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Mar 22, 2019
莫羽静專欄|不受控制的歧視:紐西蘭恐攻兇手自白「我是新納粹,白人至上!」
國際觀察
Mar 22, 2019

「我只希望我能殺死更多的移民和白人叛徒」

「攻擊就是我的目的,這些報導是對我的獎勵」

「我是新納粹,我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極右翼生態法西斯的信仰者」

「你是透過遊戲、音樂、文學、電影學到暴力和極端主義嗎?《寶貝龍:龍年3》教我民族主義,《要塞英雄》訓練我成為殺手,並踩過敵人的敵人屍體,我唬爛的」

紐西蘭恐攻槍手攜帶5把槍枝在基督城的兩處清真寺展開掃射,造成49人死亡,全程直播屠殺的過程,遭警方逮捕後,在槍手的推特上,找到一篇長達74頁的犯罪宣言,同時這份屠殺宣言在犯案前,也被兇手同步寄發給紐西蘭總理辦公室。

  • 穆斯林群眾到現場哀悼。(圖片來源/ABC News)

他在文中將難民塑造成危害國家安全的亂源,認為自己進行的行為是西方反攻伊斯蘭世界的「聖戰」,忽視了難民犯罪成因是長期內戰導致的失學與窮困。

他多次提到,這是為了下一代的未來,藉此來合理化自身偏見,鼓吹支持者發起聖戰;他不支持民主,也認為追求多元共存是暴民政治,政治正確的媒體迫害著白人──而實際上,只是白人不再像以前一樣優勢。 

兇手自白,原本預計使用土製炸彈,以背包或汽車的形式安置在多處穆斯林集會所,可以造成更多的死傷,最後改選擇多把槍枝對無辜者進行屠殺。

因為他認為,這可以再次強化他的邪惡形象,並且藉由槍枝議題在美國的獨特性,讓他的屠殺行徑可以更廣泛地被討論,進而讓其他白人至上主義的仇恨者看見,學習他的做法進行孤狼恐攻,或集結起來,攻擊任何支持接納移民的政治或企業領導者,擁戴反移民的政治領導者。而這邊的移民不是單指穆斯林,是所有非白種人的移民。

  • 兇手的背心、槍枝隱含新納粹主義及「殺戮遊戲」的訊息。(圖片來源/太陽報)

在兇手穿著的戰術背心上面掛著兩個吊飾,分別是凱爾特十字黑太陽,背心上的圖騰則是太陽輪,這三個圖騰都有悠遠的歷史,在近代有一個共同的相似處:都是新納粹組織所使用的精神圖騰。德國政府基於防衛性民主(Defensive democracy),以禁止仇恨言論和為了防止納粹主義復甦,將這三者都列為禁止公開展示的圖騰。

兇手在槍枝與彈夾上書寫文字,在許多電玩遊戲的設定中,這樣的行為能增強武器本身或自身的能力,也就是說這場恐攻,在他眼中僅是他的一場遊戲,人性在此刻蕩然無存。

發生恐攻的基督城,約有90%是歐裔,這邊有紐西蘭最多的語言學校,是外籍學生群聚的地點,因此也是移民衝突性較高的地區。

跟大多數完全開發國家的都市一樣,歧視言論在這裡是比較少見的,除了受教會影響的少數人會對LGBTQIA族群有攻擊性言論,大致上是沒有什麼民族衝突的,這個情況卻在近10多年來悄悄地改變。

首先,中國經濟起飛後,大量的90後學生潮來到紐西蘭,生活秩序開始被打亂,貪小便宜和不誠實的文化,衝擊了彼此間的信賴感。房價在亞裔人口的炒作下,10年內翻漲了整整一倍,年輕白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剝削感。

隨著敘利亞內戰的爆發,紐西蘭逐年開始收容中東移民,相較有錢有勢的亞裔,這些弱勢的穆斯林更容易變成種族歧視的發洩對象。種族衝突來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台灣也有許多類似的仇恨言論針對著不同的族群,或許我們該好好想想,如何讓仇恨不再擴散,德國的防衛性民主也許是一個方向。

  • 現場的圍牆邊留下大量致意的花束。(圖片來源/Stuff.co.nz)

莫羽静|太報專欄作家
正在找尋失散在各地的記憶碎片,拼湊台灣失落的歷史本文,是名領有獵人執照的歷史與美食獵人。對牛排料理和墨水瓶有難以割捨的執著,是個甜美蘿莉聲線的呆萌吃貨。

 

延伸閱讀:
破除台灣人兩大迷思:菲律賓女生都叫瑪莉亞?出國都當女傭?

《私人戰爭》:戰地記者瑪麗.柯爾文見證阿拉伯之春
逃不出的女權沙漠!「什麼都被男人管」受監控的沙國婦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