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Jun 13, 2018
當志工不需要正能量 只要傾聽理解
公益
Jun 13, 2018

惠敏姊工作從事醫療人員,每天看盡生死離別,擔任生命線志工也脫離不了生死難題,問她如何在高壓工作之餘,還願意在生命線服務?她的回答出乎意料之外平凡,她說她最大的快樂就是看到每一個想自殺的來電者都安然無恙。她沒有遠大的情操,也沒有藉此得到成就感,更沒有一般人認為志工必備的正能量,她曾經深受工作與志工服務失去情感知覺,必須暫離崗位修復自己身心,她選擇到印度難民營服務兩年,帶著平和滿足回台灣,重返工作服務至今。

 

救別人之餘 重新認識人性

惠敏姊自護理專科畢業之後,順利進入當時人人稱羨的署立醫院擔任護理師,同時追隨二姊當志工的步伐,到生命線當志工,種下以善為念的種子。進入生命線後,惠敏姊提供一雙願意傾聽的耳朵,故事聽多了,她漸漸理解人的百般樣貌、無法黑白概括,原來來電者不是不願意堅強、正面以對,而是人的性格情緒很複雜,無法靠自己走出來,她說:「我學到陪伴的重要性。」

有一次接到一位年約五十歲的中年人電話,對方從事營造,家境富裕、孩子優秀、工作有成,只卡在不被太太信任,長期被誣賴外遇,因此兩人爭吵不斷;有天夫妻倆為了關車門聲音太大聲,吵得他絕望直想自殺解脫,惠敏姊說:「想自殺的人腦袋都是當機,一時間轉不出來,後來我們聊了一個小時半,聽他說了很多以前的事情,情緒平緩下來就不會再想自殺的事了。」

讓自己出走 到難民營服務再重返崗位

擔任生命線志工與正職的護理師十多年,惠敏姊經歷過拯救欲自殺的人、送走手上的病人,生活充滿生老病死;有一日發現自己不對勁,情緒隔離讓她失去情感知覺,像個壓力鍋。她舉例,在醫院照顧的病人這一刻與她有說有笑,下一刻病發很快就走了,過程十分快速,她說:「我們以前受職業訓練,在事發當下來不及顧及情緒,結果長久下來變情緒隔離。」有一日,同事的爸爸在惠敏姊輪值的病房裡過世,下班後她過去致意,卻發現自己哭不出來、調適不及,「那時候我問自己這是好的嗎?」隨後她辭掉令人欽羨的鐵飯碗,展開自我療癒的旅程。

療癒旅程中,惠敏姊跟著國合會前進印度的大吉嶺西藏自治區的難民營擔任護理志工長達兩年。她回憶,難民營大多一家人擠2-3坪房子,生活起居全都在裡面,她說:「但是他們安於現狀,覺得滿足,我那時發現原來生活可以這麼單純啊。」她同時反思原來人想要的太多,會把自己壓垮,包括生死都是與自然抗爭,但大吉嶺的難民們接受生老病死,那份豁達,在台灣並不容易看見。」

正視自己情緒 再陪伴他人

大吉嶺難民的豁達給惠敏姊許多啟發,她告訴自己要看重自己能做什麼、想做什麼到死。回到台灣後,惠敏姊於99年,帶著她柔軟、彈性、充沛的心情回到生命線崗位服務,她理解每個人都有跨不過去的時候,但如果能夠接納自己,明白選擇是試煉,或許能抽離當下情緒,度過煎熬,「經歷過這麼多,我發現人生最大的快樂是接納自己,不用假裝,而救了想自殺的人另外的大確幸。」

如今,惠敏姊在生命線服務快三十年了,每個星期四固定山海屯生命線擔任志工的日子,她坐在電話前,等待每一通求助電話到來。這一人生篇章,她是助人者,也是受助者,相互療癒的過程多不可思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