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an 30, 2019
新世代惡女力!壞妞幫Badass Grrrl Gang:Vegan與後女性主義之聲
性別
Jan 30, 2019

吃素與提倡女權,是Gina重要的生活實踐,然而這兩條路在肉食與父權社會的主流價值面前,顯然走得辛苦。熱愛九零年代美國暴女文化(Riot Grrrl)的她,決定利用網路社群,創立「壞妞幫」提倡、凝聚Vegan和女性文化,號召女孩們展現勇敢獨立的真我,發揮新世代惡女力。

  • Gina在Instagram創立「壞妞幫Badass Grrrl Gang」,分享女權、素食的知識和經驗,漸漸吸引不少人追蹤「入幫」,也展現網路世代凝聚女力的方式。(圖片來源/壞妞幫Instagram)

「Vegan和Feminism像是我的兩個人格特質,相輔相成又各自獨立。Vegan是我的生活方式,它是很生活化的實踐,是我對待世界的方式;Feminism是我腦子裡的東西,是我的邏輯思考,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

九零年代Riot Grrrl:龐克暴女的力量

Gina之所以成為一位女權主義者,原因來自她玩樂團的經驗,體會到男女的不平等與「暴女」的力量。

1990年代,隨著龐克音樂從歐洲傳入美國,華盛頓州興起了一種融合龐克文化的地下女性主義運動「暴女」(Riot Grrrl),強調女性可以自由發聲、坦露最真實的自我。當代誕生了幾個經典的暴女樂團:Bikini Kill、Bratmobile、Tribe 8、7 Year Bitch等,透過歌詞、叛逆的造型與大膽裸露的表演方式抗議父權。

  • The Slits是全球第一個全女子的龐克樂團,可說是Riot Grrrl的先驅,1976年創立於英國倫敦,也是龐克音樂的興起年代,狂野、裸露的作風當時嚇壞了男權當道的歐洲社會。(圖片/The John Peel Sessions專輯照,取自The Stranger網站)

「獨立音樂圈還是男性在主導。」到了現代,音樂圈的性別意識似乎沒有改善太多,曾是樂團鼓手、貝斯手的Gina,說起女性被物化、歧視、騷擾的音樂界黑暗面。大學時組了女子樂團,讓Gina體會到女孩互相扶持的力量,啟蒙她對女性主義的探究,開始鑽研暴女文化及音樂與影視場景中的女性文化。

Gina舉例,從英國流行歌手Charli XCX(酷娃恰莉)的音樂風格、視覺呈現和表演,就可以看出她深受九零年代暴女文化影響,她也時常提拔女性音樂人,「她在爭鋒相對的流行音樂圈算是一股清流。」吳可熙則是台灣少數表達女性主義的演員,主演經典舞台劇《陰道獨白》,今年(2019)更以好萊塢「#MeToo運動」為靈感,自編自演新片《灼人秘密》,鼓勵女性說出自己的故事。

她認為,女性名人展現出的女力(Girl Power)形象很重要,形塑了大眾對女性意識的認知,也因此時常在壞妞幫IG上分享女力歌手,未來或許她也會嘗試用音樂為女權發聲。

 

  • Charli XCX在〈Body of My Own〉一曲大方唱出女性也有自慰的權利。(圖片來源/Charli XCX Facebook)

吃素又談女權,卻異於生態女性主義的Vegan Feminist

女性主義演變至今,分支出許多流派,其中屬於生態女性主義、深層素食主義的「素食女性主義」(Vegan Feminism)將兩者連結,提出肉食社會背後的工業化養殖、對雌性動物的壓榨,和女性被動物化、被奪去自主權有所聯繫。

換句話說,女性/動物被視為人類/男性的所有物,對自己的身體無法全然掌控,女性在父權體制下,宛如餐盤上的動物任人主宰。暴女樂團Bikini Kill就曾在〈Liar〉(騙子)歌詞中闡述飲食、民族與性別的壓迫:「吃肉,仇視黑人,打你該死的妻子──全都沒什麼分別。」(Eat meat, hate blacks, beat your fuckin' wife. It's all the same thing.)

不過Gina並非像生態女性主義者一樣,將素食和女性主義連結,她反倒認為Vegan Feminist太學院派、流於教條,也偏向本質論,她更希望從生活和文化層面探討女權價值。「真的要說兩者的關聯性,那就是同理心對待同處於這個大環境中的人、事、物,當然還有動物。」

讓Gina開始吃純素的原因,是2016年震撼全台的小燈泡事件,一個生命輕易被砍殺,讓她聯想動物被屠殺的情景。「很多人可能覺得動物權不等於人權,但我開始思考這樣是對的嗎?覺得可以減少這樣的傷害,應該要身體力行,就開始不吃肉。」

 

不穿胸罩支持乳頭解放「沒人可以定義我的身體」

Gina已不穿胸罩多年,用行動支持乳頭解放、女體解放,強調女性應該拿回身體自主權,不該輕易被他人定義、限制、強迫,這也是龐克暴女樂團常在表演中裸露身體的訴求。Gina平時也常關注以身體為創作素材的藝術家,近期在網路社群爆紅的台灣藝術家江宥儀(John Yuyi)就是很好的例子。

  • Gina主業是行銷工作,利用下班空檔經營壞妞幫,接下來考慮建立官網,持續用文字推廣素食和女權。圖為Gina與好友「勸世寶貝喵喵」、電影《太陽之女》法國導演Eva Husson合照。(圖片來源/壞妞幫Instagram)

「女性要生長自己的文化,不要仇恨父權主義者。」

素食女性主義關注不平等、壓迫面,也是當今許多女性主義者所強調的面向,Gina一方面認同其重要性,卻形容自己「不是那個路線」。

「我比較強調女性文化。女性要生長自己的文化,然後妳要喜歡自己的身體,妳要尊重自己。不要仇恨父權主義者,他們也是體制結構下的產物,所以我覺得不能說仇男之類的,妳要去怪體制。」

對她來說,反抗父權並非激進式地發動戰爭,直言網路筆戰無助於整個環境,缺乏性別意識的「直男癌」只是性別教育失敗的產物。她認為最好的反抗方式是忠於自我,奪回女性的話語權:「永不害怕為自己發聲,永不畏懼強權壓迫。不要害怕自己說的東西會觸怒一些人,當妳自己遭受到不平等的時候,妳要勇敢去說出來。」

對父權體制來說,大膽發聲的新女性是暴女、惡女,裸露、談論性是淫蕩,而事實上這些女性不過是回歸本質,和大部分早就在做自己的男人,並無不同。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