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May 21, 2020
當演員之前,曾以為自己就是做工的料 金鐘視帝李銘順:因工作感到痛苦時,就是在進步的象徵
文青找A咖
May 21, 2020

李銘順與「做工的人」之間,距離遠比影迷想像中更近。他說,不僅童年玩伴的哥哥、父親,很多都在做工,就連他自己,18歲後在各種工廠打雜工也過了好幾年。他說,「我很了解對做工的人來說,所謂投入,就是不在乎自己的身體。」

  • (圖片來源/結果娛樂)

「做工的人」這4個字,對李銘順有很多不同的意義,是他最新的電視劇作品;是年少時李銘順的寫照;也是萬一當年李銘順沒有成為演員,問他會做什麼事時,他哈哈一笑給出的答案。

在《做工的人》一劇中,由鐵工李銘順、板模包商游安順、怪手薛仕凌,三名工人好友所組成的「噗嚨共」,每天除了做工之外,就是想盡方法賺錢搏翻身。荒誕的小人物狂想,笑點十足。而李銘順最令人驚豔的,除了他活靈活現的演出,莫過於那一口十足接地氣的台語。

「表演一定要把『演』字拿掉,台詞不能靠背的,」李銘順說。為此,他在進劇組前2個月,特地找了台語老師錄台詞給他聽,每天練習。

要揣摩社會底層小人物的生活,想必是演出中難度最高的部分?但令人意外的是,明星光環背後,李銘順與「做工的人」之間,距離遠比影迷想像中更近。

他說,不僅童年玩伴的哥哥、父親,很多都在做工,就連他自己,18歲後在各種工廠打雜工也過了好幾年。「所以我的手和腳都很粗糙,」他說,「我很了解對做工的人來說,所謂投入,就是不在乎自己的身體。」

工要做,但夢也要做,哪怕旁人眼中這夢想看來再荒謬、再不切實際。不做,怎麼知道不會成真?李銘順說,這是他最想透過劇中角色帶給觀眾的訊息,但實際上,從只有中學畢業「做工的人」到成為演員、主持人、金鐘視帝,李銘順自己,也是「有夢敢追、終於成真」的最佳寫照。

Q:為什麼會想接下《做工的人》這角色? 

這個角色太吸引我了,他話很多、台詞又很好笑,而且不管生活怎麼刻苦、下班後怎麼疲憊,為了實現自己的發財夢,永遠都對生活很有激情,他是個快樂的人。

  • (圖片提供/結果娛樂)

Q:這個角色最挑戰你的部分是?你做了哪些功課去克服? 

最難應該是台語吧!雖然在新加坡也會講福建話,但不像台灣人台語可以講很溜,而且工人們講話的「氣口(台語)」跟一般人講台語又有點不同。我之前會避免接要大量講台語的角色,但這個角色真的太吸引我了。

台詞不是硬背就可以,硬背的話一定會「出戲」,而是要讓語言融入生活。所以我請劇組的台語老師錄下台詞,在新加坡的時候,我每天聽、每天聽,等到對台語有感覺才開始進劇組。加上這個角色節奏很快,講話快、思考也快,每一場戲都要保持這樣的快節奏,是個挑戰。

Q:在出道前你也曾是「做工的人」?請聊聊這段經歷。

小時候家中沒有多餘的錢,所以我從12歲還在讀書時,就到外面打工,從小就有「你想要什麼,就自己去賺」的想法。

一直邊工作、邊讀書到18歲畢業之後,就沒有繼續讀書,而是離開馬來西亞到新加坡的工廠做工,也做過豬肉攤、火炭公司,什麼工都做。我現在的手跟腳都是很粗的,是那6年做工的關係。

雖然我以前的工作沒有戲裡工人來的辛苦,但這些經歷對我演這個角色有很大的幫助,我很理解為什麼做工的人不去顧外表,甚至不會顧身體的病痛,因為你怕髒、怕痛就做不了工,而工人只要一投入工作,就不會太在乎自己身體的病痛。

Q:在當散工的這段時間,是你人生最辛苦的時候嗎?

我覺得當時一點也不辛苦,反而還很快樂,因為做工有錢嘛!可以自給自足,還能繳學費,而且想吃什麼就去買。

那真是一種很好的鍛鍊,要什麼就自己去爭取,而且練成你把我丟在哪裡我都能自己生存的本領。

Q:從散工到演員,這中間你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轉行?

不管是當模特兒或當演員,都是我身邊的人拉我去的。

其實我一直不太敢做這種夢,因為我覺得我不夠格啊!當時只會做工,加上學歷不高、很沒自信,覺得自己只是一個空殼,我當時是害怕的。

所以我朋友找我去當模特兒,我還想說不要,去選還要給錢耶!當時我沒有錢呀,後來才被朋友說服。

進演藝圈也是,是我朋友主動幫我拿資料給新傳媒的總監看,那總監就希望我去拍戲,我說我不要,一直推辭。我說我不想做這行,我都回家鄉了,他還是打電話來,我才想說去參加看看徵選比賽,最後才進來演藝圈的。

  • (圖片來源/結果娛樂)

Q:在當演員之後曾迷惘、想放棄嗎?

有!剛進演藝圈的時候,本來是想放棄的,而且身邊的人有支持你進演藝圈的、也有不支持的,也有人勸我要去找一個能穩定、能持久的工作。加上我小時候的環境跟演戲完全沒有關係,我剛進這行時,很不習慣,劇本只能看懂50%,其他都看不懂,每天上班對我來說,都是很痛苦的。

當時,一部劇本我要讀一個禮拜才能讀熟,那時候很痛苦又睡不好,但可能是性格的關係吧!每當一個工作開始了,我就會埋頭去做。我在工廠做了6年,所以演戲我也是堅持了6、7年。後來的我才開始享受工作,也才知道我們這行跟別行一樣,也是可以持久的,而且要付出一定的努力才會有成績。

這個成績不是所謂的你會不會紅,而是你在演戲時能呈現多少面向。

Q:從痛苦到享受工作的關鍵是?

當我那6年因工作感到痛苦的時候,就是開始在進步的時候。

當時我的語言進步了、台詞功力也進步了,但我沒有特別去想,只是埋頭苦幹去做好它。

雖然當時很努力,但就是沒有信心。沒有信心的時候,你不是投入工作,是在硬做。完全沒有去感受演戲的魅力,去享受它。

最記得的是,當時我在中國碰到一個香港導演,他只是跟我聊半個小時,我就開竅了。以後我演戲都有靈感,不是靠硬想出來的。靈感要在你最放鬆的時候,它才會來,那時候開始,我就愛上這個工作了。

Q:演員對現階段的你來說,有著什麼意義? 

我覺得是跟「角色共存」吧!這個階段比起年輕時,我更享受演戲。有了歲月累積、生活經驗,我不怕老,也接受身體所產生的變化,因爲它能運用在演戲中,就能將表演的「演」去掉,有現階段的「真實狀態」在裡面。這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真」,而不是做戲做出來的。

演員這份工作是可以做很久的,是一門自己的生意,要自己去掌控、成長、醞釀跟累積。

Q:回到《做工的人》,最希望觀眾看到你這個角色感受、得到什麼?

有夢就要去想,雖然他的夢想旁人看起來不可思議,覺得不可能,但他有膽量去想。我相信很多成功的人都是因為他敢想、敢做,才會成功。

Q:你希望觀眾在看到「李銘順」這個名字時,內心會想起什麼?

只要他們心裡想:我喜歡看他演戲。勾起他們想看戲的感覺,我就很滿足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