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an 21, 2019
性感,是喜歡自己的身體──藝術家、身體平權者汪綺/貓不
性別
Jan 21, 2019

「我好像對什麼東西都不會上癮,只對愛上癮。但我現在對愛感到厭煩,對人感到厭煩,也對自己愛的需求厭煩。」「在我殞落之前,除了生存之外,我想為這些事情多做一些。」

採訪汪綺/貓不這天,她在自信滿滿和自我懷疑之間擺盪,手上混合著貓抓和自殘的痕跡,與其胖女偶像形象呈現強烈對比。

本名「汪綺」和筆名「貓不」是她穿梭在現實和想像世界的兩個名字,今年年初因抑鬱和焦慮症開始服藥,熱愛唱歌、表演、寫作的她,已經半年沒有更新網路翻唱影片、兩年沒有認真書寫,這段時間努力試著做個社會人,卻在現實中遇到各種難題。

在這個對於人生感到迷茫的時刻,今年26歲的汪綺報名參加寫作營,希望自己能順利完成人生的第一篇自傳性長篇小說,將心底那個被困住多年的十幾歲少女徹底解放。

縮胃減重是為了自己,不是為別人

關於這篇自傳性小說的主題,汪綺說其實就是《新世紀福音戰士》這部動畫主角的名台詞:

「我不可以逃避、不可以逃避……」但最後還是逃走了。「主角是一個軟弱的少年,末日時,只有他能駕駛初號機(類似機器人,是一部血肉做成的戰鬥機)。這不是一個典型英雄式的角色,他最後為了救女主角,導致世界毀滅。我的主角跟他是一樣的,一直告訴自己不能逃避,卻是為了逃走而做這些事。」

閱讀和寫作,一度是汪綺逃避粗礪的現實世界的任意門。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她,從小媽媽不在家就自己看電視,國小時把學校圖書館的書全部都看完了,高中開始喜歡看奇幻劇情類的動漫,特別喜歡的作品是《鋼之鍊金術師》和《深紅累之淵》。「這兩部的主角有個共通點 —— 他們都追求錯東西了,但是他們都非常用力掙扎地活下去。」或許這也是汪綺的共通點。

採訪過程中,汪綺不止一次強調,「不要停止前進的活下去。」這兩三年,汪綺穩坐胖女偶像的位置,她卻在一年前,決定做縮胃手術,進行體重管理,從當時的125公斤減到現在78公斤。除了出於現實的健康狀況的考量,最關鍵是,她明白了自己之前畏懼做縮胃手術的原因。「大家喜歡我,因為我胖又有自信,如果我瘦下來,會不會沒有人理我?」而這樣的概念,基本上和那些為了迎合他人目光而減肥的女生是一樣的,「如果我是代表勇氣、自信的身分的話,我不能對不起這樣的稱號,於是縮胃手術突然變成must do,我必須瘦下來。」

目前為止,汪綺發現自己愈瘦,工作機會就愈少,但她沒有後悔,對她來說,這是生活必須的進程。

擅長發光,卻不知道怎麼當一個社會人

唱歌、表演、寫作……這些事情帶給汪綺希望,卻又令她痛苦;她沒有放棄,但也沒有信心繼續。

「或許一開始做這些的心態不正確吧,這些是我得取他人愛的方式。」

汪綺正在考慮是否轉換跑道,「我好像很擅長發光,卻不知道怎麼當一個社會人在現實世界生存。」這幾個月她試著找兼職工作,到餐廳當了一陣子服務生,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做服務生的天分。「大家或許很喜歡我這樣的存在,但是我現實生活的狀態,就是無法經濟獨立,目前住在家裡,靠偶爾接案的收入過活。」

汪綺的知名度沒有轉換成實際的金錢,她的精神狀況很大一部分也是來自經濟無法穩定。事實上,汪綺從青春期即意識到自己精神出了狀況,卻到今年初才看診服藥,「青春期的整段經歷,讓我變得不相信人,我以為能熬過青春期,之後受到的傷害應該不會那麼大。說也諷刺的是,戀愛的時候,我會完全相信對方,有愛到卡慘死的狀況。」

喜歡自己的身體,是性感的主要來源

從小汪綺就被恐嚇,說身材不像模特兒會不被人愛,「我內心有這恐懼感,矛盾的地方是我從來沒有在求偶上遇到這種問題,我的前女友們都不在意我的身材。」

前前女友是無性戀,四年前結束這段折磨的遠距離關係之後,汪綺變成開放式關係主義者,「我不太相信人類,不太相信關係需要獨佔性,獨佔性反而會讓關係的壽命減短,愛如果夠牢固的話,不需要獨佔。」前女友知情卻不能接受開放式關係這件事,兩人痛苦糾纏一年後,汪綺今年年初憂鬱症爆發,而後兩人徹底分手。

汪綺說自己在感情當中,是那個重承諾又長情的人,對方卻不是,最後發現默默在等的人只有自己。就像即使旅蛙遊戲已退燒,汪綺還是持續每天餵養、買昂貴的配備給她的蛙,而她的愛蛙名叫「喵啾嘶」,是貓、鳥、蛇三種動物的叫聲,集合了她、前女友和好友三人的暱稱。

之前與友人在網路上發起「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解放胖女體活動,汪綺希望不只是單純的共鳴或療傷,而是促使更多女性站出來。汪綺記得大四時她演出一個只穿內衣的舞台劇,那時一位劇評的評論讓她獲得很大的鼓勵,「他說我證明了性感是一種身體技術,而不是身材如何。我覺得性感是一種可以磨練的東西,但你必須要喜歡自己的身體,這個認知是性感的主要來源。

汪綺記得大三時應徵女書店職缺,面試時被問到:「你是女性主義者嗎?」當時她答不上來,後來才開始接觸女性主義。「我發現女性之眼打開後,這世界變得不一樣了。在我殞落之前,除了生存之外,我想要為這些事情多做一些,讓後面像我這樣的人,能走得較平坦一點,同時也是為了自己,讓自己過得更好。」

訪談結束,看著汪綺在鏡頭前展現強大的氣場、眼神和肢體,我想現實世界帶來的傷或許能被轉為某種燃料或力量,讓汪綺在她的異世界閃閃發光。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