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Oct 22, 2019
至堯戶外工作室:龍洞小漁村裡的探險家
文青找A咖
Oct 22, 2019

每到夏日,位於東北角的龍洞總是擠滿了潛水、跳水的遊客,從台北或基隆區驅車一個多小時即可抵達的距離,讓龍洞成了都市人週末暫別塵囂的優先選擇。然而也因為距離近,少有遊客留宿於此,太陽下山後,龍洞又從熱鬧的水上樂園變回靜謐的小漁村。

到了冬天,少了玩水的遊客,龍洞就像台灣各地鄉村一樣,留不住年輕人口,只剩原居於此的長輩們在此慢慢生活。然而兩年前,有一對年輕人逆向而行,從城市遷居於此,即使到了淡季,強勁的東北風夾雜著鹽分鎮日猛烈吹送,也吹不走他們。

  • 和大部分年輕人相反,從都市移居到鄉下工作生活的至堯和致華。(攝影/張毓軒)

城市太擠太吵,我們離開吧!

至堯和致華的興趣寫在黝黑的臉上,攀岩、獨木舟、登山……上山下海四個字就是他們的日常,而這一切的種子,早在學生時代就已埋下。學生時期,他們倆就很熱衷登山、划船等戶外活動,雖在台北長大,卻深深嚮往著遠離喧囂的生活。2017年,即將邁入而立之年的兩人,決定結束登山用品店的工作,「那時的工作很安穩,但心中有個聲音不斷懷疑一切就是這樣嗎?會不會有其他可能?」至堯回憶著。

於是至堯先給自己放了一段長假,到加拿大Yamnuska Mountain Adventures登山冒險學校進修,「在加拿大Banff一走出門就是山,生活在山林裡每天都是喜悅,於是我又想起了『龍洞』的山和海,如果能住在那應該很不錯!」回台灣後,至堯和曾是獨木舟教練的致華討論,決定一起搬到龍洞,並成立了「至堯戶外工作室」。

  • 冬天的時候,至堯每月會到山上擔任管理員,過著十幾天沒有網路,大部分時間一個人獨處的日子,「一開始也有點不適應,但習慣了就可以讓自己的步調變得很慢很慢,細細的觀察自然環境、植物、路過的動物、昆蟲。」至堯說。(圖片來源/至堯戶外工作室)

日復一日 卻又不重複的美好生活

「在太陽還不太亮前起床,一邊看著窗外的海景煮咖啡、吃早餐,討論今天要攀岩還是划獨木舟出海呢?到大自然裡充飽一整天的能量後,再回家休息或是帶客人體驗。」這是至堯和致華每天的生活,好奇地問他們幾乎天天攀岩不會膩嗎?「攀岩的當下頭腦必須要非常冷靜,專注在每一個動作上,遇到狀況更不能慌亂,也訓練了生活中遇到緊急事件時的反應。而且龍洞的攀岩路線就有五百多條,根本爬不完啊!」至堯笑著說。

真想讓你看看海有多美

「海是看不膩的!即使每天看同一片海,還是會覺得怎麼這麼美!」從學生時期,致華就曾參與龍舟隊,嚮往大自然的她,畢業後就到宜蘭東澳擔任獨木舟教練,「其實台灣人很幸運,我們住在四面環海的小島,很多地方都可以划獨木舟,每次從海上欣賞海岸線和山脈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動,就會很想要把這種心情和更多人分享。」致華說著,決定搬到龍洞前,她也和至堯先到龍洞勘查了一段時間,發現東北角擁有許多峽灣、岩壁,豐富的地形非常值得慢慢探索。

  • 在海面上欣賞大海、欣賞山脈又會有不一樣的感動,致華也想將說不盡的感動和大家分享。(圖片來源/至堯戶外工作室)

致華研究攻讀運動心理領域,除了一般攀岩體驗,她也與一些安置機構合作,將「體驗教育」融入攀岩教學,帶領安置中心的國中生們重新梳理成長過程中的問題,「攀岩讓他們在安全的環境裡體驗危機感,也帶出了過往不舒服、不愉快的感覺,但過程中我們會給予他們支持,引導他們擁有正面能量去面對困境。」致華解釋。

除了透過攀岩、獨木舟帶領大家親近大自然,至堯、致華也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龍洞生活,例如與基隆賞鳥協會合作,帶領民眾認識在峭壁築巢的猛禽遊隼;也構思和居民合作,帶領民眾參與石花菜的採收、製作,讓大家從不同面向切入,親近小漁村的日常。

跟著心中的熱情 路就會出現
  • 到龍洞除了潛水、攀岩、划獨木舟,也可以體驗一下小漁村的日常。(圖片來源/至堯戶外工作室)

「其實當初就是想來龍洞生活,並沒有預先做什麼設定。」至堯解釋,一切的計畫都是一步一步慢慢走,隨著生活慢慢長出來的。想要將興趣與工作結合,想要跳脫安穩的舒適環境勢必經過一番掙扎,新的環境一定也會遇到新的困難,但只要做正確的事,就會有勇氣去超越一切的阻礙,而正確的標準,就是能引燃出心中「熱情」的事!

延伸閱讀:
就算剩一腳也要爬!詹喬愉登頂聖母峰,授登山心法「探險≠冒險」
地平線上三公里的視界 山岳間的攝影者雪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