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Mar 06, 2019
「也想過和男生結婚」雙性戀女生Hannah赴澳人工受孕,與Kellen共組同志家庭
性別
Mar 06, 2019

「我也想過不然還是跟男生結婚,走入一般的家庭、有個小孩,讓我爸媽放心。」Hannah是雙性戀,如今和女同性戀Kellen育有一兒,共組家庭。Hannah曾深信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異女,後來發覺自己也受女性吸引後,卻又在感情中受傷,而一度害怕同性之愛。直到Kellen走進她的心,便決心攜手共度一輩子。

  • Kellen(左)、Hannah(右)與兒子一家三口互動溫暖,Kellen笑說兒子很皮,也很黏Hannah。(為保護幼兒隱私,圖經加工處理並經受訪者同意)(攝影/鄭羽琪)

Kellen和Hannah,兩個女生牽著混血寶寶模樣的兒子,耐心地一步一步帶他上樓梯。入座後,兩人熟練地分工起來,Kellen陪兒子玩、餵他吃飯,Hannah一邊接受訪談,一邊注意孩子的情緒。「他都叫我爸比,叫她(Hannah)媽咪。」留著一頭俐落短髮的Kellen指著兒子說。

到澳洲「徵精」,與一對男同志情侶的相遇

生兒育女一直在Hannah的人生計劃裡,正好Kellen也喜歡小孩,兩人在一起有了共識,只是這個夢想在交往六年後才真正實現。兩個女孩,該如何擁有自己的孩子?Hannah說,一開始也毫無頭緒,該怎麼做?找誰提供精子?怎麼找到他們?

到澳洲打工度假時,Hannah想要孩子的心意變得強烈:「畢竟我們已經在國外了!」她們在媒合捐精、捐卵的網站上刊登文案,收到好幾對男同志情侶都有意願「互捐」。Hannah說:「他們也想要baby,想跟我們借卵,希望我們無償幫他們懷孕、生一個小孩,才願意提供精子。可是我們覺得風險有點大,而且有的也不願意支付孕期的花費。」

不願承擔當代理孕母的風險,幾乎想放棄時,她們遇到另一對男同志邀約多元成家,兩男、兩女共組一個家庭並孕育孩子,但她們沒辦法留在澳洲便回絕。幸運的是,男方還是願意捐精,她們總算成功找到「爸爸」。

 

  • Hannah(左)和Kellen(右)相愛多年,如今育有一兒。訪談時,Hannah還分享起媽媽經:「不要把肚子裡的小孩子養太大,會很難生。」(圖片提供/Kellen)

「其實它和異性戀做愛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是用『自己做』的方式。像異性戀也不是一次就中,也是要看身體、心情、時間等問題。」確定對象之後,Hannah回台調理身體、計算排卵期,準備好之後再飛澳洲,用DIY自助人工受孕的方式,嘗試三個月後成功懷孕。

「未婚懷孕、同志伴侶」雙衝擊,家人接受嗎?

Hannah的父親對未婚懷孕有所顧忌,害怕別人問起會不知該作何反應,多虧一直很支持她們的舅媽幫腔:「現在就算結婚也不一定是很好的婚姻,不一定能遇到好男人。」當把重點擺在希望女兒幸福,看見Hannah與Kellen相處時臉上掛著笑容,父親的觀念也漸漸轉變。

Kellen的爸爸則是有點狀況外,老是以為她們只是好閨密。一天在飯桌上,Kellen一鼓作氣打破爸爸的誤會,指著Hannah的肚子:「爸你有想欲作阿公某?這個肚子裡的囡仔,以後叫你阿公好某?」爸爸第一時間沒意會過來,後來花了很多時間和其他親戚交換想法,才慢慢理解、接受。

兩人一起扶養孩子到現在,家人之間再也沒有質疑的聲音。有趣的是,當捐精者「爹地」來台灣看望小孩,還得讓Kellen、Hannah偷偷把孩子帶到他們下榻的旅店,只因Hannah的母親很害怕若小孩子和生父見了面,就會被搶走!

 

  • Hannah懷孕時,與Kellen一起拍了唯美的婚紗照。會想結婚嗎?Kellen不假思索地回答:會啊。(圖片提供/Kellen)

陌生人的「先入為主」,是隱形傷害

Hannah抱著混血小王子,常引起路人的好奇,曾有陌生人直言母子倆一點也不像,質問是否是她的小孩。Hannah為人母,當時聽了忍不住怒火:「這樣問很沒有禮貌!小孩背在我身上,不是我的那是誰的?今天如果警察在旁邊,聽到你這樣問,他會不會把我抓走?」

這樣的情況,Hannah不是沒有想過。在生下孩子之前,她就作好心理準備,要向路人介紹同志家庭、人工受孕的處境,然而性平公投議題鬧得沸沸揚揚後,她再也沒有動力對外解釋,LGBT族群被反同派貼上許多不實的負面標籤,恐怕在解釋之前,很多人心裡早已有了錯誤的既定印象。

女友的孩子不是她的孩子?「748」專法的收養爭議

受限台灣法律,Kellen與孩子不僅沒有血緣關係,更是法律上的陌生人,不能請育嬰假、不適用報稅相關權利,更不用說醫療、繼承等,不過今年(2019)行政院會推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通過後將有望還給Kellen應有的權利。

專法推出後,仍有收養、跨國婚姻等爭議,其中關於收養子女的規定,僅保障有血緣關係的「繼親收養」,即其中一人已有親生子女,伴侶可成為合法共同雙親,符合Kellen、Hannah的例子。然而,男同志若想成為法定雙親,又因台灣代理孕母未合法,只能花大錢出國找代孕。

事實上無論男女同志,想擁有親生兒都是困難重重。台灣《人工生殖法》僅針對異性戀,雙方須為「夫妻」,且得提出醫學正當理由如不孕症、重大遺傳性疾病等,經核准後才能適用,同志根本沾不上邊。

對此,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理事長許秀雯表示,《人工生殖法》中不應只有「醫學性不孕」,希望衛福部將「社會性不孕」納入,保障單身女性與同志族群,讓更多像Kellen、Hannah渴望孩子的同志伴侶,不必遠赴他國。

 

  • Kellen與兒子玩開了,兒子還活潑地唱歌跳舞,逗弄「爸比」。(為保護幼兒隱私,圖經加工處理並經受訪者同意)(攝影/鄭羽琪)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