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Dec 18, 2018
邊當媽邊選舉心好累 歐巴桑聯盟要翻轉父權政治
焦點
Dec 18, 2018
  • 歐巴桑聯盟在今年九合一選舉異軍突起,被喻為是女性參政新希望。(圖片來源╱歐巴桑聯盟)

「最後一個月我心力交瘁,每天都好想放棄選舉⋯⋯。」由一群無黨籍媽媽組成的歐巴桑聯盟,在今年九合一選舉異軍突起,被喻為「女性參政新希望」。選後一個月,歐巴桑們回憶起來,點出女性參政仍面臨許多困境;也許是參選前另一半強烈反對,又或許是選舉中兼顧家庭的困難,「男性或許就沒有這種問題」。


 

婦女新知基金會在今年九合一選舉後指出,今年縣市首長及民意代表的女性比例與當選人數創下歷史新高,卻仍有為數不少的女性,持續面對不平等的性別結構所帶來的照顧負擔、職涯困境,以及暴力威脅;選舉中更不斷出現性別歧視言論。


在台灣,女性政治人物似乎只有兩種刻板印象:單身女強人,或是擁有家族資源、較多社會資本的已婚女性。女性參選以後,也似乎必須和家庭切割,讓外界知道沒有「家累」,才會感受她們的「決心」。

照顧家庭=選好玩的?彷彿參選就要拋下小孩

「有支持我的選民,特地私訊臉書粉絲專頁問我,『為什麼妳的家庭時間這麼多、行程這麼少?到底有沒有要認真選?』」歐巴桑聯盟的高芸婷是今年新竹縣竹北市議員參選人,她的孩子是腦性麻痺患者,選舉時宛若現代版「仙度瑞拉」:一到下午3點,就必須從選舉行程抽身,前往特教班接小孩去復健;直到晚上先生下班回家「換班」後,她才能前往夜市繼續宣講。

高芸婷無奈地說,當初參選議員,就是因為新竹縣非常缺乏特教、早療相關資源,希望能進入體制內改變現況,為其他同樣有特殊兒的家長爭取喘息空間,也為孩子爭取更好的環境。沒想到實際投入選舉後,這樣的「現況」,反而成為她被選民質疑的原因,彷彿成為一種惡性循環。「後來我才了解,照顧特殊兒和選舉,是無法並行的⋯⋯。」

選舉結果出爐後,竹北市議員最低當選門檻為2,840票,高芸婷得票有2,042票,僅差近800票就接近當選。「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能夠有多一點時間、多努力一點,是不是就可以當選議員,進入議會改革呢?」

  • 高芫婷的兒子是特殊兒,為了爭取新竹地區的早療和特教資源而參選。(攝影╱徐子晴)

親子共學團中區領隊薛安琪也說,她常面對選民質疑是不是「選好玩的」。「市場的阿桑有時候會問,妳這樣出來選,小孩和老公怎麼辦?」她說,社會上常會為女性貼上許多不友善的標籤,「但這些限制本來就是很奇怪的事,為什麼媽媽不能邊帶小孩邊從政?如果從政背後的意義就代表要放棄照顧小孩,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薛安琪說,她獲得另一半和親子共學團的全力支持,選舉過程中也把孩子帶在身邊,像是現成的「街頭公民教育課」。即使如此,她的女兒在投票前一個月卻情緒大爆發,哭鬧著說:「想吃媽媽煮的菜。」她心生愧疚,也曾經想過,當初為什麼要自找麻煩、改變自己的生活,「但是為了孩子的未來,還是想努力看看,是不是可以改變這個社會。」

  • 薛安琪參選過程中獲得親子共學團和先生的支持,但仍須面臨孩子鬧情緒的情況。(攝影╱徐子晴)

如何翻轉父權政治? 歐巴桑在參選中實踐

歐巴桑聯盟總召張淑惠指出,當初有非常多夥伴表達參選意願,但最終卻因為另一半強烈反對,甚至還有婆家反彈而作罷,最後只剩下21人參選。「我就跟她們說,先衝撞看看啊!否則連平時參與公共事務的可能性都沒有。」


不過,歐巴桑們在街頭掀起的「歐巴桑政治學」,卻也默默發揮了實質影響力,改變了許多婆婆媽媽對公共議題的想像。薛安琪說,面對市場阿姨的關心,她都會笑著說:「現在男人照顧小孩有什麼不好?我先生不用我餵他吃飯啦,他自己也可以生活。」張淑惠也說,在市場跟阿嬤溝通同婚議題,阿嬤從最初十分反對,到最後願意同意她的看法,讓她們直呼:「辛苦也有收穫」。


「希望有一天,台灣可以出現在國會哺乳的立委。」薛安琪如此說道。即使女性參政面臨種種困境,這群「歐巴桑」們仍未喪志,持續在能源、性別教育、親子友善議題上監督政府,期望有一天可以翻轉「父權政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