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Mar 20, 2019
李琴峰專欄|寫在《748法》草案提出後:淺談日本政壇歧視言論
性別
Mar 20, 2019

2019年2月21日,台灣行政院發表了《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748法)草案,台灣同性婚姻可望5月合法。然而筆者的另一個家,日本,距離同性婚姻似乎仍遙遙無期。

  • 彩虹旗示意圖。(攝影/Peter Hershey/Unsplash)

現在日本的執政黨是右派保守政黨‧自由民主黨(自民黨),首相為黨魁安倍晉三。自民黨同時也是國會過半多數黨,因此若要通過同性婚姻,勢必得要自民黨點頭。

然而自民黨對同婚,保持著什麼態度呢?

在自民黨公布的《吾黨針對LGBT之政策》裡,援引《日本國憲法》第24條「婚姻僅由兩性合意成立」之條文,明確表示現行憲法不允許同性婚姻。各地戶政機關在面對同性伴侶辦理結婚手續時,也多是援引相同條文不予受理。

其實閱讀前後文便可知道,憲法這條條文乃是為避免「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的傳統概念,以保障婚姻自由與兩性本質平等。援引這條條文宣稱憲法不允許同性婚姻,無疑只是自民黨偏頗的自由心證。

作為保守政黨,自民黨不僅在LGBT相關政策上偏保守,其黨員以及支持者也常在公開場合發表歧視言論,在在曝露他們本質上的歧視心態。

2018年自民黨在LGBT議題上最大的失言事件,莫過於杉田水脈事件。杉田水脈為自民黨籍眾議院議員,她在知名出版社「新潮社」的月刊雜誌《新潮45》8月號(7月18日上市)上發表一篇題為〈對「LGBT」的支援太過度了〉的文章,內容寫到:

「對LGBT情侶投注稅金,難道真的能獲得國民的贊同嗎?他/她們可不會生小孩,也就是沒有『生產力』。」

  • 《新潮45》2018年8月號。(圖片來源/日本amazon網站)

姑且不談「LGBT情侶」這種奇怪的用詞,這篇文章透露出其「不生小孩=沒生產力=對國家沒貢獻=不值得投注稅金」的集體主義式危險思維,引發各界批判。文章的其他部分更將LGB描述為一種「性癖好」,認為那是「一過性的,長大了就會喜歡異性」,甚至直言「若媒體一直宣傳同性戀是正常的,會讓本來能正常戀愛結婚的人都選擇維持同性戀,這樣會讓更多人陷入不幸」,異性戀優越主義溢於言表。

文章刊出後,7月27日,約5000人來到東京永田町的自民黨總部前抗議,要求杉田水脈辭去議員職位。然而自民黨不為所動,杉田水脈在神隱了一段時間後又繼續參政,至今仍端坐議員席位。

事情還沒結束。9月18日,像是看準了雜誌會大賣般,《新潮45》10月號組了一個專題,名為「杉田水脈的論文真的那麼奇怪嗎?」,邀請右派論客7人寫作文章擁護杉田水脈。這7人歧視言論程度各有春秋,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便是自稱文藝評論家的小川榮太郎(也是安倍政權的忠實擁護者),其文章〈政治救不了「生存的痛苦」這種主觀〉中暴言連發:

「每當我在電視上看到有人出櫃性癖好什麼的,我都會極不痛快地喃喃自語:『是人就把內褲穿上好嗎』。」

「我也不懂LGBT是什麼,太愚蠢了也不想懂,反正大概就是打著性別平等旗幟的某種後馬克思主義的變種吧。」

「LGBT根本只是一種意識形態,我拒絕以接受這概念為前提來論述。」

「如果LGBT需要保障,那電車癡漢的『觸摸權』難道不該受到保障?」

  • 《新潮45》2018年10月號。(圖片來源/日本amazon網站)

若只是一個議員的言論,讀者會對該議員抗議;但這次乃是雜誌編輯部為了銷量而不顧出版倫理,刻意企劃的專題,因此讀者的抗議矛頭也就指向出版社。推特上有許多包括知名作家在內的各界人士對新潮社表示抗議,並聲明在新潮社道歉前,不再在新潮社寫稿。

透過社群網站串聯,各界計畫9月29日要到新潮社前抗議。或許是因為批判壓力過大,9月21日新潮社社長發表道歉聲明,9月25日,新潮社宣布《新潮45》休刊。儘管事情似乎突然地落了幕,9月29日那天仍有約100人至新潮社前靜站抗議。然而其後,小川榮太郎、松浦大悟等在雜誌上寫文章的論客仍未道歉,至今仍在各處發表恐同、恐跨言論。

杉田水脈及《新潮45》事件僅是2018年代表性之事件,但自民黨政治人物對女性(多是把女性當作生產機器)以及性少數者的歧視發言,可從來沒停過。以下列出一些代表性的言論:

「一個孩子也不生的女性,任性地謳歌自由,邊享受邊老去,然後叫國家用稅金來養她,這真的很奇怪。」(2003年,森喜朗前首相)

「15~50歲的女性人數是固定的,也就是說生小孩的機器、裝置的數量是固定的。」(2007年,柳澤伯夫,時任厚生勞動大臣)

「政府要不要考慮表揚生了4個以上小孩的女性?」(2017年,山東昭子參議院議員)

「同性婚姻或夫婦別姓,我覺得這沒必要立法,因為這種的跟興趣差不多。」(2018年,谷川とむ眾議院議員)

「如果整個國家都變成LGBT,那國家會滅亡。」(2019年,平澤勝榮眾議院議員)

「不生小孩的才有問題。」「只要養小孩的世代別抱怨東抱怨西,乖乖生小孩,少子化不就解決了?」(2019年,麻生太郎財務大臣)

日本雖然基礎設備完整、技術發達,為世界強國之一,但其在性別平權、同志人權上,距離先進國家,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距離5月24日還有2個月,期許台灣能真正實現同婚,先於日本走完婚姻平權的最後一哩路。

  • 2018年日本東京彩虹驕傲遊行,參加者訴求婚姻平權,但日本的平權路恐怕仍相當漫長。(攝影/李琴峰)

李琴峰|太報專欄作家

日中雙語作家、日中筆譯、口譯者。15歲始學日語,同時開始以中文創作小說。2013年旅居日本。2017年,以第二語言日文書寫的第一篇小說《獨舞》獲選第60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此後便作為日中雙語作家,進行創作、翻譯、口譯等活動。

 

延伸閱讀:
他們結婚了,仍等一場台灣「合法」婚禮──基督徒夫夫Gary & Vico
#MeToo在日本:這是一段艱鉅卻必行之路
《LEZS》王安頤:台灣需要出櫃效應 才能促進社會平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