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May 18, 2018
啄木鳥協會—說故事耕耘心田 讓孩子變領導者
公益
May 18, 2018

2001年桃芝颱風重創花蓮,彭伯華、許夏蓮等5位媽媽集結起來,每周固定到災區說故事,撫慰孩子們的心靈,也在光復鄉種下了說故事的種子。之後,由故事媽媽起家的啄木鳥協會,持續以說故事深耕孩童、青少年的心田,在引導閱讀的同時,也引導出了他們的潛力。

17年前的5位故事媽媽,成了花蓮縣啄木鳥全人發展協會的雛形,協會發展至今,已轉型為社會企業,拓展出更多服務花東青少兒的計畫,但仍將偏鄉故事志工視為重要使命,除開辦故事志工培訓外,也到國中開設說故事社團,讓青少年學習說故事後,再回到小學母校講給學弟妹們聽。

演練故事 為孩子開啟閱讀的天空

每周一次的說故事時間,是許多小朋友的期待,故事媽媽帶來的不只是生動的故事,還有關懷與陪伴。45分鐘的說故事時間,故事志工會先以小活動「破冰」,之後講繪本故事,再引導孩子問問題,孩子們往往反應熱烈,搶著舉手,「阿姨我有!有碰過怪叔叔!」

啄木鳥協會總幹事彭伯華,長期擔任故事媽媽,也是推動故事志工培訓的關鍵人物,她表示,因缺少家庭的陪伴,偏鄉孩子對閱讀的興趣比較弱,然而閱讀會帶來很多好的影響,如果孩子喜歡閱讀,就能自學,表達能力、組織能力、想像力等也會進步,「所以故事志工要透過演練故事,讓孩子聽得津津有味,讓他們想去看書。」

故事志工持續不易 「需不斷培訓」

過去3屆培訓營,培訓了近40位故事媽媽,約6位持續說故事至今,彭伯華說,故事志工需要發自內心願意陪伴孩子,加上對東部婦女而言,經常要為生計而努力,來參加培訓的婦女都很願意學習,但能否持續就不一定了。

即便如此,過去的路沒有白走,「現在這些媽媽都在不同角落,只是人太少,真的需要不斷去培訓。」近7年,因協會要為轉型社會企業做準備,而暫停了培訓,今年重啟,要繼續傳承多年的說故事經驗。

付出也受惠的故事媽媽

其實不只聽故事的孩子,故事媽媽也是受惠者,彭伯華舉例,在培訓過的故事媽媽中,有兩個這樣的例子,一人原本不會說故事,後來成為能培訓志工的講師,另一人則是在參加培訓後,發現自己對幼教很有興趣,後來往幼教方面進修,「這些都是透過說故事啟發她們生命的例子。」

說故事社團 引出青少年潛力

在故事志工培訓中斷的7年間,彭伯華仍持續在國中開設說故事社團,其中最久的一間學校開了6個學期,還曾讓青少年用英文說故事,她說,偏鄉青少年表達能力比較弱,透過分組說故事給學弟妹們聽,可以訓練他們的思考、邏輯、團隊合作,也有助提升自信與發掘每個學生的特長,他們的成長不但明顯,而且超乎預期,「原本被動的學生變主動了,原本只是聽別人講話的,變成領導者了,他們的臨場反應、潛力、領導力都展現出來了。」

國中的大哥哥、大姊姊,也成了播種的園丁,彭伯華遇過一個學生,從小學二年級就開始聽故事,夢想自己以後也能說故事,升上國中後,他第一個加入說故事社團。曾受陪伴的孩子,長大後願意付出陪伴,不但形成正向循環,看他說故事時的表現,也讓彭伯華感受到他生命的改變。

讓說故事提升到生活層面

說故事還有另一種玩法,就是故事行銷,彭伯華解釋,社會上很多商品、品牌都是在講故事,她曾帶社團學生到超市去做「案例分析」,還有看微電影,去了解商品有什麼故事。學生練習故事行銷,學會了鑑賞商品的故事,也就讓說故事跳脫繪本,與生活、社會有連結。

和單純說繪本故事相比,故事行銷需要有更好的思考、組織、想像力,學生多次練習後,甚至可以即興說故事,她也曾讓國中二年級的學生,到啄木鳥協會的公益二手商店,以故事行銷協助銷售,不但達到目標金額,還超出許多。

點滴耕耘 故事田地上開花

培訓過多位故事媽媽,也讓許多青少年透過說故事成長,啄木鳥協會這些年來在光復鄉灑下了許多說故事的種子,「有些孩子回來會說,很懷念以前,以前學的對他們很有幫助,也有老師說過,你們是怎麼用一個社團改變了不講話的學生?」也許改變不算巨大,但聽見孩子、老師的回饋,也彷彿看見種子萌芽、開了幾朵小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