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un 13, 2019
李琴峰專欄|日章旗下的彩虹:東京同志遊行多舛的25年發展史
性別
Jun 13, 2019

5月24日,台灣同婚終於正式上路,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而就在同婚合法一個月前,4月28日、29日,東京也舉辦了每年例行的「東京彩虹驕傲」系列活動。

  • 東京彩虹驕傲嘉年華會,會場入口處氣球拱門。(攝影/李琴峰)

2019年是個相當具里程碑意義的年份,既是紐約「石牆事件」50周年,也是東京「府中青年之家事件」初審判決25周年。「石牆事件」發生於1969年,為全世界性少數族群首次在公領域正式向歧視宣戰的事件,象徵著同志人權的抬頭;「府中青年之家事件」初審判決是1994年,為日本第一起以司法保障同性戀者人權的訴訟案件。台灣同婚正巧也在今年合法化,不禁令人感慨,或許同志人權的推展,自有其應有的歷史進程。

同樣是在今年,日本終於也提起了同婚訴訟,與此同時天皇更迭,元號改變,時代似乎迎來了某種分水嶺。或許也因為如此,今年的「東京彩虹驕傲」活動比起往年盛大許多。

與僅有一天的台灣同志遊行不同,「東京彩虹驕傲」是為期一週的系列活動,稱為「彩虹週」,時間與日本「黃金週」連假重疊。在彩虹週裡,關東各地會舉辦許多講座、座談會、派對、聯誼、電影放映會乃至書展、宿營活動等等,大家可以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活動報名參加。

往年彩虹週最後2天(週六日),代代木公園活動廣場會舉辦嘉年華會,許多支援團體與友善企業來此擺攤,或販售商品,或舉辦活動,或宣傳形象,或爭取連署,舞台上也會有歌舞表演。最後一天則有同志遊行,大家跟在花車後面,繞行澀谷與表參道,高喊「Happy pride」。

  • 東京彩虹驕傲嘉年華會會場俯瞰。(攝影/李琴峰)

今年適逢改元號放10天連假,為方便參與,嘉年華會與同志遊行改到彩虹週最初2天,也就是4月28日、29日。嘉年華會共有超過200個攤位,總到場人數20萬人次;遊行隊伍多達40隊,參加遊行者超過1萬人。雖然與東京同志遊行與台灣同志遊行相比,人數規模較少,且由於未能申請完整路權,導致隊伍必須排成五列縱隊,時不時停紅綠燈,看起來稀稀落落,然而這樣的人數也已創下歷屆新高。值得一提的是,「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和「台灣紅絲帶基金會」也組隊從台灣到日本擺攤,介紹台灣同運歷史,並參與遊行。

  • 東京同志遊行路權不如台灣同志遊行完整,看起來聲勢不夠浩大。圖為伴侶盟隊伍。(攝影/李琴峰)

回顧東京同志遊行的歷史,可說是一波三折。東京首次舉辦同志遊行,是在1994年(正好是「府中青年之家事件」初審判決的那一年),比台灣的2003年早了近10年。1994年8月28日,1,134人揭示著彩虹旗,從新宿中央公園遊行至澀谷宮下公園。8月28日,正是1963年金恩博士揭示其「I have a dream」理想的,華盛頓大遊行的日期。

然而遊行只辦了3屆,1996年遊行後的會議,成員因意見不合起了紛爭,混亂之中,勢力較為龐大、發言力也較強的男同志執行委員對一位不同意見的女同志參與者出聲羞辱:「區區蕾絲邊在搞什麼鬼?」受到羞辱的女同志當場抗議該位男同志執委歧視女性,卻未得到道歉,事情不了了之。或許因為這個紛爭,東京同志遊行停辦了3年。

直到2000年,同志遊行才又再次復活,地點仍在澀谷、原宿一帶,參與者約2,000人。遊行當天晚上,新宿二丁目舉辦了第1屆「東京彩虹祭」,放了煙火慶祝。「東京彩虹祭」與同志遊行屬於不同活動,直到今天,仍每年夏天都在新宿二丁目登場。

2000年後,東京同志遊行雖希望成為每年的慣例活動,仍因種種因素辦辦停停,直到2012年由任意團體「東京彩虹驕傲」接手後,才穩定地在每年4月底5月初舉辦,延續至今。

相較於台灣同志遊行從2003年開始便每年舉辦,聲勢逐漸壯大,東京同志遊行的歷史顯然曲折許多,卻也好不容易辦到了今天。與社會運動色彩較濃的台灣同志遊行不同,東京彩虹驕傲更像是一個平台,讓各種企業與團體在此百花齊放,政治性較弱,商業氣息較強;對性少數族群而言,則是一個可以歡度的節慶(會場甚至還有射飛鏢的娛樂攤位)。然而,東京彩虹驕傲作為日本最大的同志活動,往後要如何發揮其凝聚力與影響力,積極爭取同志權益,想必是今後的重大課題

李琴峰|太報專欄作家
日中雙語作家、日中筆譯、口譯者。15歲始學日語,同時開始以中文創作小說。2013年旅居日本。2017年,以第二語言日文書寫的第一篇小說《獨舞》獲選第60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此後便作為日中雙語作家,進行創作、翻譯、口譯等活動。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