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May 20, 2020
愛喝手搖飲、嘗試吃檳榔 寶島水哥李英宏唱出查埔人豪爽「水氣」
文青找A咖
May 20, 2020

以〈台北直直撞〉撞出個人濃厚色彩的李英宏aka Didilong,把台式嘻哈混搭在地復古元素,創造獨有音樂與美學風格,不但讓「台味」變成時尚新潮流,也成功獲得金曲入圍殊榮,更以《誰先愛上他的》的主題曲〈峇里島〉奪下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李英宏儼然成為台灣新一代最帥、最潮台客。


時隔兩年,時髦台客進化成寶島水哥,再次以復古聲響伴隨獨特個人視角,拼湊出屬於台灣元素的珍品物種,不過這次水哥不耍帥,反而要告訴大家豪爽「水氣」的生活態度。 

  • 李英宏以一首〈台北直直撞〉紅遍大街小巷。

什麼是水哥?最率性的寶島台味精神

水哥一詞如何誕生?李英宏笑說:「最早是跟朋友聊天都會互相稱讚『ㄟ~水喔!』進而發展成水哥的稱號。」他解釋,水哥就是一種台灣在地精神,沒有一定風格設限,甚至是一種態度,例如有些人直率愛交朋友,不拘泥的生活細節,出門大方豪爽請客吃飯等,如同大家說的「水氣」,給人自在瀟灑的感覺,因此每個人對於水哥的Style都有不同見解,但都是寶島特有文化。

至於李英宏是哪種水哥?他分享自己熱愛喝手搖飲料,也大膽嘗試吃檳榔,這兩種獨特飲食文化,都是台灣專屬的在地色彩,於是他特別融入歌詞,結合創意音樂節奏,打造屬於水哥的漂泊感。對於檳榔的體驗,李英宏也不吝嗇解釋菁仔跟幼仔的不同,「菁仔比較甜,幼仔的葉子比較正港,但味道比較重,後勁衝擊會更大,兩種吃起來都有發熱提神效果。」

「水哥不耍帥,水哥就是帥」是李英宏給水哥最佳註解,在他心目中的最佳水哥代表是伍佰,他說:「伍佰老師自身富含深厚的文化底蘊,加上舞台態度魅力,讓人感受滿溢男性費洛蒙噴發,絕對是台灣最帥水哥。」

李英宏:我在蘆洲學會什麼叫生活

距離李英宏上一張專輯也隔四年之久,中間與不少歌手跨刀合作,還參與電影《誰先愛上他的》電影配樂製作,並以主題曲〈峇里島〉躍上金馬,回顧這段期間的經歷,李英宏體認到自我飆速成長,卻也害怕飛快的名氣讓心態迷失,於是他決定放慢腳步製作第二張專輯,不僅對「生活」重新定義,藉由電影配樂製作的經驗,讓他在處理情感面也更具細膩,其中一首〈蘆樂佛尼亞〉更是專輯水哥誕生的起源。

上一張專輯高唱〈台北直直撞〉,這回跨過淡水河來到新北蘆洲,以美國加州為靈感,把這座城市打造成陽光普照的〈蘆樂佛尼亞〉。事實上李英宏曾在這邊實際獨自生活三年,並且擁有很多第一次經驗,包含第一次搬出來住,第一次照顧自己的生活,第一次負擔自己的經濟,也是第一次學習獨立,因此他對蘆洲有種特別情感。

「很多人聽到蘆洲第一反應都是『好遠』,但它其實是一個很都會的地區,離士林、三重也很近,在那邊我讓自己變得認真生活、有目標、有熱情。」所謂「認真生活」,李英宏笑說就是好好照顧自己的人生,回想當初發第一張專輯時,還沒有什麼存款,所以在生活上除了認真做音樂外,也很實在去看待各種大小事。

「那時候洗面乳就算用完了,我還會拿小刀割開繼續用,對我來說這不是小氣,而是知道還可以用,就應該使用到最後,以前我住家裡可能會直接丟棄,但在那段期間,許多生活上的大小事,反而變得很在意,甚至還會從五樓衝下去追垃圾車。」

想起在蘆洲的居住生活,李英宏體認單純、珍貴,剛搬去時只有一張床和桌子,雖然簡單但可以做音樂就好,隨後日子久了東西越來越多,就連當時撿來的櫃子到現在都還留著,時常提醒他曾經努力生活過,也讓自己回到當時單純做音樂的初衷。這段生活累積,造就〈蘆樂佛尼亞〉的開端,也成為灌溉水哥的養分。

