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Dec 25, 2018
守護海上移工系列一:寒風吹漁工 台灣冬衣送暖去
公益
Dec 25, 2018

每到秋冬季節,洋流帶來豐沛魚潮,海上作業格外忙碌,台灣餐桌也出現不同料理手法的多樣海鮮。在台灣漁船忙進忙出的討海人中,近年來隨著老邁的台灣船員逐漸退休,越來越少台灣人願意投入高工時、高勞動力、高危險的海上作業。在台灣的漁港邊、漁船上,更多的是來自東南亞的黝黑面孔,以印尼、菲律賓、越南漁工為多。冬至後,太報端出「守護海上移工」系列專題,暴露常人難以接觸的外籍漁工海上人生,讓你我多一點體惜與送暖的心意,成為異鄉人生一抹台灣的溫柔回憶。

  • 李麗華是長期人權組織工作者,站在勞動現場第一線。在2013年所創立的宜蘭職業漁工工會,也是台灣第一個由外籍勞工為主幹的工會組織。(圖片╱白宜君攝)

南方澳 台灣第一個外籍勞工組成的工會

冬陽強烈地晒在南方澳港口,海風呼呼不歇。在日頭照不到的蔭蔽處,路人紛紛攏一攏外衣,讓身體再暖些。漁港邊,放眼望去大都是騎著腳踏車的東南亞面孔,在全台灣1萬3千名境內聘雇外籍漁工中,宜蘭就有近兩千名。他們大多年輕力壯,一身精幹,在港口繞著、船上待著、陸地上操持著整網勞務。沒有表情時,看在語言不通的人眼裡,黑面孔很有距離,但突然間的「嘻」一笑,友善咧嘴、說聲「Hello」,一瞬間天涯若比鄰、四海皆兄弟。

「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Yilan Migrant Fishermen Union, Ymfu)就座落在離港口步行不到5分鐘的小巷裡,秘書長李麗華一早穿好外套,開門受著海風,準備一天的行程。要出門前,她要先通過堆放著除了大小箱冬衣與幾張簡單板凳,便空無一物的客廳。在接受上午的採訪過後,下午,她要與菲律賓籍丈夫趙米蒂到烏石港送上好幾箱冬衣,這是自從工會於2013年5月成立後,每年冬天必須進行的重點工作。

「但其實我更早就往返於中壢與宜蘭之間了。」53歲的李麗華長手長腳、動作敏捷,逆風行走也無損她臉上的堅毅神色。「宜蘭這裡有菲律賓同鄉會,我跟米蒂過去都會來參加同歡活動,之前我在浩然基金會,接觸到這裡的職災外籍漁工後,就更想知道這邊的勞動關係跟勞動條件是什麼。」

  • 在南方澳港口邊,李麗華與東南亞的漁工親切問候,彼此熟悉。(圖片╱白宜君攝)

漁工領薪需過一手? 為解謎踏上工會征途

李麗華過去曾在台北市勞工局、新移民權益促進會、浩然基金會等組織服務,總為了勞工權益站在第一線。多年前,她因前一份工作時常往返宜蘭與中壢,在南方澳港口總是遇到「台灣的男人騎機車來發漁工薪水」。經打聽,才發現來發薪水的並不是雇主,而是仲介,更讓她疑惑。常理而言,台灣人的薪水都是從雇主處直接發放;但移工的薪水流程卻是由雇主撥給仲介,再由仲介轉交移工。李麗華坦言,這個「已成行規」的流程到現在還是讓她不解,為什麼會需要「中間過一手」?

為了了解原因,李麗華決心在宜蘭長期蹲點,認識的漁工多了以後,她問大家:「有沒有興趣一起組工會?」往返公文耗時,只有她一個台灣人在公文系統戰鬥。2013年,台灣成立第一個以外籍漁工為主要幹部核心的工會,那時,李麗華已經在南方澳蹲點一年多了。

  • 宜蘭職業漁工工會,是台灣第一個以外籍藍領勞工為主要幹部的工會。成員來自印尼、菲律賓,李麗華是其中少見的台灣面孔,也是主要發起人。(圖片╱李麗華提供)

東南亞的青壯勞動力 奉獻台灣一人12年

她坦言,一開始外籍漁工對於勞工權益幾乎全然不知,就是來賣勞力的單純心情。「他們來到台灣的階段,大都是20到40歲的青壯年華,為的就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與薪資。」

比起高價的機具,外籍漁工是海上廉價且好用的勞動力,每個漁工最長能在台灣服「海上自願役12年,長年被兩國不肖仲介在薪水上以不同名目一層層剝皮」。談到這些消逝的青春年華,她十分揪心:「賠了健康、不能跟家人在一起、海上風險高,賺得又沒保障,到頭來只有他們是輸家。」

