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r 05, 2020
「台語是溫柔又詩意的語言!」創作歌手鄭宜農,願用台語歌為每一個受傷的靈魂發聲
太人物
Mar 05, 2020

近年一股「台」風襲來,台語不再是刻板印象中「老一輩人在說的」,而是與台灣這塊土地有著緊密連結,卻又很新潮的語言。


創作歌手鄭宜農,近年來致力於台語創作,像是近期發行的專輯《給天王星》中,就蘊含三首各有千秋的台語歌曲。

以創作為起點 台語為生活帶來轉變

鄭宜農小時候常和爸媽一起聽林強,最喜歡的是〈查某人〉,雖然當時根本聽不懂歌詞涵義,但旋律就是烙印在心裡。

不過或許因爲父母經歷過講台語會被取笑、處罰的年代,教小孩自然就用華語,所以鄭宜農並沒有從雙親身上習得太多說台語的技巧。

真正與台語接觸,是在2010年參與電影《眼淚》,他飾演一位檳榔西施,要接地氣,能和貨車司機開講搏感情,於是他逼自己每天說台語,加上演員前輩蔡振南的協助,台語精進不少,人生第一首台語歌〈莎喲娜拉〉就是那時候完成的。

鄭宜農記得很清楚,當時蔡振南聽完後,對他說:「你的聲音很適合唱台語,年輕人真的要多寫台語歌呀!」

不過,那時候鄭宜農對自己還沒有太大的信心;現在,十年過去了,台語在生活中佔有越來越多份量,和朋友聊天會說個幾句,搭計程車和司機交談也用台語,「只要敢講,就會進步。」他說。

台語越來越輪轉後,讓鄭宜農最開心的,莫過於「終於可以和阿嬤對話」。以前,阿嬤不懂華語,小時候的他不懂台語,沒辦法閒話家常;現在,跨越了語言的藩籬,感情變得更好,也終於能夠把想說的話表達出來。

  • 發布第一首台語歌後,十年過去了,台語在鄭宜農生活中佔有越來越多份量。(攝影/吳思穎)

〈玉仔的心〉撫慰每一個因倔強而受傷的靈魂

你不變的願望,淹沒在茫茫的城市,但是你捧著玉仔做的心。

這次專輯中第一首完成的台語歌〈玉仔的心〉,是為時代劇《奇蹟的女兒》所作,描繪七〇年代女性在職場上遭受不公待遇,仍堅毅生存的姿態。

鄭宜農認為,那閃閃發亮的姿態,就像玉一樣。雖然不是礦物中最貴的,但台灣家家戶戶都有,或許是祖傳,或許是嫁妝,或許是終於存夠一筆錢,可以買來犒賞自己的象徵。

玉會越磨越亮,然後一直流傳下去,這樣陰柔而堅強的特性,形容人再適合不過。於是她有了靈感,在馬來西亞檳城的演出後台,耳朵貼著吉他,只花30分鐘就完成這首歌。

〈玉仔的心〉發布後,意外獲得很多迴響,有人說很震撼,還有粉絲在現場聽到淚流滿面。

於是鄭宜農發現,這首歌早已超脫戲劇背景的限制,延伸成不分性別、世代的共鳴。所有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掙扎的人們,無論被打敗與否,都會因為這首歌感到被理解,並且獲得力量。

從〈街仔路雨落袂停〉到〈深深地〉 台語是老靈魂,也可以很嘻哈

我毋甘願又踮佇遮,你敢欲做伙行?

〈玉仔的心〉獲得好評後,鄭宜農更興致勃勃,把原本是華語歌的〈街仔路雨落袂停〉改成台語歌詞,並找來網路上話題度十足的饒舌歌手陳嫺靜合作。

「當初只是覺得好玩,沒想到會變成主打!」不改還好,一改不得了,鄭宜農沒想到台語和這首歌會如此契合,恰巧陳嫺靜是阿嬤帶大的,唱台語更多了一份情感,再結合歐美嘻哈曲風,讓〈街仔路雨落袂停〉完美詮釋什麼叫「越在地越國際」

  • 〈街仔路雨落袂停〉找來陳嫺靜合作,融入嘻哈曲風。(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有了前面兩首好成績,鄭宜農想用台語說更多故事,於是〈深深地〉就這樣誕生。

深深的親愛的伊,深深的深深的,拍袂開......

〈深深地〉旋律很柔很輕,歌詞卻很深很重。對鄭宜農來說,這首歌是一道新的坎,她回想自己的人生經歷,把未能圓滿的都寫進了歌裡。

不過用台語把遺憾道盡,需要深刻又豐厚的「氣口」,鄭宜農說,原本設想是找人合唱,而且是黃乙玲那種輩份的歌手。不過即便最後是獨唱,她仍將自己的老靈魂嵌進歌裡,讓〈深深地〉成為整張專輯中最純淨又幽長的台語作品。

「台語其實是很溫柔、有詩意的語言,獨有的綿延感也很適合放在音樂裡。」


從〈玉仔的心〉到〈深深地〉,從社會時事唱到個人情感,鄭宜農現在最想寫的,是能讓人產生「共感」的歌。

他說,以前想的總是自己,怨嘆沒能成為理想中的樣子,然而隨著時間推移,現在的他,不再對自己感到懷疑,把更多的心思放在社會上,乃至整個世界。未來,她想用台語唱出更多人的心聲。

為生存來拖磨,你也偶爾感到疲倦嗎?在孤身的烏暗暝,從鄭宜農的歌裡找共鳴吧,然後,便能深深地寄望下一個春天。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