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Jun 23, 2020
他讓抹茶山紅遍全球!愛上台灣的東京攝影師小林賢伍,因為「原住民」選擇留下
文青找A咖
Jun 23, 2020

IG爆紅「抹茶冰淇淋山」、「台灣撒哈拉沙漠」捧紅宜蘭五峰旗山、桃園草漯沙丘。2019年出版《台灣日記》的日本攝影師小林賢伍,今年4月還挑戰用中文主持旅遊節目《上山下海過一夜》。他的初衷是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美,透過他的作品,巧妙地拉近都市與部落、人與山林、台灣與世界的距離。

接受《Cheers》採訪時,剛好是旅台4週年。小林賢伍2016年因抱著感謝311大地震台灣伸出援手的心,跨越東京到台北的2,110公里,來台打工度假。沒想到原本的感恩逐漸變成愛戀,一留就是4年。

他不僅深入台灣秘境,認識的原住民朋友比在台日人還多,期間在東京、台灣還分別出版旅遊攝影作品,今年更是擔任旅遊節目主持人。不過,身兼多職的小林賢伍,最希望以攝影師的身份,向世界告訴台灣不為人知的美。

愛上原住民,因為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小林賢伍外型帥氣,聲線自然,在日本工作4年,擔任過時裝模特兒、在晴空塔當播音員與導覽,假日時搖身一變為得過獎項肯定的攝影師。規律上班、發展興趣,與許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樣,他並不討厭這樣的生活。

那為什麼想長留台灣?他的回答出人意料:「原住民。」甚至還說,「如果沒有原住民,我可能不會留在台灣。」遇上部落、見識到另一種生活的他,「回不去了,」

在東京淺草長大、工作,小林賢伍說,都市裡的人每天都很在意「數字」與「距離」。像是搭固定時刻的電車上下班、與人招呼時保有舒適的肢體間距。

而來到台灣以後,他反而深切感覺「當下」。小林賢伍補充:「山很美麗、人很親近。」第1年他來台時,參加花蓮阿美族部落豐年祭,著迷於原住民歌舞、部落人的親密。當時他幾乎不懂中文,身為攝影師的本能卻又催促他拍下珍貴的瞬間,所以主動搭訕部落居民。

本來抱著被拒絕的準備,沒想到就算語言不通,居民依然熱情邀請他參與,「當下我就覺得人跟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

爾後探訪部落的過程中,他深受原住民神話吸引,而且有些部落長老還懂得日文,「和自己有關係,讓我感覺很親切,」小林賢伍說。即使別的國家有原住民,但是台灣的部落保有日治時期的痕跡,讓他倍感有緣。

採訪時一身深藍,小林賢伍身上唯一的鮮豔色彩是右手腕藍、紅、黑、白交錯的手環。原來這是鄒族朋友致贈,他戴了1年多,甚至今年5月還發布與阿里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合作的短片,介紹阿里山與鄒族神話。

談話至此,小林賢伍獻寶似的從一旁取出剛來台灣時購入的錢包——它來自排灣族大鳥部落,足見部落在小林賢伍身上​刻下的印記。

獲得許可拍照的小林賢伍,停下踏足過25個國家的腳步,許下了一個心願:

我要告訴全世界台灣的美。

愛上山林,因為台灣與自然毗鄰

結束打工度假後,小林賢伍之後2年在台灣的日本企業工作,想要有更充裕的時間探索台灣。

在日本並不愛爬山的他,在假日時與朋友一起上山下海,驚訝於大自然與台灣都市如此靠近,相比日本,與山海的距離往往很遙遠。

他舉例,從東京到富士山,都要提前花上2-3天規劃,而台灣與山林的距離非常近,就算是離島的小琉球都能一日來回!

他做下總結:「比起日本,台灣的幸福點很多。」

他開始親近台灣山林,紅極一時的「抹茶山」、「台灣沙漠」都是這段期間的意外之喜。

「他的照片讓我驚豔,原來世界用不同角度看這麼真實,」《台灣日記》的譯者、現在擔任小林賢伍經紀人的林嘉慶自嘲是「不愛運動的台北俗」,自從因為小林賢伍認識更多沒有發現的台灣,他這個「台北俗」也願意一起往山林裡鑽。5月初,他還與小林賢伍等5位朋友一起前往宜蘭抹茶山淨山。

小林賢伍真心喜歡上了台灣的天、山、海,促使他今年決定接下旅遊節目主持人的工作。

辭掉日本企業的穩定工作時,他也心生猶豫過,不過,「我的個性好像沒有害怕,想做就去做了,」他說。為了心中「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願望,他決定挑戰自己。

今年才過了一半,小林賢伍就爬了15座山,就連主持節目以外的時候,他也會主動奔赴山林的懷抱。

愛上秘境,用快門創造認識台灣的捷徑

日本人了解的台灣,多半是有名觀光景點如阿里山、九份,而台灣實際上存在很多鮮為人知、卻不難抵達的秘境美景。

相較於愛上台灣的小林賢伍,台灣人非常喜歡日本,甚至許多人去過幾十次。

他分析,因為日本景觀、食物各地都大不同,因此每一次去日本都像是新的地點;而台灣從台北到台東,不僅吃的食物幾乎一樣,語言文化的差別也不大。

「但是,」他補充道:「不管是北海道還是沖繩,日本人的民族性都很類似。」可是台灣卻有原住民、客家人、閩南人等差異很大的族群,一起和諧的居住在這座小島,這正是吸引他長居的特殊之處。

點開4.2萬人按讚的Facebook、2.5萬人追蹤的Instagram,很難不被小林賢伍眼中的台灣吸引。

他幾乎都是親自以中文撰寫文案、加上採訪時幾乎全以中文對談,記者稱讚他中文流利,問他有學習訣竅嗎?「沒有呀,多和朋友聊天、喜歡就可以學好,」他很苦惱似的偏了偏頭回答,始終認為中文還不夠好。

曾經說過「一個人什麼事也做不了」的小林賢伍,知道自己不愛台灣食物——住在台灣4年,始終無法承認自己喜歡複雜的香料、甜鹹混合的風味——因此無法紀錄台灣美食;即使媽媽是歷史老師,對台灣在地的歷史也無法如數家珍,他能做的,就是用手中的相機、一雙腳、不怕被拒絕的開口勇氣,記錄他眼中台灣不為人知的美傳遞給日本與全世界。

人與自然,喜歡拍攝哪種主題?小林賢伍毫不猶豫說「自然。」在他眼裡,大自然是最棒的主角,而他拍下的照片裡,「光」與「希望」是永恆的主題。

在台灣的下一步,小林賢伍透露,明年初會有一本「天空」主題的書籍出版。

採訪最後,恰好下一個行程都要趕到信義區。當記者問他喜歡信義區嗎?他不假思索答道:「喜歡。」

東京長大、立足過晴空塔、也是個看過都會繁華的大男孩,小林賢伍曾安於日本人的禮貌與距離;來到台灣後,他沈浸山林、探索秘境,享受與部落朋友親密相處,卻也喜歡都市。

在他身上,台灣與世界、人與山林、都市與部落,沒有距離。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