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an 02, 2019
他們結婚了,仍等一場台灣「合法」婚禮──基督徒夫夫Gary & Vico
性別
Jan 02, 2019

「遇見他之前,我從來沒想過結婚這件事。」這是電影、戲劇愛情公式裡的常見台詞,只不過今天的主角不是王子和公主,是兩位男性。台灣人Gary和美籍香港人Vico在2015年相遇、相戀,交往初期就對婚姻有共識,隔年四月飛美,在牧師的見證下合法結婚。儘管在台灣也舉辦婚宴,卻也只是形式上的慶祝,而Gary到場的家人寥寥無幾,因為那是他第一次向親人出櫃,當時年近八旬的老母親不諒解,選擇缺席婚禮。

  • Gary和Vico都是基督徒,在美國已是合法的同志夫夫。(圖片提供/Gary)

壓抑四十年,開不了口:「媽,我是同性戀」

如何坦露最真實的自己後,仍被在乎的人所愛──這是多數同志都曾面臨的難題,Gary在家人面前隱瞞性傾向數十年,直到決定步入婚姻才出櫃。他請託姊姊轉告母親,但面對結婚、同志兩種衝擊,老母親好一陣子無法接受,在台灣舉行的婚宴,親人只有大姊、三姊出席。而Gary帶Vico回鄉參加聚會時,餐桌上彷彿空氣凝結,一家人吃了有史以來最尷尬的一頓飯。

結婚一年後,Gary的家人慢慢習慣並接受同志,他才明白他們當時的不接受,只是因為沒有實際接觸、了解,而出櫃才是產生對話的第一步。

其實媽媽、姊姊最關心的是,以後有沒有人照顧你,你是不是真的幸福。出櫃還不錯,但如果早十年、二十年會更好,跟家人的距離會比較近。幾十年來一直很生疏。

「和身邊的人出櫃很重要。」Gary 認為,同志需要被更多人看見,才有消弭歧視的機會,即使過程可能會讓自己受傷。

  • Gary現為同光同志長老教會幹事,鼓勵同志向身邊的人出櫃,讓同志被看見。(攝影/鄭羽琪)

神不允許同性戀?當《聖經》詮釋者成為壓迫

Gary並非出身基督教家庭,而是在2008年人生低潮時接觸基督教信仰,一開始加入的就是同光同志長老教會,幸運地並未像許多同志教徒,遭受教會、家庭的惡意對待。

台灣不少基督、天主教徒認為,《聖經》譴責同性戀,因而反對同性婚姻。Gary拋出一個觀念:神、聖經、教會、牧師,應依序分層,神最高、牧師最低,而非視為一體。「聖經是人寫的,人寫的東西就有可能錯,何況牧師根本就是人。但大家會覺得牧師講的就是對的,牧師講的就是神要講的。」 

他追溯到基督教歷史,指長久以來《聖經》的詮釋權都在白人異性戀男性手上,這些教士、牧師或神父解釋出來的,就會符合白人、異性戀、男性。「所以你說婦女、黑人、少數民族、同性戀,這些人要怎麼辦?」而或許這也正是為何基督教過去老是在社會運動中「選錯邊」。1970年代開始,西方國家開始將《聖經》重新詮釋,於是誕生了婦女神學、黑人神學,以及同志神學。

Gary舉例,《聖經》提到男性強迫另一男性進行性行為,重點應為譴責強暴,而非同性戀;《聖經》亦提及男女性行為,反對婚外偷情與強暴,然而這些內容,卻不會被連結為「聖經譴責異性戀」。

 

你曾站在「弱勢」的位置上嗎?

談到社會的恐同情結,部分異性戀男性因曾受男同志騷擾,一竿子打翻一艘船,從此變得恐同、仇同。對於男同志被一部份男性當作「拍咪呀」,Gary嚴肅地說:「比方說他們去搭訕一個女生,他們不會去想那個女生的感受,因為他們沒有為別人想過。被騷擾的女生會因為這樣就不喜歡所有男生嗎?」

可能很多人沒有曾經站在弱勢的位子上,所以他們就不知道弱勢是什麼滋味,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爭取。也有很多女性也反同,她可能不會把這兩個弱勢連結在一起,她們覺得同志就是變態。」他表情透露無奈,同志族群爭取基本權益卻被打壓,原因可能只是沒有被同理,反而產生許多誤解。

 

  • 即使公投結果令LGBT族群失望,Gary和Vico仍樂觀看待台灣性平之路。(圖片提供/Gary)

性平公投慘敗,Gary:還是抱持希望

去年(2018)11月公投結果令LGBTQ族群及支持者失望,「愛家公投」幾乎獲得壓倒性勝利,讓彩虹頓時不再絢爛,蒙上一層悲傷色彩。不過在不違抗2017年大法官釋憲結果,以及公投第10、12案通過的情況下,行政院基於尊重民意,定調2019年將另立同婚專法,同志還是可以結婚。(懶人包:愛家公投通過了……然後呢?

即使專法仍帶有歧視意味,Gary認為起碼對同志權益有所保障,而教育部對公投第11案的回應也令他欣慰:「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精神,情感教育、同志教育、性教育是不可分割的一環,未來仍將持續推動性平。」Gary和丈夫Vico會繼續等待,能在台灣名正言順稱呼對方「老公」的那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