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Oct 25, 2019
從博士到夜市 余思賢用浪人食堂搭起無家者與社會的橋梁
太人物
Oct 25, 2019

「來喔!好吃的咖哩炸雞、薯條、杏鮑菇,現煮蜜香紅茶、奶蓋紅茶,還有手作文創商品,快來看看喔!」余思賢,白天在東吳大學社工系教書,晚上則在饒河街夜市與無家者共同經營「浪人食堂」,在夜市小吃的一級戰區,他要以美味食物牽起民眾對無家者的認識,帶領無家者找回與社會的連結。

白天教書 晚上和無家者一起擺攤

去年年初,松山教會無償提供饒河街夜市3個攤位給非營利組織人生百味,由余思賢接手經營,他說:「我傻傻答應下來,還把開幕日期訂在4月1日愚人節,很多朋友以為開玩笑,但對我來說,是要記得自己投入社會的『愚人』精神。」

余思賢說:「我大學主修數學,面對XYZ公式常常覺得有點空洞、不知道那是什麼,後來就想,或許把XYZ填入『人』的元素會比較有趣,於是轉而研究社會心理學,一讀就讀完博士。不過,社會心理學的量化研究,還是沒辦法讓我拉近與人的距離。

放下偏見 重新開拓對人的認識

或許是出自於對人的好奇,余思賢一頭栽進浪人食堂,透過與無家者一次次接觸,讓他加深了對人的認識:「原本以為自己沒有偏見,接觸了才發現其實還是有,我學習到,如何將自己與周遭的人都看成需要探索的世界,才能重新認識一個人。」

曾經有一位浪人食堂的無家者,負責文創攤位,卻很不喜歡擺商品介紹牌,後來才發現,他覺得牌子是白紙黑字不吉利。「他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講?」余思賢說,許多無家者都曾遭遇過嚴重的溝通挫折,這種行為無助感,讓他拒絕與社會溝通,寧可被誤會,也不願受傷害。

健康、財務、人際關係 無家者的三大考驗

余思賢說,「健康、財務、人際關係」是無家者的三大考驗,只要有一項掉下來,工作就會被拖垮。之前有一位大哥在浪人食堂存夠了錢,選擇到外面租房子、找工作,一回到社會就遇到人際挫折,街友汙名化的陰影一直跟著他,當有人對他態度不好,情緒一上來,憂鬱症發作就無法工作,才一個月就花光積蓄,後來回到浪人食堂身上只剩5元,連坐車的錢都沒有。

就算出去有工作、租房子了,也不代表培力成功了,它是一來來回回的過程。每次因為一些原因掉下去,掉的深度是一樣的,都是回到原點。很多人流浪了好幾年、甚至十幾年,累積過多少挫折,每個人在流浪之前都掙扎好幾次、摔過好幾次,他經歷的事情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想像,期待他很快就恢復,太強人所難了。」

恢復無家者與社會的連結 重新適應生活

浪人食堂成立1年多,至今還沒有真正成功的案例,余思賢認為,要恢復無家者與社會的連結,最需要的是時間。尤其,適應街頭生活的過程中,無家者會為了保護自己變得憤世嫉俗、有防衛心,浪人食堂藉由社工的陪伴、互動,才讓無家者找到重新適應生活的方式。

浪人食堂的創始元老阿美姊,晚上住在艋舺公園,每天凌晨5點就必須起床,長期睡眠不足影響了她的體力及健康。余思賢觀察,在外流浪的無家者,有些花費特別高,有時生活苦悶會去夾娃娃;為了建立友誼,一天會買三包菸請別人抽;有時精神不濟,就會買兩瓶蠻牛來喝。余思賢說:「你可能會覺得這樣花錢很不可思議,但對無家者而言就是他們的生存之道。」

浪人食堂希望能建立無家者與社會的橋樑,余思賢說:「我們培力的目的是要賦權,除了提升生活自主性、擴大選擇之外,另一面是責任感,讓無家者可以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除了工作之外,未來也會在健康、人際、財務管理上給無家者更多支持。」

匯集更多工作機會 成為無家者培力平台

不過,最困難反而是如何讓無家者們彼此建立關係、一起工作。」余思賢感受到,因為這個族群被社會汙名化太嚴重,幾乎每一位都會認為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有不同的苦衷。這個區隔,會造成無家者互相瞧不起、比較的心態,要一起工作非常困難。他試著轉個彎來思考,「不論在什麼樣的團體,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偏好,尤其工作上,有時會希望自己比他人優越、不想幫別人收爛攤子。當你理解換作是自己也會這樣做的時候,才比較能同理他們的心情。

開店至今,收支尚未打平,余思賢笑笑地說:「一般夜市攤位都是老闆自己開自己賺,備料時間的時薪、勞健保幾乎都不算在成本之中,我們希望給無家者一個好的就業環境,該有的福利都要有,無形之中也提高了成本。

走到現在,雖然培力成功的這條路還很漫長,余思賢仍不氣餒,真的有幾分「愚公移山」的精神。未來,他希望建立一個平台,打造多元工作機會、發展出更多培力模式,藉由傾聽、陪伴及支持,接住在社會邊緣的無家者。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