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Dec 25, 2019
樂高湯米:用樂高漫畫和長篇《真話俠》,搞笑包裝社會現象
文青找A咖
Dec 25, 2019

樂高除了組裝,還能怎麼玩?網路上,有位玩家樂高湯米利用業餘時間創作「樂高漫畫」,從劇情、場景、拍攝到後製都一手包辦。四年來,創作出許多帶給讀者歡樂,或者感悟人生哲理的漫畫。

  • 樂高湯米從2015年創作至今的長篇連載作品《真話俠》,是他花費最多心血的原創作品。

樂高湯米的真實真分是?

樂高湯米是高雄人,他的真實身份是一名3D動畫師,會成為業餘樂高創作者,原因竟然跟「不服氣」有關。

「我是動畫師,早期公司嘗試做遊戲,找我去當編劇。結果,編出來的內容,主管不喜歡。我想讓大家評斷,所以才把內容放到臉書上面。」

想不到,原本一時興起的舉動,陸續收到許多讀者回饋,鼓勵了樂高湯米,他因此從2015年12月創作至今。

長篇連載《真話俠》,幫你我說出不敢說的話

樂高湯米的創作,分成兩大類,一類是長篇連載系列,系列名稱《真話俠》,主要放在臉書和部落格;另一類是短篇搞笑,以帶給讀者歡笑為主,主要放在IG上。

問樂高湯米:「為什麼要創作真話俠?」他說,真話俠「會幫你講出你不敢講的話」。

「最早是看臉書上,很多人喜歡分享別人的言論,譬如館長攻擊國民黨的新聞。市井小民講話沒有份量,也不敢單挑國民黨,所以引用一個大人物來替他們講話。我就創造一個英雄角色,讓他幫忙講出人們不敢講的話。」

讀者看完30秒,創作可能要花3天

讀者滑手機時,也許不用30秒,就能看完一則IG貼文;但是,這些好笑或者有意思的作品背後,樂高湯米卻必須花上3小時,甚至3天來創作。

「創作可以分成編劇期跟拍攝期,編劇期花費的時間不一定,想不出來的時候,兩、三天都想不出來;如果想的出來,可能一個下午就有了。拍攝的話,要看場景難不難、人數多不多,可能一小時,也可能十分鐘就搞定了。接著,還要再放到檯面上擺好,架燈光、拍攝,拍攝時間平均是一個小時。」

為求逼真,靠錯位拍攝調整樂高人偶
  • 照片左下角白雪公主握手的動作,原本不可能是這個角度,樂高湯米把手拆開,靠錯位避免斷掉的地方入鏡,剩下的畫面,觀眾的腦袋會自己補足。

雖然只是業餘玩家,樂高湯米對於自己的創作,卻超級講究。用樂高擺設場景時,他會仔細調整人偶的動作、肢體語言,譬如留意角色眼神有沒有對到另外一個角色的臉上,手拿東西時,角色有沒有盯著自己手上的東西。

但是,樂高畢竟不是真人,肢體肌肉也不如真人細膩,如何做到面面俱到呢?

「有時候會用錯位,譬如樂高人偶的手很難拿起來摀住自己的嘴,我就會把手拔掉,把相機擺在看不到破綻的角度。」

看電影學編劇,最難的反而是純搞笑創作

除了追求畫面逼真,樂高湯米還看很多電影,從中學習電影編劇、拍攝的手法,目的就是「讓觀眾覺得好看」。

想劇情時,他會先了解一件事情的本質,再把本質延伸,找一個簡單的例子套下去,只要邏輯通順,就是一個好懂的故事。

談時事議題時,他會找到人物最顯著的特質,並把那個特質誇飾化。

「例如某個政黨候選人講過什麼名言,就用這句名言貫穿故事,讓觀眾一看就知道我在講什麼。」

樂高湯米說,比起現代寓言故事,最難想的,反而是純粹搞笑的作品。

沒靈感怎麼辦?連載是個好方法

連續創作四年,難免遇到靈感枯竭的時候,樂高湯米坦承,他常常感到焦慮。那麼,靈感枯萎期,該如何讓創作不中斷呢?

「可以先做連載,沿用上一個故事去寫,就不需要從0到1構思。或者,直接上網找一些好文章吸收,把文章的本質轉化成故事。」

樂高是一種快速創作的工具

對樂高玩家而言,組裝樂高的過程,能帶來很大的滿足感。但樂高湯米說,他愛樂高的點,跟其他樂高專家不一樣。

比起享受組裝樂高的樂趣,樂高湯米把樂高當成媒介,達到快速創作的目的。

「樂高有很多現成的表情、衣服,你只要擺一擺、拍一拍,比用畫的快很多。」

創作動機:觀察社會現象,告訴大家背後的本質

有創作慾望的人,十之八九是因為「有話想說」,樂高湯米也不例外,他說自己很喜歡觀察社會現象,喜歡思考隱藏在事情下的本質、動機。

我想告訴大家這些動機是什麼,幫助他們去了解這個社會。而觀眾的回應,就是我創作的動力。——樂高湯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按讚追蹤太報 Facebook,隨時關注好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