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Feb 21, 2019
逃不出的女權沙漠!「什麼都被男人管」受監控的沙國婦女
國際觀察
Feb 21, 2019

聲稱受到虐待的18歲沙烏地阿拉伯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在前往科威特的家族旅遊中逃出,預計向澳洲尋求庇護,但在曼谷機場遭攔。她透過社群媒體求救,強調若遭遣返唯有死路一條,最終獲得加拿大政府庇護,並於今年1月12日抵多倫多。

  • 沙烏地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稱遭家人虐待,全家到科威特旅遊時乘機逃往澳洲,但在泰國曼谷機場轉機時被沙國官員沒收護照及機票。她將自己反鎖在酒店房內以避免被遣返,並上傳影片至社群媒體。(照片截自影片)

奎農的舉動引發全球關注,並開始檢視沙國的社會制度,像是男性監護制反映女權低落,更形同基本人權的受挫。至於什麼是男性監護制?除了女性,還有哪些被迫求助海外庇護的受難者呢?

出國、銀行開戶、吃飯都屬男性監護制範圍內

在沙國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2016年推動的「沙烏地阿拉伯2030願景」中,便計畫增加女性工作比例;到了2018年,政府放寬允許女性可開設企業、可單獨駕車。重點是,都不需再經過男性監護人同意。

以上新策,被視為沙國女性人權大大提升。但從出生到死亡,當地女性做某些重大決定時,仍須經過男性監護人首肯;而監護人從父親、兄長、丈夫,甚至兒子都能擔任。

像是開立銀行帳戶、申辦護照(或出國旅行)、婚姻自主權(自行決定結婚或離婚)、單獨與異性見面、穿著服裝等等,都是需要經過監護人同意。特別的是,所有服務男女顧客的餐廳都必須設兩個座位區:一邊是家庭區,一邊是「單身區」,而單身區都是男人坐的,女人都只能坐在家庭區。

  • 餐廳分為單身區、家庭區,只有男性能坐單身區,女性一律坐家庭區。連點餐窗口也有區隔。(照片來源/Ashley Odenthal)

由於可蘭經中提及,「男人是女人的保護者與維護者,神給予其中一方更強大的力量,以自己的意志支持著另一方。」落實到沙國制度,女性便成為一輩子的法定未成年人,諸多權利/力皆由男人賦予

批評政府?小心人間蒸發!

根據《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還有其他數以千計沙烏地人悄悄逃離祖國,包括逃離僵化父權教條的女性及投身政治運動人士。聯合國難民署(UN Refugee Agency)統計,2017年共有815名沙烏地人申請庇護,數字或許不高,卻是2012年的3.18倍。

自2010年底爆發阿拉伯之春後,波斯灣周邊國家大多安然無事度過,自由派人士卻受到政治迫害,最令人震驚的例子即是去年10月2日,59歲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賈邁.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因為近兩年在各大媒體批判沙烏地「走向一人獨裁」,遭到王室封殺而流亡美國;後因婚約問題硬著頭皮踏入沙烏地駐土耳其的總領事館,從此人間蒸發。

這件特工暗殺疑雲至今仍然未解,此案的兩大事主:沙烏地阿拉伯與土耳其各自主張擁有調查主權,但實際作為卻是互相推託。賈邁的兒子阿不都拉(Abdullah Khashoggi),在父親死後,受到薩爾曼國王與穆罕默德王儲的慰問;之後,他與弟弟薩拉(Salah Khashoggi)一同在美國接受《CNN》電視台的專訪,兩人都相信國王給予的緝凶承諾。阿不都拉表示:「無論領事館內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能希望在最後的時刻,爸爸沒有太多痛苦...我希望他是俐落地死去。」

逃出是少數,更多逃不過的女性「被消失」

今年一月,沙國再度推出一項保護女性權利政策:當法院簽發離婚證明時,將會以手機簡訊通知被離婚的婦女。這項政策是為避免婦女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離婚,藉此保障婦女獲得贍養費,或避免離婚後女方的財產和銀行帳戶遭到男方盜用。由此可知,女性只有得知「被離婚」的權利,還是沒有婚姻自主權。

身處非伊斯蘭國度的你很難想像,連基本人權都需假他人之手才得以行使;也不是每個人都像沙國少女奎農一樣幸運,她在日前的記者會上表示:「我是其中一個幸運兒,還有很多不幸的婦女在試圖逃出後消失。」她也表示自己只想在加拿大當個平凡的女孩,「我將致力於支持女性自由,就像我待在加拿大的第一天一樣。」

  • 奎農在記者會上以阿拉伯語發言。因為她的申請庇護的舉動,讓全世界更加關注男性監護制對女權的剝削。(照片來源/路透社)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