「境內聘雇的外籍漁工是受勞基法保護的。」李麗華直言,漁工的薪水是基本薪資2.2萬,明年一月後,更調漲為2萬3千1百元,「但經過仲介拿給漁工的薪水,有時會短少到幾乎10倍。」她處理不少勞資爭議,雇主大部分不知交給仲介的薪水,真正到漁工手上會有多少,「而仲介會變出一堆匯款單,『證明』薪水是匯回母國仲介,『替』漁工分期還債,最後『剩下的』再給漁工。」李麗華睜大眼說道:「漁工的薪水分配,為什麼不是自己所決定的?」

船上工作高時數,且風險高。傍晚漁船出港,期間輪流休息;午夜到達漁場,再經過十多個小時的撒網捕魚,隔天清晨才回港。接著,還要在港邊卸魚、整網,有的也會被雇主帶去市場、餐廳、工廠繼續勞動不休。港口五年生活,李麗華已十分熟悉漁港作息,「沒出港的時候,漁工大部分晚上都還要在船上睡覺(顧船),但船上都是油料、電線、易燃物,根本不適合。」轉角處,一艘十一月底才剛離港便燒起來的漁船,猶有殘骸在港邊隨水波盪。

  • 即使不出港,漁工在港口邊也有高勞動力的種種勞務工作要持續忙碌,他們多半都是20-40歲之間,將體力與身體狀態最好的時段交給台灣。(圖片╱白宜君攝)

漁工的姊 叫一聲一生放不下

說起漁工的工作辛酸,李麗華難忍不捨。開始募冬衣的契機,是在工會會員剛開始一起開會時,兩名印尼漁工吶吶的說:「冬天海上好冷,是不是可以幫忙弄件外套。」東南亞鎮日炎炎,沒有過冬的概念,許多來到台灣的漁工人生第一個冬天就是在台灣經歷的,工作繁忙,也來不及置辦。經過媒體宣傳後,每年都會陸續有冬衣從台灣各地寄到工會。

「我們每年都有需要。」李麗華正色說,雖有的台灣民眾會質疑,「要衣服不會自己買啊」、「騙取台灣人的愛心」、「不幫台灣人,反而幫助這些外勞仔」,但事實上,暖心的台灣人遠比非理性的苛責聲多得多。漁工薪水微薄、準備保暖衣物也並非船東的義務,「合約期滿的會回家,會有新人到,海上工作繁重,衣服破損的速度也快。」她細心解釋每年冬天募冬衣活動的重要性。

走在南方澳街上,看到李麗華的外籍漁工都會熱情喊聲「姊」。「姊」的稱號,如今已經響徹到郵局的送件員來送冬衣包裹都叫聲姊,「但他的年紀不只比我大,是老很多。」李麗華無奈又好笑。

看向無波濤的水面,李麗華在人生中年因一個不經意就紮根宜蘭,跟東南亞的漁工在南方澳共同展開新移民生活。去年,她拿到美國國務院頒發「打擊人口販運、終止現代奴役英雄獎」,是台灣第一人。回到宜蘭,她與她的漁工夥伴繼續初心,相濡以沫,過著簡樸、守護著海上正義的每一天。

 

 

外籍漁工冬衣募集訊息:

募集內容:漁工必須長時間出海作業,捐贈衣物希望以方便穿脫的「男性成人保暖外套、夾克、背心」為佳,此外長褲、帽子、手套等保暖衣物也可以,但請勿捐贈夏季衣物。尺寸不限。

募集時間:每年十月到翌年二月

寄件地點:

270 宜蘭縣蘇澳鎮華山路117號(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

80672 高雄市前鎮區漁港北一路1號(高雄漁業署)

 

  • 拿到募捐的冬衣,是這些異鄉討海人在台灣最暖的事情之一。(圖片╱李麗華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更多【守護海上移工】專題報導

【能幫助到同鄉 是我最開心的事】

瓦諦諾(Wardino)來自印尼,現在是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第三屆的理事長,已經來台灣工作 8年。印尼漁人平均月薪不到台幣3K,他為了家人到異鄉打拚,如今又多了同鄉人要守護。

移工勞權常被剝奪,即使職場本是修煉場,但人也只是希望被當人看待。

【港口邊的爸爸桑 人有選擇都不會來海上】

爸爸桑,負責顧船的保母,但地位、薪水比這些外籍漁工更低,還要三不五時給撒必斯,菸酒總跟人一起出現。

李阿明離開媒體主管的位子,到家鄉港口拍照卻被譙翻:「有種來當顧船的,上船跟漁工睡,24小時長期相處,才知道什麼叫漁工!」於是開啟他下半生的奇幻之旅。

讓血汗海鮮下桌 加強產業鏈透明可追蹤

台灣人愛吃海鮮,但你在乎過放上餐桌之前的過程嗎?許多漁工無法活得像個人樣,被剝削、被虐待,連歐盟都舉黃牌警告。但這些黑暗面,我們台灣人自己幾乎不知道!這篇的守護者是誰?或許,正是住在台灣這片土地的你和我。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