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寵愛
May 10, 2019
如果「牠」們有個夢 動物也要有轉型正義
太寵愛
May 10, 2019

當馬戲團裡的老虎、柴山上的台灣獼猴、實驗室裡的白兔、牧場中的奶牛一同出現在日常街頭時,牠們想對人類說些什麼?台灣大哥大基金會於今年春天,與社團法人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簡稱動平會)合作,拍攝公益微電影《如果牠們有個夢》,向人類控訴「牠們的生命,不是天生就該被人類『拿來用』」。

 

「我們的立場很清楚,任、何、動、物生下來就不應該有任何目的性或是功能。」動平會執行長林憶珊緩緩的說。

小圓臉、說話不時有點口吃,茹素的林憶珊臉上總帶著淺笑,氣場無比溫和。即使,她自己也知道,「我的動保主張走得很極端。」她仍是笑容滿面重申:「所有動物跟人類都一樣是生物,我對動物平權的主張沒有什麼好讓步。」

  • 公益微電影《如果牠們有個夢》是台哥大基金會協助動物平群促進會所拍攝的作品,希望藉由影像創作,讓台灣民眾對於動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多一點思考。(圖片/動平會提供)

怕狗的導演 拍出被鏈犬的一生

今年動平會推出公益微電影《如果牠們有個夢》。短短五分鐘內,一口氣拋出四個主題:動物不是娛樂、守護棲地動物、反動物實驗、純素主義。

在這些標題之下,林憶珊要談的很純粹:不論什麼原因跟動機,動物的生命與權益,與人類,就應該是平等的。她坦言,台哥大的公益資源來得太驚喜,「不知道會不會有下一次,我希望可以說的主題更多一些。」微電影的執導者、年輕導演韓修宇補充,林憶珊原本希望影片塞滿動平主題,「動平會出不出現根本不重要。」

這是韓修宇繼被鏈犬影片《小黃的一天》後,與動平會的第二次合作。他爽快自爆,「被鏈犬的生活處境,讓我第一次敞開心房去接觸動保。」但在這之前的韓修宇,對動物議題陌生,幾乎根本不在乎。

韓修宇從小自己是個鑰匙兒童,社區裡「大一點的博美」都敢追著他跑。「我碰到狗身體就很僵,一直覺得動物離我很遠,根本不知道牠們在想什麼。」拍攝被鏈犬時,一方面「安全」,但另一方面,這些日常所見被拴起來、好像過得有吃有睡有遮蔽的狗子,卻讓他開始反思,「我們看的是牠一天的生活,牠過的卻是一輩子。」

  • 被鏈犬是怎麼樣日復一日過完一輩子,是韓修宇人生第一回接觸動物保護議題。(圖片/動平會提供)

公益微電影 拋出動物災難與人類發展之爭

帶著反思出發,韓修宇為動物平權所拍攝的微電影,透過抗議的動物與抗議的人類兩個情境相似,結果迥異的支線,穿插反諷人類的霸道。

馬戲團中被虐待的老虎,走在過勞的人群中間;棲地被濫墾的獼猴,旁邊站著抗議迫遷的動員;他還要問,犧牲實驗動物的性命與健康,是否真的促進了「全人類」的福祉?當所有動保議題攤在以雜食者自居的人類前面,人類難道會自動願意減少口腹之慾,多多吃素?

林憶珊直言,對很多人而言,動保幾乎就跟流浪貓狗同伴動物畫上等號,「一般人知道你在意動保,下一句話就是問你家裡有幾隻狗或貓。」

然而,她從事動物平權倡議多年,總是將不易募得的資源,投注更多在缺少關注的邊緣動物,與學童交流動物界的轉型正義。所有讓人類「用的」、「吃的」、「玩的」、「看的」這些動物生存的目的,是否應該有更多的倫理思考?如若不然,「我們人類對於其他生物苦難的無動於衷,總有一天會全部反撲到我們無法承受。」

  • 身為人類也有自己在意、爭取的權益。換做動物呢?(圖片/動平會提供)

即日起至6月8日, 每一次點閱《如果牠們有個夢》公益微電影,都會協助動平會募得一元。台灣大哥大最高將捐贈十萬元。您的每一次點閱與分享就是為動物發聲,成為動物的守護者,感謝您對動平會的支持。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