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Apr 16, 2019
李琴峰專欄|弱弱相殘的悲哀:日本近來針對跨性別的仇恨言論
性別
Apr 16, 2019

近來,日本社會以推特等網路空間為中心,爆發了許多恐跨、排跨的仇恨言論。發表仇恨言論的,包含許多自稱女性主義者,或是性暴力受害者的網友。

女性主義與跨性別之間的矛盾,並不是今天才有的事。不論是美國與台灣,女性主義者與跨性別族群都有過不少衝突,因為跨性別者的存在,使她們無法再將「女人」此一存在視為天生且理所當然,而必須去思考定義:何謂女人。而所有的定義,其實本質上都意味著排除。

  • 示意圖,日劇《女子的生活》以跨性別者作為主角。(圖片來源/日本NHK官網)

拉回日本的脈絡,這次日本的恐跨仇恨言論爆發的契機,是2018年7月,知名的御茶水女子大學發表聲明,預定從2020年度起,開放性別認同為女性的跨性別者(即使戶籍仍為男性)入學。

報導一出,引起軒然大波,時年62歲的男性右翼作家百田尚樹發表的「那我現在就來開始好好念書,爭取2020年進御茶水女子大學吧」這類低劣的挑釁言論尚且不談,網路討論大抵分成兩種:其一,是討論當代女子大學的存在意義,質疑為何不乾脆改為男女合校;其二,則是對跨性別無知的恐跨言論。

關於前者,由於日本社會目前仍處於性別極度不平等的狀態,因此女子大學作為女性培力的教育機構,其存在意義仍不可抹滅;關於後者,這些恐跨言論則持續延燒,直到現在仍在網路上爭論不休。

恐跨言論大都是透過推特等匿名網路空間發表。本來,這樣的網路論戰就如PTT八卦板推文一樣,每天都在發生,並沒有特別撰寫文章介紹的必要。然而,當事情延燒到有跨性別女性因受不了仇恨言論而自殺身亡,使得許多性別研究學者必須發起聯署聲明反對排跨言論,甚至因為部分排跨女性宣稱要在3月8日東京婦女節大遊行舉排跨標語,導致遊行主辦單位必須公開聲明「禁止歧視跨性別標語的出現」,這整個事件的規模就已不僅止於是「網路上的泥巴仗」這麼簡單了。

  • 御茶水女子大學一景。(圖片來源/御茶水女子大學YouTube官方介紹影片)

其中,許多恐跨言論來自自稱女性主義者,或是性暴力受害者的網友,這也是值得關注的。這些網友常見的主張如下:

一、一旦開放「自我認同為女性的跨女」進入女子大學、女廁、女性澡堂等原先屬於原生女性的空間,將會危害原生女性的安全,因為會有有心人士宣稱自己是跨女,進行偷窺或偷拍等犯罪行為。

二、許多性犯罪受害者內心已深植對「男性性器官」的恐懼,因此需要完全屬於女性的「安全地帶」,來讓她們免於恐懼。

三、在日本社會裡,身為女性/性犯罪受害者便已是極端弱勢,因此宣稱「順性別女性相對於跨性別女性,是多數、強勢族群」讓人無法接受。請先照顧身為弱勢的原生女性/性犯罪受害者的感受。

四、跨性別女性在「擁有陽具」此一特徵上,便享受了父權紅利。比方說她們不用擔心懷孕或遭受性暴力。

  • 日本知名演員生田斗真曾為電影《當他們認真編織時》演出跨性別者。(圖片來源/《當他們認真編織時》官方預告片)

以上論點當然都是起因於對跨性別族群的無知所產生的偏見,礙於篇幅筆者在此無法一一反駁。至今,執上述論點的網友仍每天在推特上與跨性別運動家及性別研究學者爭論。其中,由於挺跨方有許多研究女性主義、酷兒理論的女性學者,因此更有恐跨網友批評這些學者菁英主義,「不顧市井女性感受」(當然此類批評毫無道理)。

可惱的是,雖然這整件事已不僅止於是「網路上的泥巴仗」那麼簡單,然而它本質仍是「網路上的泥巴仗」。大部分恐跨網友都是匿名發言攻擊,雙方的討論受限於網路空間的特性,以及推特140字的限制,討論本身極易失焦,不太可能得出具體結論與成果。

原生女性對跨女的偏見與排除,當然屬於弱弱相殘的範疇,無助於女性權益或性別平等的實質提升。在性別不平等極度嚴重、性暴力加害者難以定罪的日本,大家或許應該停下針對彼此的攻擊言論,好好想想,自己需要對抗的究竟是什麼

李琴峰|太報專欄作家
日中雙語作家、日中筆譯、口譯者。15歲始學日語,同時開始以中文創作小說。2013年旅居日本。2017年,以第二語言日文書寫的第一篇小說《獨舞》獲選第60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此後便作為日中雙語作家,進行創作、翻譯、口譯等活動。

 

延伸閱讀:
李琴峰專欄|寫在《748法》草案提出後:淺談日本政壇歧視言論
百年寶塚的男役養成路──比理想男人更理想,比夢幻情人更夢幻
穿裙子的男孩就在你我身邊:恐懼與仇恨,來自無知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