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
Jul 13, 2020
是黑手又怎樣?呂振裕拉小提琴、會說英泰德五種語言:「人不要畫地自限」
有情人
Jul 13, 2020

「我知道媒體找我,都是因為我是黑手,又拉小提琴,反差太大的緣故,但我只是想證明,小提琴不是只有穿燕尾服的人才能穿,人不要給自己畫地自限,當個井底之蛙。」

  • 有空的時間,呂振裕會拿起小提琴練習,雖然沒有高超炫技,古典名曲難不倒他。(圖片翻攝/YT影片)

我是呂振裕,今年68歲了,我是黑手。

其實我從20幾歲開始修發電機,從日本進口舊引擎跟發電機,再賣到泰國去,也曾經到德國去研習,你不要看我外表吃檳榔、做黑手,其實我覺得做什麼事就要像什麼樣子。

我學歷不高 但我會五種語言

我爸爸是日本京都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的,個性非常嚴謹,對我們三個兄弟嚴格得不得了,打罵都來,他叫我們腳踏實地,養成責任感,我想我都做到了,拚命賺錢養家,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不愁吃穿。我砸錢養小孩,請很多年英文家教,為了在琴房放三角鋼琴,打掉浴室讓琴可以進去,然後再把浴室補起來。

他們現在都發展得很好,女兒當音樂老師、英文老師,兒子畢業逢甲但打敗台清交的學生,錄取德國企業。

我栽培小孩,但沒有忘記栽培自己。雖然沒有讀什麼書,可是我對語文很有興趣,目前會英文、德文、泰文。我怎麼學英文?請英文家教、打電話去國外出版社買書,而且為了講英文,每個禮拜選一兩天去有外國人的酒吧,看到外國人就上前說「Can I buy you a drink?」,如果對方說好,我們就開始用英文聊天。

至於德文跟泰文,我都是在當地抓當地人練習。去德國研習三個月,同行空閒的時候都去玩,我想說與其玩樂,那我為什麼不投資自己?每天有空就去酒吧找外國人,花50克朗請他們教我德文,三個月後我會基本對話了,回來後也沒有忘記。

泰文更有趣,我每天去洗頭店三、四次,只為了跟洗頭妹妹學泰文,有時候還會帶書去問她們,反正我下定決心的事情都要學好就對了,而且這三種語言對我來說很有幫助。

32歲開始學小提琴:「只要開始,永遠都不嫌晚」

學小提琴的事情說來話長。小時候家裡務農,每到週末,我會帶收音機去農地幫忙,國一的時候,我不想聽賣藥廣告,轉來轉去,聽到古典樂,當時覺得那是什麼難聽的音樂?

過一陣子,聽到史特勞斯的圓舞曲、卡門,我就愛上交響樂跟歌劇了,到現在都沒有變,三不五時都能唱幾句。這些音樂真的很美妙,我到目前為止,每年都還很期待聽維也納新春音樂會,以前網路不發達就買碟子,現在就在網路上看。

我喜歡古典樂,但一直沒有學,直到32歲去德國出差的時候,看到一把8,000元美金的小提琴,沒有猶豫就買回家了,那時候我連五線譜都不會看,更不懂樂理,自己摸索拉了老半天拉不出聲音,去樂器行找老闆被笑說沒有開弓怎麼會有聲音,後來我也找音樂老師,一路學到50多歲。雖然我沒有成為什麼音樂大師,沒有華麗繁複的技巧,但我有空拉琴就很高興了。

上娛樂節目 被「玩弄」的感覺很不好

十幾年前,有一群外國人路過我的店,看我拉琴就錄成影片,然後我就上美國CNN新聞了。那是我第一次在媒體曝光,台灣媒體也來找我,所以我有很多機會認識不同朋友,不認識的人,寄水果給我,還有人專程從美國來看我,真的很好玩。

當然,我也上過娛樂節目,但印象實在不好,主持人跟來賓說我像「殺豬的」、「三七仔(皮條客台語)」,我當下聽了有點不舒服,覺得被玩弄了,反問「Am I look like a butcher?」,我不是稀罕有機會上節目,沒有必要被這樣對待,不過事情過了就好,不要放在心上。

最後,我覺得我這輩子,對得起自己和家人、父母,雖然無法成為專業音樂家有點遺憾,但現在還有很多想學習的事情,像現在我在打羽球、運動、跟朋友聊天泡茶,週末還會回雲林照顧果園,這樣就好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