章,是不是很像一種口吻:「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把你教育」。請問,作為被教育者,你會舒服嗎?

  • 噴灑農藥示意圖。(圖片來源/zefe wu/Pixabay)

你說巴拉刈很毒,喝一口就沒救。他會告訴你:「誰叫你拿來喝?」、「所以沒被禁止的年年春喝起來就真棒真香不會死?」

你說全世界有66國家禁用,11個國家限制使用。他跟你說:「其他沒限用的國家更多,美國、日本都沒限用。」

先看第一點。對,農藥本來就不是拿來喝的。而巴拉刈本來是無色無味的液體,為了避免誤食,強制加上了顏色和臭味,讓你難以入口。但實際上為了方便,常被拿來分裝巴拉刈的容器是保力達空瓶。而這種可怕的分裝法,造成的誤食事件,我個人就見過非常多次。

另外,扣除掉急性中毒,慢性的暴露長期累積也是一個大問題。

從小到大,我看到在田裡面看到噴藥的農友,在動輒高達34度的戶外,背著20kg重的噴桿,全副武裝噴藥根本就跟當兵的高裝檢一樣是個笑話。往往都是紙口罩加上斗笠就上陣。你去勸說他,他還會告訴你,從他爺爺開始就是這樣,噴了幾十年不也沒什麼事?

拔草測風向是我們常講的笑話,但,因為噴藥時風向改變而噴了自己滿身,巴拉刈急性中毒的病患,我也送走了幾位。

就算沒有達到LD50,長期接觸巴拉刈會造成巴金森氏症的慢性風險,這也是歐盟禁用的原因。

放到台灣來看,就算不禁用,如何落實管理避免誤食,還有噴藥時的防護,也都是我們必須關心的課題。

邱豑慶醫師|太報專欄作家

「麻的法課」粉絲頁管理者,顧名思義,是關於麻醉方法的一堂課。筆者為台灣麻醉專科醫師,分享關於麻醉的一些衛教知識。

 

延伸閱讀:
鳳梨王子楊宇帆:站在農民角度,短期內我贊成巴拉刈
20縣市淪陷了!發現第一例秋行軍蟲成蟲 再不抓恐全台「發大蟲」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