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Apr 28, 2020
百合花樂團:傳統音樂與搖滾的交疊灌溉,為台語創作開出不一樣的芬芳
太人物
Apr 28, 2020

去年金音獎,有個樂團一連抱走「最佳新人(團)」及「最佳搖滾專輯」兩大獎項,仔細聆聽他們的音樂,有著電子、搖滾的新潮變異,也有傳統樂器的慢條斯理,層層堆疊碰撞,卻絲毫不違和,反倒讓人屢屢稱奇。


這個樂團,就是百合花。

2011年成立的百合花樂團,共有三名成員:主唱奕碩、bass手威佐,以及近期剛加入的鼓手筱芸。百合花的歌,幾乎都是由奕碩獨自創作,完成將近八成後,再和團員討論,進而修改細節。

融合南北管傳統音樂 下功夫學習台語

百合花的歌曲裡,不時會出現南北管傳統樂器如嗩吶、鑼鼓等,配上古調、童謠,相當有記憶點。

奕碩從大學時期開始學習南管,自此踏上傳統音樂創作之路,最初以純音樂為主,後來才加入人聲,時而低聲呢喃、時而高亢吼叫,古與古的結合,讓台語歌有了不同的樣貌。

語言百百種,為何會選擇台語?奕碩說,以音樂創作而言,語言的掌握度很重要,使用華語唱歌時,他總覺得有些東西「過不去」,沒辦法唱出想要的感覺,加上本身喜歡傳統文化,就一直往過去找,最後發現,台語是最適合自己的。

  • 主唱奕碩相當喜歡傳統文化。(圖片來源/百合花Facebook)

不過,其實團員們原本台語都不是太好,但憑著一股想做的衝勁,開始去接觸各式各樣的本土痕跡,「打個比方好了,我認爲台語要好,不能只靠看《公視台語台》,你得去看三十年前的電影,或二十年前的廣播劇,因為不同時代的人,台語掌握度也會跟著改變。」奕碩說道。

奕碩從吳樂天的廣播劇、黑白電影《王哥柳哥遊台灣》到八〇年代的《豬哥亮歌廳秀》等不同時期的代表作中,觀察當時明星說話的氣口,從而習得台語發音技巧;音樂方面,除了現代創作者如伍佰、流氓阿德,他也聽早期歌手像郭金發、陳芬蘭及郭大誠等人,奕碩認為,那個時代的歌曲帶有整體社會氛圍的底蘊,詞彙量也較多,更能有所收穫。

〈一枝草〉翻轉台語歌曲性別結構 唱出傳統女性之苦

阮腹肚內是你的囝,你毋知影,只好我家己來擔……

除了喜歡研究台灣早期作品外,傳統性別題材也成了創作靈感來源。如專輯中的歌曲〈一枝草〉,講的就是舊時代女性在感情上所面臨的掙扎

懷了孩子,卻沒能讓對方知道,只得自己承受一切,「一枝草一點露」說得容易,當時的女人卻總是為了各種不公而受苦,甚至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

  • 《一枝草》MV。(圖片來源/YouTube)

天,真的無絕人之路嗎?奕碩把台灣傳統女性最沉痛的叩問,全都寫進〈一枝草〉裡。為了讓聽眾更明白這首歌的意境,還在中間加入口白,特地揣摩證嚴法師講話的口氣,讓人耳目一新,同時瀰漫著哀淒。

用男聲唱出女人心事,是這首歌另一個特別之處。奕碩認為,自古至今關於感情的台語歌,多半都是以男性角度來描寫,敘述女人多麽深愛對方,卻鮮少將男人犯的過錯一併納入;不平衡之餘,歌曲又都交給女性唱,導致性別結構混亂,很是弔詭。於是奕碩決定使用自己的聲音,把靈魂帶入角色中,唱出舊時代女性沒能說出口的艱苦。

歌詞使用台文 呼籲正確用字的重要性

細看百合花每首MV,會發現連歌詞也堅持使用台文。他們認為,台語也有專屬的文字,不能用別的語言去詮釋,不但不精確,還可能加速語言的消失。

「舉例來說,『啥貨(siánn-huè)』如果以華語來寫,會變成『蝦毀』或『瞎毀』,只要同音任何字都可以取代,但如此一來,詞彙無法精確地被記錄,往後難以查證,等過了五十年後,搞不好就沒人看得懂了。」奕碩說,人們在寫英文的時候,常因拼錯而感到丟臉,可是台灣人在用台語時,卻會覺得「隨便啦看得懂」就好,忽略正確用字的重要性。

使用相對陌生的台文,百合花並不擔心歌迷看不懂,奕碩直白地說:「看不懂要學啊!」同樣以英文歌曲為例,創作者不會去思考聽眾看不懂英文,那為什麼台語就要?他希望,人們應該用同樣的標準看待不同的語言。

  • 百合花樂團MV歌詞使用台文。(圖片來源/YouTube)

最後談起台語的式微,奕碩悲觀地直言:「我覺得沒有救了。」一來現在年輕人沒有完整學習台語的環境,加上台語在某個時間點之後就停止更新字彙,許多新型外來詞一般人不太會說,像口罩就很少人唸「喙罨」(tshuì-am),有的人會以「masuku」(日語マスク)取代。

二來台語之於台灣屬弱勢語言,僅有某些地區使用,不像英文在歐美是語言霸權,因此使用者的包容度低,導致很會講的人聽到不輪轉的,總是很快就放棄,要對方使用華語溝通,久而久之,台語會衰弱也就可見一斑。

幸好即便是台語沒落的年代,仍有許多人試著用這美麗的語言創作,百合花樂團就是其中之一。

他們灑下承先啟後的種子,於傳統中突破,在懷舊中創新,因而開出一朵朵直挺而振奮人心的百合花,芳香四溢,一鳴驚人。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