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Nov 14, 2018
成家的夢想──德國婚姻平權法案
性別
Nov 14, 2018

二戰前的柏林本是同志的夢幻之都,當時逐漸開放的風氣,似乎讓一切都迎向光明,卻因二十世紀的種種悲劇而讓此處蒙上陰影。走過一世紀,這個曾經燦爛的國度,透過眾人的努力,終於以婚姻平權法贏回了應有的光彩,為人權的進程,開出一條希望之路。 

 

十月的柏林,冷風讓每個人都拉高了領口,那些在著名女同志夜店Girls Town的夜卻顯得比平時更嗨。去年六月底,德國國會眾議院以393票支持、226票反對、4票棄權的結果通過《婚姻平權法案》,終於讓德國的同志得以從去年十月一日開始,可以辦理正式的結婚登記。是日當大家看到Karl Kreile和Bodo Mende 這首對在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的男同志公開擁吻的畫面時,都感到很激動。經過多時的努力,德國終於成為歐盟另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

  • 德國首對合法結婚的同志夫夫Bodo Mende和Karl Kreile。(圖片來源/YouTube-euronews (in English))

柏林是同志之都

雖然德國的同婚進程相較鄰近國家來說是晚了點,但若是因此認爲德國的開放只是順應世界潮流的趨勢,恐低估了柏林長久以來做為同志活動中心的歷史,以及當地LGBT社群長久以來的努力。儘管同性間的性行為在二十世紀初的德國還是延續德意志帝國以來的禁令,但二戰前的社會氣氛傾向開放,同志活動仍有相當的容許度。除了酒吧,據載世界上第一本男同志刊物Der Eigene (1896-1932)便是在此時於柏林誕生,而女同志刊物知名者如Die Freundin、Garçonne、Frauenliebe 也相繼在二○年代出現,為女同志的身分認同,寫下重要的一頁。

如此漸似開放的風氣,在二戰時期隨著希特勒當權而被抑制,許多同志在此時期都面臨被罰求或死刑的命運。這樣晦暗的氣氛,延續至戰後的東西德,一直要到九○年代,隨著柏林圍牆倒塌、冷戰時期結束,社會才開始重新正視同志的人權。1992年以同性婚姻為訴求成為平權運動推手,目前以科隆為基地的德國最大非政府LGBT組織Lesben- und Schwulenverband in Deutschland (LSVD)於1990年創立的時候,也同樣選擇了柏林做為他們的立基點。

經過各方長久的努力,2001年德國政府即通過專法《伴侶法》,讓同性伴侶可以登記、冠姓,並享有相互扶養的義務,是當時同運的一大步,此舉不但讓同性伴侶享有一定程度的法律保障,也有助改變社會對同志社群的觀感。而曾說過「我是同志、這是件好事」並公開出櫃的前柏林市長Klaus Wowereit (任期2001-2014年),也在同志運動的進程中,以其政治人物的公眾身分,扮演指標性的角色。

  • 圖片來源/photoAC

總理依舊持反對票

近年隨著周邊對於同性婚姻的開放,德國境內的討論聲浪也逐間升高。然而,一如其他國家的國會遇到的局面,支持方和反對方一度僵持不下,總理Angela Merkel亦表明反對,使得法案長期被卡在國會,無法解套。但隨著社民黨、綠黨、左翼黨等自由派陣營施壓,政治分析家認為總理Merkel為了贏得去年九月國會選舉,終於放棄對婚姻法案的抵制,並要大家憑良心投票,終於在暑期休會之前,完成了表決,讓德國正式成為承認同婚的國家。

根據英國BBC的報導,當國會完成投票的消息一出,#EheFuerAlle (marriage for all)的標籤立即在網路蔓延,短短一個小時內即有 50,000相關推文產出,可知此項決議在LGBT相關社群中引起的關注程度。在如此的歡騰氣氛中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儘管在投票前Merkel對於同婚的態度似乎有轉變,但是在最後的投票過程中,認為婚姻僅存在男女之間的她,還是投下了反對票。

法條順利通過勢必將提升LGBT社群在社會中的平等地位,但日常生活中可能面臨的歧視依舊需要靠長時間的溝通和理解才能化解。LSVD的秘書Klaus Jetz在去年四月接受法國Le Journal International雜誌專訪時指出,雖然德國社會不似法國出現經常性的街頭反同婚抗議活動,這樣相對平和的狀態,乃是因為德國在過去十年間漸次修法,讓同性伴侶逐步獲得關於薪資、稅務、收養的平等權益,社會慢慢習慣了這樣的伴侶型態,但這不表示大家已完全接受LGBT社群的存在,即便在柏林著名的同志區Schöneberg,時不時也還是聽得到同志被攻擊的事件。面對當政者的態度,以及社會中依舊存在的保守勢力,還是讓大家懷有隱憂。

  • 圖片來源/PEXELS

平等成家的願景

儘管德國掌權的保守政治勢力並不樂見目前的發展,氛圍漸趨開放的社會也不保證LGBT社群日常生活中絕對的人身安全,但就制度面而言,德國同性伴侶所享的權益已接近完整。相較於目前還在為爭取人工受孕不斷努力的法國,德國雖然沒有明文規定可以讓女同志伴侶接受人工受孕,但也不禁止醫院和精子銀行為求診的女同志執行這樣的受孕方式,加上目前的平權法已確保同性伴侶的共同領養權益,從現在起,同性伴侶將有更多扮演親職角色的可能性和選擇。 

放眼國際,繼德國在去年六月底通過法案、成為歐洲第十五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之後,馬爾他在七月份以幾乎無異議的方式通過了同婚法,接著,在告別2017年以前,奧地利也決定讓同性婚姻合法化,南半球的澳洲也在12月通過同婚,過去一年,這世界上就有四個國家打開婚姻平權的大門。雖然目前讓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以歐洲地區為主,每一個國家通過同婚法的附帶狀況,例如是否全然允許同性伴侶收養、生育,以及社會大眾的接受程度,也都應該詳盡的探討,讓走上先進道路的彼此有參考的依據。但不管如何,由西方國家帶領的這股趨勢勢必將加速其他區域探討此議題,催化人類共同的人權進程。成家,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