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Dec 17, 2018
歐巴桑聯盟翁麗淑:菁英選舉沒有錯,但錯在只有一種聲音
焦點
Dec 17, 2018

十一月大選餘熱還在延續,歐巴桑聯盟新北市三重區議員參選人翁麗淑卻已經回歸尋常生活,持續在工作與家庭之間奔波,對她來說參選就像一場夢,投入得晚,抽出得快。

她的政見源自生活經歷,主推「性平教育保障孩子平安健康長大」與「建立勞動環境監督機制」,雖然無緣站上議會,但她認為無礙,努力在日常生活推動,那麼總有改變的一天。認真打過一場選戰後的感想?「雖然沒有選上,但是我們擾亂一池春水的目的達到了,菁英選舉沒有錯,但錯在只有一種聲音。

勞工家庭加體制教學 無法抑制她的獨立思考

翁麗淑出身勞工家庭,爸媽只有國小學歷,為了拉拔孩子長大,永遠為生活忙碌奔波,因此她被寄望成為家裡的希望,要好好念書、找穩定的工作生活。翁麗淑的就學過程雖非一帆風順,但終究達到父母的期待。

她目前是擁有二十多年資歷的國小老師,專長母語、社會、性平課程,在一般刻板印象當中,這樣背景的老師應該再老派不過,但翁麗淑偏偏卻像一顆小砲彈,在體制內推行體制外的觀念,在校園裡點燃孩子獨立思考的可能。

雖然在傳統家庭長大,但翁麗淑從小學就發現,身邊很多事情都是謊言,譬如老師為了掩蓋在外開補習班的事實,在班上叱責差點說溜嘴的學生,對當時的她無疑是個震撼,「教我們誠實,但事實上卻不是。」因此她就想,遵守規則不一定是對的,並開始一連串的反叛,「規則是有權力的人訂下的言語,找不到理由說服我,我就不想聽,我想做自己喜歡的事。」

於是她開始翹課去看書、認識朋友、到處溜達。有一次半夜溜出去,隔天早上媽媽到學校找她才東窗事發。她回想當下,沒有人關心她在外面的經歷,卻指責她半夜外宿做了壞事,學校輔導室老師甚至問她:「妳要不要訂婚?」用守貞教育來迫使她「對自己負責」,讓她覺得一切都很荒謬,莫名其妙與屈辱。這件事對她影響非常深刻,她開始正視性平教育的重要性,逐漸摸索成為一個獨立思考的人。

意外參選 踏實走訪三重區

而翁麗淑從老師身分跳到參選議員,就是一股熱血衝動。翁麗淑的大兒子楊承霖活潑、思考活躍,對於體制敏感,因此很難適應校園生活,在學校狀況不斷,最後與先生討論達成共識,由先生帶大兒子、女兒參加共學團體「暖暖蛇」。孩子依興趣喜好選擇課程,重獲學習興趣,翁麗淑也因此結識許多共學家長,他們對性平教育、環境正義、勞工權益都有很深刻的討論,因而集結成立歐巴桑聯盟。

初期,翁麗淑在組織裡擔任幕僚角色,每日在群組裡面看夥伴們熱烈討論,也從未想過自己跳下來參選:「目前的政治環境不符合我的個性啊!而且我有現實考量,需要支撐家裡經濟,後來是淑惠(歐巴桑聯盟總召張淑惠)認真傾聽我的需求,解決我的後顧之憂才決定參選。我自己也想,如果只在旁邊喊燒,少了一點什麼。」

決定參選後,翁麗淑向學校請三個月的事假,全心投入參選。原以為她在講堂、鏡頭前大方侃侃而談的樣子,面對群眾不會有障礙,「但剛開始要站在街頭對騎士們說話,我都很害怕,有時候緊張到語無倫次,還是要逼自己面對。」她的選法也很平實,沒有大量文宣、宣傳品、布條,靠雙腳、腳踏車、機車踏遍三重:「我在三重生活十幾年,可是這一次參選,我重新認識三重耶,很多以前從未去過的地方,我也去敲門跟居民聊天。」因此,雖然沒有選上,她有很實在的收穫。

問起會不會在2022年再度參選?她說,做好自己認同的事情,不一定需要透過選舉才能實踐。

推動性平教育 檢討社會忽視惡的產生

今年有關同性婚姻平權與性平教育的公投結果,讓翁麗淑流了很多淚水,「我沒有為落選哭,但是為公投結果哭得很慘。」她認為同性婚姻公投是政治不正確,因為婚姻是每個人的權利,而不是靠公投決定。同時,她覺得公投喚醒很多人對性別平等的看法,但因為表述分辨不清楚,存在嚴重的撕裂,造成對立局面,「以前的教育就是聽話,沒有什麼思辨能力,很多人聽親朋好友推什麼,就認為是什麼,真的很可惜。不過既然公投結果是這樣,那我們尊重。」她只能在教育現場、集會遊行、各大性平社團裡大力推行自己的想法。

而說到未來該怎麼做,其實翁麗淑還在醞釀,目前她致力推行能力所及的渠道,以性平教育來說,她帶學生閱讀未成年懷孕繪本,教的不是「未成年不該懷孕」,而是著重教導孩子不要歧視、不要批判他人的對錯,以及如何給予他們法律、資源的協助;她主張每個生命在這個世界都有不同樣態,如果在主流價值觀中批判與自己不同的人,那麼社會會變得很可悲:「平庸的惡,需要靠獨立思考的能力打破。

於翁麗淑而言,這場選舉無疑拓展了人生想像,不管未來是否參選,她的願景都是成為一個好的人,去掌握生命,思辨人的本質,再去推動性別平權運動,「運動目的,是讓我們自己變更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