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
Oct 24, 2019
堅持台灣純手工、切斷手指還要做 傳承兩代的神轎工藝師陳瑞家
有情人
Oct 24, 2019

14歲就拜師學藝開始做神轎,現在58歲,做了44年都沒有中斷,在我手上完成了一百多座神轎。神轎工藝對我來說,是一種責任、也是使命。

從扛轎到做轎 不慎斷指還是繼續做

幾年前,使用鋸台時不小心鋸到左手,幾乎半隻手掌都不見了,趕緊把斷指撿起來送醫院,一根一根接回去,復健了半年,雖然手指沒辦法像以前靈活,還是不敢停、繼續做,還好現在有兒子一起幫忙,才不會讓技藝失傳。

我小時候原本在廟裡跟著扛轎子,後來對做神轎產生興趣,就到左營拜師。以前拜師很嚴格,師父不輕易教人,一進去光搬料就搬了一年,一根一根又粗又大的木材我一個人扛,每天要坐公車往返橋頭、左營,才十幾歲的我,工作辛苦時會想家、常常哭,但因為真的很有興趣,學了三年出師之後,一步一步自己來。

  • 陳瑞家拿著照片細數他製作神轎40多年的歷程。

堅持台灣傳統工藝 使用在地木材雕刻

神轎有分文轎、武轎,文轎是有轎頂的,歷史比較悠久,武轎沒有轎頂,是為了放大尊神明後來才發展出來。我喜歡做文轎,感覺比較傳統,設計好轎子的結構,再找工藝師配合雕刻、請畫師畫轎頂,最後組裝、上色,完成一頂轎子大約要花半年時間。

目前台灣的神轎很多是跟大陸配合,但我堅持全部台灣純手工製作,使用的木材、雕刻的花色都是在地的,才有價值。曾經有一座神轎,是廟方擲三次聖筊決定由我來做,神明指定的工作,怎麼敢馬虎,每一頂轎子都一定要用心做好。

傳承不易 幸好兒子願意接棒

以前師父很嚴格,做錯事又打又罵,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就算不打不罵,也沒有年輕人願意學。之前兩個兒子都一起來做,後來大兒子還是想去工廠,二兒子留下來,有一個願意跟我一起做,高興都來不及,把技藝傳下去,就是我最大的滿足

雖然政府扶植傳統文化,但很多資源還是集中在一兩個比較有名氣的工藝師身上,有的學校開了傳統工藝課程,在教室裡上課,但真正說要傳承,書本知識遠遠不夠,像這種傳統技藝,是需要師父一步一步帶著徒弟一起做,才有辦法把功夫學起來,沒有師徒關係,都是紙上談兵。

  • 陳瑞家與兒子、孫子

廟宇文化傳承與民眾信仰習習相關

人們的信仰觀念和以前不同,傳統廟宇文化是一定會漸漸消失的。你看政治人物四處跑透透,與其說是去拜廟,不如說是為了選舉去拜票,是否真心在拜,神明都會感受得到。

以前農業社會靠天吃飯,醫療、科技不發達,民眾需要信仰求寄託、心很虔誠。現在信仰觀念沒有以前濃厚,很多事情都覺得靠自己的力量可以解決,也有人對陣頭文化有偏見,無形中影響這項傳統的發展。

做了40多年,沒想過這樣是否能得到神明保佑,至少現在兒子願意接,還用臉書把我做的神轎PO上網。不到5歲的孫子常常會來工廠看我做神轎、還會拿著榔頭一起敲敲打打,一家人因為傳承這項文化凝聚起來,這也是一種幸福,我想我還會一直做下去。

延伸閱讀
神尪頂上風光 紙盔珠盔各有千秋
不採中國製品、堅持純台灣手工 鑿花技術保存者張旭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