水哥水妹來鬥陣!一張專屬水哥浪漫的專輯
  • 李英宏《水哥2020》專輯封面。

李英宏把蘆洲生活的養分,化作專輯靈感來源,也以這股台灣特有的水哥精神作為主軸,籌備兩年終於完成充滿台式浪漫色彩的作品,再度擔任製作的人的他,除了必須跟自我創作內心拔河,還得思考音樂的最佳呈現方式,於是他找來多位水哥共同助陣,包含蛋堡、馬念先、Leo王、李權哲等,李英宏說這些人都是最早就設定想合作的對象,藉由他們不同浪漫因子,碰撞出每位水哥朵朵心花。

開場同名曲〈水哥〉再次由蛋堡饒舌幫腔,除了提到手搖、檳榔等在地飲食文化,還把藍波、洛基、李麥克融入台式放客樂風,橫跨水哥們的文化集體記憶。鍾情80年代文化的馬念先,則以老司機之姿為夜生活點綴「瞎趴」的色彩,李英宏說,「我跟馬尿喜歡的東西很相近,所以很早就鎖定要跟他合作,他就是一位浪漫水哥,很Chill、活在當下,錄音過程也很順利。」

與金曲歌王Leo王合作的〈以黑擊黑〉雖然是一首廣告歌,但歌詞攤開也端詳兩人唱出厭世代的無奈心聲。另一位水哥李權哲被李英宏形容是「氣味相投」的合作,兩人攜手編曲打造BL式夢幻泡沫感,宛如紮入開襟襯衫與墨鏡,叼著一根牙籤瀟灑走在大街。

除了一群水哥相挺,專輯還有一位包辦整張專輯的神祕合音Brandy,酥麻聲線注入不同性感層次。曾與阿爆組團也獲得金曲殊榮的她,近年多以合音為主,與李英宏相識超過十年,從上一張專輯就開始合作,兩人彼此的默契,不用太多言談就能意會。「我跟Brandy合作,她總能在最快時間知道我要什麼,這種默契也建立在日常生活,有時我用音樂跟她開玩笑,她立刻就能聽出來,能擁有這種交心朋友其實很珍貴。」抓耳的合音,為專輯調味更多色彩,也讓Brandy被形容是重要功臣的水妹。

  • 李英宏常與不同歌手合作,激發創作火花,圖右為LEO王。(圖片來源/李英宏粉絲專頁)

「無經驗可」藍領階級的情感鄉愁

在李英宏發片之前,曾挑戰各種工作,包含到工地做工,他把這段特別經歷,譜寫成新作〈無經驗可〉,成為大城市裡汲汲營營藍領階級的情緒出口。「我爸媽都是藍領出身,他們不會要我成為社會菁英,只求工作安穩,不會肚子餓就好,所以早期的確體驗很多不同工作,也去工地幫人家搬東西,雖然很累但可以賺很多錢。」

李英宏回憶著以前最喜歡看街上小廣告上「無經驗可」四個字,他認為有很多發揮空間,不全然講工作,而是一種HUSTLE的精神。「這個社會很多底層人物都是以這樣的態度在做活,例如八大行業,就是社會小人物的縮影,大家汲汲營營工作,目的都很簡單,就是為自我生存而活,總歸一句『大家都要吃飯!』」

他還舉出這首歌受到劉德華早期主演的港片《五億探長雷洛傳》影響,電影最後他問管家一句話:「你知道我們人的一生都在追求什麼嗎?追求吃飯。」短短一句話也點醒李英宏。

做出更生活化的國台語音樂

2016年的〈台北直直撞〉讓李英宏撞出名氣,也撞出另類台語嘻哈樂風,更一度被拿來跟林強比較,他表示自己是聽伍佰的歌長大,比較受到他的風格啟發,直到大學才開始了解林強的創作,並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

「剛發片的時候,大家把我冠上台語嘻哈歌手,但我不全然只想做全台語歌,反而想讓國台語融合,成為雙聲道的作品,可以很生活日常,不用受到語言限制。」李英宏也透露自己鍾情70年代的國語歌,鄧麗君、高凌風、余天都在他的播放清單,如果把這些音樂節奏融合現代旋律,混搭加入台語歌詞,都是讓人玩味的作品。

他還說:「台語這東西很妙,當它變潮的時候,大家會爭說誰才懂,很多人會挑剔念法,但我不是這一派,我喜歡用最自然的方式呈現,除非是專有名詞,會找專家研究,最早也有人會糾正我的發音不標準,但那就是我生活的方式,透過我的嘻哈音樂背景,都是一種音樂融合。」

至於最近因為疫情關係,看到不少歌手紛紛開啟Vlog頻道,一度也讓李英宏想嘗試,但卻在心裡掙扎許久,對他來說如果做了就可能變成「網紅」,而不是做音樂,所以他會喘息一下改看別的影片。

他笑說在深夜最喜歡看印度瑜珈大師的YouTube頻道,教你怎麼喝水,滋養心靈,看來水哥的內心世界,也在尋找一個自我平靜的靈魂。

《水哥 2020》全專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