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
Nov 20, 2020
鄭性澤:冤獄5232天說不怨恨是假的,但我領悟到時機到了,什麼都會改變
有情人
Nov 20, 2020

鄭性澤,2002年因在台中十三姨KTV殺人事件現場,被冤枉成殺警兇手,獲判死刑。他入監15年,從未盼望過出獄一天,但經由羅秉成律師所領導的律師團、邱顯智律師等人奔走,2017年終於為他平反冤屈,結束整整5232天冤獄日子。鄭性澤出獄後便返回苗栗苑裡老家,陪七、八十歲的父母親彌補空缺,平日到田裡耕作,還擁有自己的有機品牌「進澤食光舖」、上國畫課、擔任邱顯智的國會助理,也曾參與拍MV、隨冤獄平反協會出國宣傳,日子不忙卻也充實。

  • 鄭性澤在家裡的農地當中,找到自己的小天地,對所有植物農作幾乎如數家珍,整個人低調又自在。

「我不是樂觀,而是只能向前看。」每次別人問我為什麼受了那麼大的冤屈還能笑笑過生活,我會這樣回答他。

老實說,在看守所那5232天,我的心裡不是沒有怨恨,但我知道怨恨沒有用,一個可能沒有明天的人,背負這些情緒,實在太沉重了。相同的,那時候我也不敢想未來能被平反的一天,一點點,都不敢想,就像台語有句「可以期待,不可妄想」很貼和我的心情,這種苦只有少數人能理解。而且,我在看守所那麼多年,知道外面有很多、很多人在為我奔波努力,但牽扯的層面太廣太深了,我真的不敢想,畢竟現實不會照著自己的期待走啊,所以,我不會想,父母來看守所看我的時候,我們也很有默契,不會聊過去跟未來,我們只聊當下。

現在我出來了,回頭看看,最初判我死刑的證據,跟現在還我清白的證據,都一樣,只是時空背景已經變了,結果也變了,所以我領悟到一個道理:時機到了,什麼都會改變。

介意是自己找的 過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還有人問我,出來後會不會覺得不適應?我覺得這點不會太難,一方面是因為我國中畢業後就開始工作了,在媽媽承包的遊樂園餐廳幫忙、到花蓮跟親戚賣雞鴨、在廟會和夜市擺攤,東跑西跑,社會歷練比較多,而且我只是一個平凡人,不是上流社會的人,沒有彎腰的困難啦。別人給我貼標籤「那個做冤獄的人」也不會介意,我跟你說,介意都是自己找的,過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經過這麼多事情,我只想回家陪伴父母,他們已經八、九十歲,雖然目前都很健康,但我非常珍惜在一起的時間,畢竟失去那十多年的時間,真是這輩子很深的遺憾。回家後,我承襲爸爸的農田,種有機米、各種蔬菜和水果,註冊商標「進澤米」做成產品,當作對父母「盡責」,對爸媽、這片土地「有愛耕作」。這些農事,我盡量一條龍自己做,也是對產品盡責任吧,雖然賺不到什麼錢,但做好這些事情,我很放心。

以後,我想在苑裡蓋一棟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房子,旁邊都是我種的水果和蔬菜,安安靜靜、自在舒服過日子。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