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y 25, 2020
戒菸、吃素關懷土地 饒舌界校長大支的音樂之路:「人生教你妥協,但靈魂不能犧牲」
太人物
May 25, 2020

31度的午後艷陽,台南國華街瀰漫各式小吃香氣,遠方一台摩托車駛來,車上的身影壯碩,雙手佈滿刺青,他是台灣饒舌界的校長——大支。


時常以音樂針砭時事的大支,看似強悍,實則柔軟而細膩,所有苦難在他筆下成了一個個韻腳,直搗人心。

台南出身 對土地的愛是初衷

大支是典型的台南囝仔,說著一口流利台語,對養育他的土地懷抱深情。到了青春期,他在紅遍街頭巷尾的舞曲大帝國合輯裡,對嘻哈一見鍾情。

十七歲,他開始將自己的語言和饒舌結合,藉此為不公發聲,這條創作之路,一走,就是二十年。

回首大支的音樂歷程,並非一帆風順。2002年在Pub表演,被魔岩音樂相中,發行第一張專輯,前所未見的音樂型態,為市場投下一顆震撼彈,那時還是大學生的他,要多瘋狂就多瘋狂。

未料不久後,魔岩被併入滾石音樂體制下,原先的後盾沒了,典型唱片業又對社會議題較為感冒,大支不願妥協,於是漸行漸遠,不再迷戀台北的燈紅酒綠,包袱款款,回到家鄉台南繼續創作。

歷經人生轉折期 達賴喇嘛一語道破

發行第二張專輯,已是九年後的事。九年之間,大支從未停止對饒舌的熱情,卻對大是大非有了更深的體悟。

他把菸熄了,認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不願再把時間和金錢花在這較無益處的行為上;也開始信仰佛教,將四聖諦「苦集滅道」視為座右銘刺在左手,時刻提醒自己:要努力修道,把苦滅掉。

  • 大支將「苦集滅道」四字視為座右銘並刺在手上。(攝影/李政屏)

他也開始關懷動物權益,進而吃素,在領養了第一隻貓咪後,寫下〈屠宰場之窗〉,願這首歌成為領頭羊,能影響一個是一個。大支說,希望有一天,地球上的生物都可以像鄰居一樣,和平地住在這個星球。

成長總是無形累積的,歲月風霜在心裡落下一粒粒塵埃,從而慢慢改變。然而追求理想,從來就不是件易事。大支和一般人一樣,會苦惱,也會鑽牛角尖。怎麼辦?於是他親自拜訪達賴喇嘛,請求開示:

做對的事情就好,不要去想能改變多少,那不是思考的重點。對的事情,就算只完成一部分,也算是一種成就。

大支茅塞頓開,受用至今,也將這段畫面放在歌曲〈人〉MV末段,點醒眾生。

  • 大支曾與達賴喇嘛合作。(圖片來源/大支Facebook)

從社會到政治 靈魂是嘻哈最不可或缺的要素

大支交友廣闊,從樸實的市井小民、饒舌班年輕世代,到社會底層那些沒能被接住的人。他走進一個個故事裡,開啟對話,再用一段段快嘴,緩慢道出那些晦暗的現實。

〈兄弟〉這首歌,講的就是因走上歹路而後悔莫及的一生,MV全由真正的「兄弟」出演,無須揣摩,畫面就是他們的日常,荷槍實彈、電光火石。

但大支終究想勸人回頭,因此片中角色結局不是被殺,就是伏法,希望藉此告訴迷途羔羊:唯有早日回頭,才能安穩過一生。

  • 〈兄弟〉MV皆由真正的「兄弟」出演,畫面相當真實。(圖片來源/YouTube)

無法對壓迫視而不見的他,也積極關心政治,從2014年的太陽花,到香港反送中,都成了寫歌題材,一句句鏗鏘有力的歌詞,凝聚的是追求自由的信念。

今年肺炎疫情爆發,大支也寫了首〈XJP Virus〉批判中共政權隱匿疫情,同時看到某些藝人被批淪為中國大外宣,更讓他對「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這句話難以認同。

大支認為,身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應該謹慎思考自己想帶給下一代什麼觀念,人生在世,總有需要妥協的時候,但靈魂不能犧牲。「難道,價格真的遠大於價值嗎?」他的叩問在台灣人心裡泛起一道道漣漪,不言自明。

在質疑中壯大 從不停止前進

敢言敢行的他,自然招來不少耳語和質疑,但他始終只聽心裡的聲音,朝山頂前進,這在他與西洋傳奇饒舌歌手Nas合作歌曲〈不聽〉中,即可窺見。

大支從小聽Nas的歌長大,也是因為他才開始創作,當拋出想與偶像合作的願景時,旁人只笑他痴人說夢,但最後,他真的做到了。「我想用這首歌告訴大家,只要你夠執著,並按部就班努力去做,沒有什麼不可能。」大支說起這段回憶,眼裡仍滿是光芒。

從起初的一支獨秀,到現在饒舌樂壇百花齊放,嘻哈文化在台灣漸受重視,大支樂見其成之餘,也在一波波新秀的海湧中順應進化,站穩腳步。

唱英文前,他會向外國朋友請益發音;旋律不足之處,便尋求專業指導;肢體語言不夠豐富,就向舞蹈老師討教。直到現在,大支一天當中精進自己的時間,仍佔了十幾小時。

正因如此,每次推出專輯,總能見到大支的轉變。他認為,創作應是全面性且不可間斷的,不要被擅長的風格困住,偶爾跳脫舒適圈,挑戰不同的主題、語言,才能帶給聽眾新的東西;加上台灣的優勢即為軟實力,應善加運用思想的自由度,雖是老調重彈了,但比較排場大小確實無意義,歌曲的題材切點能讓人驚豔,才叫做真功夫。

  • 大支的饒舌之路已走了二十年,如今仍持續精進自己。(攝影/李政屏)

「我很幸運,很感謝老天賞口飯吃」

回想當年,大支和好友熱狗剛開始創作時,望著一整排唱片,心想如果都是台灣饒舌,那該多好;現在,夢想已然成真,無論是喜歡哪種嘻哈曲風的聽眾,都能在形形色色的台灣饒舌歌手裡,找到心之所向。

市場成熟了,才會有這樣的多元性,而大支身為中流砥柱,他自認自己很努力,也很幸運,每天早上睜開眼睛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饒舌;活到現在唯一做過的工作,就是音樂。

滿足如他,分享完此生最愛的事情後,又跳上摩托車,前往下一個行程,繼續耕耘他的饒舌田地。

二十年了,大支還在前進,並且,會一直走下去。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