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y 22, 2020
ICU醫生陳志金身上流著母親體貼細緻的血液,每天都在跟死神搶病人
太人物
May 22, 2020

今年一月底台灣出現第一位新冠肺炎確診病患時,臉書紅人「ICU醫生陳志金」觀察人民對未知產生恐懼,而有獵巫行為,他為此發表「新冠肺炎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性」文章,當時獲得460萬的觸及率。他怎麼解讀這個令人嫉妒眼紅的數字?「越多人看到,就有可能影響更多人。」間接詮釋臉書平台不是他的個人秀場域,反而是他殷切建立良好醫病關係的地方。

  • 今年3月,陳志金的新書《ICU重症醫療現場》,不僅記錄二十年來的重症醫師經驗,也把醫病之間的交流情感刻劃地非常深刻好看。

台南奇美醫院的ICU重症病房醫師陳志金,穿著潔白英挺的醫師袍,灰白黑色的中分頭型梳得一絲不苟,給人印象除了專業,便是嚴肅。不過,他一開口就「破功」,面對重症病人兩成死亡的沈重數字,他顯得更謙卑,推動「醫病共享決策」,溫和堅定地引領病人與家屬抵達生命終點,「當醫生二三十年,從病人與家屬身上我學到很多,還傳承我母親體貼人的個性吧。」

他來自馬來西亞 帶著失去母親的遺憾來台灣念書

陳志金來自馬來西亞,父親以打工維生,與家人相處時間不多,而母親患二尖瓣膜脫垂,體弱偶爾打零工,家境辛苦但還撐得下去。他是長子,期許自己努力念書,不辜負爸爸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阿金讀書錢」,希望能為父母親分擔壓力,也因此養成他早熟敏感且體貼的個性。

他分享,以前學費都靠校長、老師與其他貴人募款資助,包括大學來台灣念醫學系,募得每年八萬塊獎學金,他感懷地說:「其實我們家沒有錢讓我繼續念書,都是靠老師幫忙才有辦法念到大學。我當時只會念書,與人來往的經驗不多,所以最想讀工程系,新加坡、美國、澳洲的學費太貴,因此決定來台灣念醫學院,一方面是學費相對能負擔,另一方面是我想了解母親病逝的原因。」

  • 陳志金的母親在離世前兩年曾獨自到檳城旅行,母親的「畢業旅行」照片對他而言非常珍貴。

母親病逝時,陳志金只有17歲,她的早逝對他來說是沉重的打擊,至今心中仍有遺憾。他說,陪媽媽坐一個小時的車去看病,醫生只會給兩個英文字,再多就沒有,年幼的他對一切都很茫然,不知道誰可以依靠;等了兩年,媽媽終於獲得換心臟瓣膜的機會,「馬來西亞醫療是公醫制,看病不需要花錢,但看病需要等很久,例如香港公立醫院等一個關節手術可能要十年!我們等了兩年,可惜她卻在手術前一天過世了。」而他帶著這份遺憾,飄洋過海來台灣念書。

陳志金台大醫學系畢業後,選擇留在台灣落地生根,沒有回家鄉服務與兩次機緣有關,一次是大四時,馬國宣布承認台灣醫學系的學歷,第二則是畢業前,台灣政府宣布僑生畢業後可以續留台灣學習專科醫師訓練。於是,他這一待就是30年,「我真的很喜歡台灣人的善良,這裡沒有種族歧視,社會風氣又民主又自由,如果你去過其他國家,就知道這些有多可貴。」

