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an 12, 2018
抵制性騷擾!歐普拉:「說出真相,是我們共有最強而有力的工具。」
性別
Jan 12, 2018

第75屆金球獎在台灣時間1月8日上午登場,今年金球獎為抵制好萊塢一直以來的性醜聞事件而發起「Time’s Up」活動,獲所有女星支持,更皆以黑色禮服出席。

頒獎典禮中最受矚目的即是知名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在獲頒金球獎象徵終身成就獎的塞西爾戴米爾獎(Cecil B. DeMille Award)時所發表的九分鐘撼動人心得獎感言,不但讓現場眾星感動落淚、起立喝采,更有呼聲要歐普拉投入2020美國總統大選。

溫柔而堅毅的力量

歐普拉是美國演藝圈的傳奇人物,因為性別、種族,讓歐普拉有段相當痛苦的童年,除了家境清寒,她還曾多次受到性虐待, 14 歲那年更意外懷孕。在她的得獎感言中,她響應了這一陣子好萊塢女星們紛紛現身反對性暴力與性騷擾的行動「Time's Up」,也特別提到了「故事」的重要性。她說:「勇敢說出真相是我們每一個人最有力的武器,而每一個願意現身說出自己故事的女性,都將為下一個世代帶來勇氣。」

歐普拉是首位獲頒塞西爾戴米爾獎的首位黑人女性,她回憶她幼年時期在電視機前看著首位黑人演員榮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那刻讓歐普拉動容與印象深刻,她也藉著媒體關注,利用自身故事向全球的女孩們發表溫柔卻堅強的得獎感言。

網友:「歐普拉總統好!」

就在歐普拉發表這段強而有力的演說後,社群網站便紛紛瘋狂流傳:「#歐普拉2020」(#Oprah 2020)的關鍵字,許多網友更公開支持歐普拉參選美國總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報導歐普拉某兩名知己的說法,指出歐普拉正在積極思考投入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然而她在金球獎頒獎後台直接否認參選傳聞。

事實上,歐普拉在政治界的影子越來越顯著,不但在2008年總統大選期間,歐普拉已為民主黨候選人歐巴馬站台,2016年又為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輔選。雖然她在多次訪問中都一再表明沒有從政意願,不過許多網友已經等不不及要歐普拉投入下一次的美國總統大選。

歐普拉得獎感言翻譯全文

1964年,我還是個小女孩,坐在我媽媽在密爾瓦基家裡的塑膠地板上,看著安妮班克勞馥(Anne Bancroft)在第36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頒發最佳男主角獎。

她打開信封,說出了可以說締造了歷史的這幾個字:「得獎的是薛尼鮑迪( Sidney Poitier)。」

這時,我看著我所見過最優雅的男士走上台。我記得他打著白色領帶,當然,他的膚色是黑的。我從來沒見過黑人那麼風光。

我曾在很多場合說明,那樣的一刻,對我這個坐在低價座位區的小女孩有什麼樣的意義。那時,我媽媽剛走進門。她幫別人打掃完房子回到家,累個半死。

但我所能做的,是像薛尼鮑迪( Sidney Poitier)在電影「原野百合花(Lilies of the Field)」裡那樣,宣告:「阿們!阿們!」

1982年,薛尼獲得塞西爾戴米爾獎(Cecil B. DeMille Award),場合就是金球獎頒獎典禮。我有想到,當我在此刻成為第一個獲得這個獎的黑人女性,也有些小女孩正在看著我。

這是個榮譽,能跟她們每個人分享這個晚上是個特權,還有每個啟發我、挑戰我、支持我、讓我能夠在今晚上台的人。

丹尼斯史旺森(Dennis Swanson)為我賭一把,讓我上「芝加哥早晨」節目;昆西瓊斯(Quincy Jones)在這節目上看到我,就跟史蒂芬史匹柏說,一定要讓我演「紫色姊妹花(The Color Purple)」當中的蘇菲;蓋兒充分彰顯的朋友的意義;史戴門(Stedman )對我就像個石頭一樣的堅定。這只是其中的幾位。

我要謝謝好萊塢外籍記者協會。我們知道新聞業最近受到圍攻。我們也知道,努力不懈追求絕對的真相,讓我們不致於漠視貪腐與不義,或漠視暴君、被害人、祕密與謊言。

我想要說,我們在這複雜的時代設法自處時,我比過去更加重視新聞行業。我要說的是:我確信說出真相,是我們共有的最有力的工具。

所有那些覺得自己夠堅強、有足夠賦權而敢於大聲說出她們個人故事的女性,尤其讓我感到驕傲,覺得受到激勵。今晚在場的每一位,都是因為我們訴說的故事而成名,而今年,我們成了故事中的人物。

但我們的故事不僅僅影響到娛樂圈,它跨越了文化、地域、種族、宗教、政治或工作場所。因此,今晚我要向每一位忍受多年不當對待與攻擊的女性表達感謝,因為她們跟我的母親一樣,有孩子要養,有帳單要付,要夢想要追尋。

她們的名字,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她們是幫傭和農場工人;她們在工廠上班,或是餐廳,或在學術圈、工程界、醫療業或科學界;她們在科技產業、政治圈或商界任職;她們是我們的奧運國手,或是我們三軍的一員。

另外還有一個人,叫瑞希.泰勒(Recy Taylor)。我知道這個人,我認為你們也該知道。1944年,瑞希.泰勒還很年輕,嫁了人,生了小孩,有一天在阿拉巴馬州艾伯市上完教堂之後走路回家,途中被6個武裝的白人綁架強暴,最後被蒙住眼睛,丟到路邊。就在她從教堂回家的路上。

他們威脅她說,如果她敢聲張,就會沒命,但她的遭遇被舉報到全國有色人種民權促進協會,那裡有個年輕的工作人員叫羅莎.帕克斯(Rosa Park),她負責調查這個案子,跟瑞希泰勒一起尋求公道。

但在那個種族隔離的時代,哪有公道可言?那些想要毀掉她的人沒有被起訴。瑞希.泰勒10天前過世,在她98歲生日前沒多久。她的一生跟我們一樣,有太多年是生活在被殘暴而掌握大權的男人破壞的文化之中。有太長時間,如果女性敢說出那些男人權力的真相,沒有人會聽,也沒人會相信。但那樣的時代過去了。那個時代過去了!

那個時代過去了!我只希望瑞希.泰勒走的時候,知道她的真相已被世人紀念,就像許許多多在那些年受苦,或到現在還在受苦的其他女性一樣。在她受難將近11年之後,羅莎.帕克斯在蒙哥馬利那班公車上,決定不讓位給白人。那時,瑞希.泰勒的遭遇在蘿莎的心中,今晚,它也在每個選擇說「我也是」的女性心中,還有每個選擇聆聽的男性心中。

在我的生涯中,不論是在電視上或透過電影,我一直盡全力傳達男性和女性真正的行為舉止,說明我們如何經歷羞辱、如何愛人、怎麼發怒、失敗,怎麼退讓、堅持,還有如何克服困境。我訪問過或飾演過曾經承受人生最嚴厲折磨的人,而他們似乎都有個共通的特質:即使在最黑暗的夜晚,對於有個更明亮的早晨,依然抱持著盼望。

因此,我要每個在電視機前和現場的女孩子知道,新的一天即將來臨!當那一天真正到來,那是因為有許多偉大的女性-當中有很多人今晚就在現場,還有一些相當了不起的男性,在一起奮鬥,為的是成為領袖,要帶領我們進入那個新時代,讓永遠不會再有人得說「我也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