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May 24, 2018
小腦萎縮志工 陪弱勢孩子十幾年
公益
May 24, 2018

三年前初見阿貞姊,對她略帶靦腆笑容、清瘦樣子極有印象,她一步步走得慢,孩子走遠了回頭找她聊天。今年四月看到她,歲月在她面上沒有留下痕跡,並依舊安安靜靜地守在課輔班孩子身旁,一切都沒有變。

阿貞姊是屏東枋寮海山協會課輔班的志工,負責接送孩子們下課,陪伴他們寫作業、玩遊戲,甚至聊心事,當一個襯職的陪伴者。十幾年的志工生活,大小事都化為平常,但這些平常當中,我們看到一些不平凡,像是阿貞姊是一位小腦萎縮患者,出生至今四十幾個年頭,她每天都努力克服身體不適,認真過活。

 

不自視弱勢 反而付出更多

阿貞姊出生時被判定罹患小腦萎縮症,長期以來堅持復健、民俗療法,身體才能維持一定的健康,「如果不做推拿、頭頂放血,我的腦部、四肢會不正常放電。」生活辛苦,卻也用心維持身體狀況。

阿貞姊到課輔班服務之前,在學校特教班擔任助理人員,協助特殊學童的生活自理,整理他們不能自己完成的事情,她說:「像擦窗戶,他們盡力了,不過能力有限沒辦法擦乾淨,那我幫他們完成。」這份工作持續兩三年,直到一日,她走在路上,巧遇朋友與課輔班負責人陳水梗,「後來傳道(陳水梗)問我朋友,我是誰,然後問我要不要來課輔班幫忙。」

十幾年的服務歷程,阿貞姊陪課輔班孩子,度過家暴、失親等困境,她看在眼裡十分心疼;她也曾經到網咖找孩子回家,裡面龍蛇混雜,菸酒味四處飄散,她說:「這社會變得很快,我怕他們養成不好的習慣。」

心疼家暴兒 手把手教寫字

阿貞姊說,課輔班的孩子多數生活在弱勢家庭,他們有時調皮、有時天真,但有時候很敏感,「有些小孩狀況很可憐,我心疼他們。」像是小晏,有過動、情緒障礙、智能障礙,加上家人長期忽略或施暴,沒有受到妥善的照顧。

阿貞姊對小晏境況無奈又心疼,尤其看中小晏善良的本質,更無法放棄他,阿貞姊說:「其實他嘴巴很甜也很貼心,有時候一陣子沒看到我會說想我,或者問我為什麼要戴帽子,讓頭乖乖,頭髮就會留長了。」她回憶著帶小晏一筆一畫學寫字彷彿是昨天。

阿貞姊雖然是志工,但對孩子來說她是親密的朋友,每天放學就能看見她等在校門口,寫完功課找她說說大小事,這一份不缺席的陪伴,是這份工作最大的價值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