  • 陳志金面上嚴肅,其實本性熱血活潑也擅於帶動氣氛,有他在的地方像家。

因為年輕又白目 他有機會改變自己的醫病關係

詢問陳志金從醫後,如何從不擅人際變成事事貼心細緻的人,他娓娓說出住院醫師時期「白目」的慘痛經歷。

住院醫師第二年,他負責的一位病人老太太,身體狀況好轉準備轉出加護病房,不過老太太的女兒拒絕讓母親轉到一般病房的原床,因為她覺得母親的病情會惡化,是因為受到隔壁床病人的傳染。「我那時候年輕又講求實證,為了打臉家屬的說法,就去查證隔壁床是得了什麼病?給果發現兩個人身上長的細菌根本不一樣,而且老太太長的細菌是多重抗藥性細菌。我跟她女兒說了,她還是聽不下去。結果我就很白目的說出,如果要擔心傳染,應該是隔壁床比較要擔心被她母親傳染!當然,我說完就後悔了!但是,她馬上拍桌子,指著我的鼻子大罵我沒有醫德!我當時被她嚇壞了,一方面很害怕她會告我,一方面也開始思考,有些話即使是事實,如果對醫病關係是沒有幫助的,還是要忍住不能說。」

經過這次事件,他開始思索醫生與病人、家屬的關係,後來到奇美醫院就職時,也因緣際會推動「醫病共享決策」制度,醫護人員會細細分享病人狀況,建議醫治方法,協助家屬做決定,「有個正式統計顯示,重症病房的病人一到兩成會死亡,你想想,我們的責任很重,但是家屬的身心壓力也很大,他們不是一般病人家屬啊,情緒緊張、焦慮不安、愧疚自責都是很正常的,我們可以客觀分享病況,安撫他們的情緒,解除他們自責,也能藉此建立醫病之間的信任感,很多衝突就會迎刃而解。」

「我母親影響我很深,從我懂事以來,看她總是細心顧及別人的情緒,現在看來有好有壞,但是我母親的一部分流傳在我身上,我也運用在病人和家屬身上。」

因為團隊細心且不放棄 破解病人昏迷之謎

有一年,重症加護病房來了一位中年女子,眼睛睜不開、手腳不能動,呈現昏迷狀態,整個醫療團隊都在努力找病因,而有一部分家屬在考慮要不要放棄,幸好丈夫跟女兒信任團隊,堅持不放棄,「我們護理師發現她的意識其實是清醒的,聽得見聲音只是無法動彈,後來也發現她的腳底有反應,經過溝通後,找到原來是吃到藏有肉毒桿菌的食物才生病,是罕見的肉毒桿菌中毒。」

陳志金與家屬保證團隊可以醫治病人,最多氣切、復健四到五個月,病人就能站起來走路。「我們的護理師很有耐心,也很細心才能發現這些細節呀,幾個月後病人來複診時,特地來重症加護病房謝謝團隊,我們也變成好朋友,中秋節跟過年都聚在一起。」

  • 陳志金獲得2018年國家醫療品質獎,當時由時任副總統陳建仁頒發獎項給他。

醫生也有低潮期 現在要彌補過去失去的時光

然而,陳志金「搞操煩」的個性也曾讓他歷經低潮期。

他說自己的個性走重症非常痛苦,值班時不厭其煩與家屬溝通、研究病患病徵,回家後手機不離身,身上也隨時準備一張A4紙,上面記錄病人資料,以備不時之需,「我已經有十幾年沒有踏出台南了,跟家人吃飯吃到一半、看電影看到一半、睡覺睡到一半都會看手機,就怕漏接醫院的訊息。」

長達十年時間,他幾乎要被壓力壓垮,每天帶著恐懼回家,「當時孩子還小,我也曾錄音給他,我不怕死,只會擔心家人的心情與生活。」幸而他也藉著醫病共享決策當中,療癒了自己,「我學習信任團隊,放假時盡量讓自己的生活比較有品質。」

他笑著分享,以前只懂得念書、擔心病人,錯過許多興趣和體驗,現在想彌補那段空缺的時光,他運動、寫作、做家鄉菜解鄉愁,找回生活的餘裕。「我以前羨慕過同期同學開名車住豪宅,但我回顧這幾十年的生活,才發現自己獲得很多,希望自己能保持熱血呀!」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