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
Feb 21, 2020
熱血老師教出浩子、《與惡》導演!呂興忠帶學生讀台灣文史、做國際志工,連總統都說讚
有情人
Feb 21, 2020

我從小在彰化和美鄉下的農村長大,家中7個小孩排行第6,父母親是佃農。當時村子裡的風氣是「讓孩子讀書就是累到父母」,父母親卻很支持我們讀書,成為村裡第一個有人讀大學的家庭。

  • 呂興忠老師與敘利亞難民營的孩子。(圖片來源/呂興忠提供)

小學不愛讀書 上了國中才奮發圖強

雖然如此,我卻是家裡最不愛讀書、最讓父母頭痛的小孩。因為是九年一貫的第二批,沒有考初中的壓力,小學老師幾乎不上課,我熱愛運動,是躲避球、排球、手球、籃球校隊的隊長,常常帶隊友騎著腳踏車到附近國小找人PK,在彰化所向無敵,還曾經代表彰化縣參加全國大賽,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

因為無心讀書,我功課不好是理所當然。小六代表班上參加作文比賽,看著黑板上的題目「母愛」,我還舉手問老師第二個字是什麼?我甚至連基本的除法都不會。

直到上了國中,才開始奮發圖強。

當時二哥呂興昌讀台大中文系,帶回許多書,讓我認識杜甫、李白,深深喜歡上中國文學而拚命地讀。經過國中三年的努力,順利升上彰化高中,還被同學稱為「國學大師」。大學畢業後,因為不是師範體系,一開始只能到私立的職業學校任教,我先在青年高中、正德工商任教3年,再到鹿鳴國中教了2年,最後才回到母校彰化高中當老師。

  • 彰化高中國際志工隊前往非洲服務。(圖片來源/教育花園分享會全記錄臉書)

進入母校彰中任教 成立台灣文學研究社

回到彰化高中,讓我覺得非常不公平的是,私立高職學生多為工農家庭出身,他們繳交全額學費、出社會後卻是做基層藍領工作,公立高中學生因為有納稅人的補助,學費低廉,學習環境、未來出路都相對較好,如果還不知道要貢獻人群,就枉費社會給予他們的支持

我認為,學生必須要了解台灣這片土地的事物,同時,要能體會貧窮工農的辛苦。當時台灣文學還不普及,我在彰中成立「台灣文學研究社」,帶學生認識賴和、鍾肇政等與工農站在一起的作家,還為他們講228事件、白色恐怖,雖然這些都不會考,但我的社課人數多到要到禮堂上,全場座無虛席。

為了講228事件、白色恐怖,我四處去進行田野調查,有時為了找到受難者家屬還必須「三顧茅廬」,他們才願意把珍貴的史料、書信提供給我,後來還出版《彰化縣二二八口述歷史》。當我在上課時把第一手史料給學生看,他們都震撼不已。

  • 浩角翔起的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金鐘獎製作人陳南宏都是呂興忠老師的學生。(圖片來源/呂興忠提供)

浩子、《與惡》導演林君陽、金鐘製作人陳南宏皆深受影響

這群學生中,有浩角翔起的浩子、《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金鐘獎製作人陳南宏等,很高興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從關懷土地的角度出發,走出自己的路。浩子在洪仲丘事件時曾寫過一首單曲送給洪慈庸,香港反送中事件時也為學生發聲,甚至在他演藝事業最精華的時刻,曾經休息一整年帶家人環遊世界,這份對家人、對土地的愛,正是我推動「台灣文學研究社」時最希望帶給學生的。

今年我得到「師鐸獎」,但我一直認為,對一個老師最大的肯定,是學生對學習充滿熱忱的眼神

這次彰中圖書館國際志工隊原本為了敘利亞難民募集20萬個口罩,後來轉送給衛福部,受到許多媒體報導,連蔡英文總統都在臉書分享,讓學生們很受鼓舞。很感謝總統願意鼓勵年輕人,相信他們一定會加倍努力,站出來參與社會議題,學生們不只會讀書,更重要的是做出行動、改變世界!

  • 蔡英文總統在臉書感謝彰中學生募集20萬個口罩轉贈衛福部。(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呂興忠提供)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