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May 17, 2019
我要準時下班?日職場殘酷真相:厭惡異端邊緣人
國際觀察
May 17, 2019
  • (圖/翻攝自TBS テレビ FB)

工作做完了不能走,下班只能選擇繼續工作或喝酒應酬,日劇《我要準時下班》正式向日本高壓過勞的地獄職場下戰帖,以每天完成工作準時6點下班的女主角東山結衣為中心,講述「準時下班、好好享受生活」,要克服多少刁難與不諒解。曾在日本工作3年,熟悉日本生態的雷桑直言:「日本奴性重,一切都是因為社會群體氛圍作祟。」

「我不要再更努力,我要準時下班。」

雷桑說,像東山結衣這樣不加班不應酬,完全是超不合群的異端份子,在注重團隊合作的日本,格外不能忍。他解釋,比起個人感受,日本民族更重視群體性,深怕個人不合群影響群體生存,「怕造成別人麻煩」的因子深深刻在日本人的骨子裡,造成他們無法忍受特立獨行的群體氛圍。

而準時下班容易被視為不積極、不合群,為什麼別人都在努力,你卻先走了?上司印象分數差,嚴重影響日後升遷,所以也會發生許多「為加班而加班」的狀況。雷桑以自身為例,他們部門常常有人上班時摸魚,六點後再來報加班、認真做事,「反正主管看到你加班就覺得很認真、很棒,又有加班費可以拿,何樂而不為」。

還有一種「隱形加班」,就是日本盛行的應酬文化。下班後,學長帶學弟、長官帶下屬,通通到居酒屋報到。雷桑透露,美其名是聊天培養感情、傳授工作秘訣,實則就是變相加班,且不得拒絕。幫前輩們倒酒是基本,還不能比他們早喝醉,想吐?把前輩送上車了再說。

  • (圖/翻攝自TBS テレビ FB

讓日本人大吃一驚的台灣職場

當兵後赴日本航空業擔任公關三年,回台後的雷桑格外不習慣。他穿西裝打領帶上班,同事問他為什麼今天穿得這麼正式?但這在日本卻是標配。他看到同事們上班吃早餐,還會一起訂飲料到辦公室喝,更加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在日本,想喝飲料只能偷偷到販賣機投一罐,在角落默默喝完才能回座位;中午吃飯不是到食堂,就是拎著便當到公園長椅上嗑。日本的辦公桌上,只能有工作相關的事務,不只禁止吃喝,連裝飾位置都不行。他說,其實公司沒有明確定下這些規定,但就是不行,也沒有人會挑戰,可以說是潛規則的一種。

雷桑表示,台灣整體工作氛圍輕鬆,許多日本人來台工作都大吃一驚,日本的職場大多嚴肅古板,只有出國留學、喝過洋墨水的老闆,才會比較開放。在日本讀專科學校,去年畢業後進入會計事務所的新鮮人A,就幸運遇到了這樣的老闆。

「我們公司在福利和制度走比較前面,在日本非常非常少見。」A說,除了旺季偶爾需要加班,他們可以自由決定上下班時間,工時和福利都滿優渥,但這算是特例中的特例。他同期的朋友們還是有責任制必須「自主加班」,或是沒日沒夜加班到快死的狀況。

  • (圖/翻攝自TBS テレビ FB)

「沒有遠大的夢想和目標,只要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過去日本公司傾向使用「終身雇用制」,大公司制度好有保障,不少人都抱持著可以終其一生穩定待在這裡的想法進到公司。諷刺的是,過勞的往往都是這些「大公司」,像是2014年間,《NHK》女記者一個月加班超過159小時,心臟病發致死;2015年東京大學畢業生進入電通不到一年,就因工作量和壓力過大自殺,也被認定為過勞死。

公司這麼操,為什麼不逃走?雷桑直言,日本大公司每年固定加薪、退休金豐厚,只要不犯錯,埋頭苦幹個三四十年,基本上都可以待到退休,好好養老,這是風險最低、報酬最高的一條路。反之,一旦從大公司輕易離開,會受到各種質疑,「福利這麼好為什麼待不下去,一定是你有問題」,找工作困難重重,不少名校畢業生都卡在這點,只能在大公司苦撐。

現年26歲的A透露,現今日本少子化嚴重,職缺選擇多,年輕一代也有所改變,不再抱持著想找間公司「待一生」的念頭,只要條件好大家都會願意轉職,就算有加班費也不想加班加到死,也許正是《我要準時下班》會引起全民共感的原因。

在21世紀的今天,人們正在因為過勞而送命。「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別成為只為公司賣命的人。」正如同《我要準時下班》所強調,沒有一份工作偉大到需要你付出人生,年輕世代開始對工作和生活有更多想像:比起升職還有更重要的事。

即使社會氛圍依舊壓抑,這齣日劇的爆紅帶來更多的省思,為重重的硬殼鑿開一孔光明,人終究要先有理想、努力去做,才有機會改變現實,期盼更多人能選擇最愛的生活方式,就算沒有遠大的夢想和目標,「只要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