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
Oct 22, 2019
白天當黑手修法拉利,晚上在女兒聯絡簿畫畫的硬漢爸爸
有情人
Oct 22, 2019

「欸,女兒要升六年級了,你聯絡簿簽過幾次?有沒有十次?」
「好啊,不然今天我簽。」

兩個女兒的聯絡簿,平常都是太太簽。今年四月,她隨口唸了一下,當天我就說要簽。我的名字「林擎峰」筆劃多,我又愛搞怪,就用畫的。

兩、三天之後,我問大女兒:「老師都沒什麼反應嗎?」
她說:「有啊,老師問我,為什麼你爸那麼多印章?每天都蓋不一樣。」

我覺得很好玩,把對話貼到臉書社團「報廢公社」,得到兩、三萬個讚。

後來,我看女兒很喜歡,說:「要不然我每天簽不一樣的。」

怕自己放棄,我成立臉書粉絲頁「林爸爸簽聯絡簿啦」,讓大家一起監督。

不只會畫畫,還會變魔術
  • 左:林爸爸在女兒的聯絡簿畫畫。右:林爸爸和女兒感情很好,假日常全家出遊。

我從小愛畫畫,想過念美工科。後來想想,材料好貴喔,算了,改念電子科。19歲高職畢業,不想升學,跑去當了六年志願役。

20年前,入伍才三天,剛好遇上921大地震。那時候在台中成功嶺,被操到沒感覺,下舖把我拉下來,我還想:「又沒有要站哨。」

在部隊裡,不是罵人,就是被罵;你不想被罵,就要會罵人。退伍後,除了責任感和抗壓性,只剩一張嘴。想不出來能幹嘛,我跑去當業務。

出了部隊到社會上工作,很多事都要砍掉重練。煩的時候,我就畫畫,一畫兩、三個小時,讓腦袋不要想事情。

中間,我也玩魔術,還參加過張菲主持的《綜藝大哥大》,在〈大魔競〉那個單元得到第三名。之後七、八年,我都在表演魔術、教魔術。

兩年前,認識板金修復,覺得這跟魔術一樣神奇,竟然可以把變形的東西修回來。學到技術後,在鶯歌開板金修復廠。

白天修法拉利,晚上拿畫筆
  • 採訪前一天晚上,林爸爸特地替《太報》畫了一幅插畫。

白天,我復原車子的板金,從瑪莎拉蒂、法拉利到大眾車都有。晚上回家,我就拿起畫筆,花30到40分鐘,幫兩個女兒簽聯絡簿,平常自己也在畫冊上畫畫。

我曾經賣掉畫作,捐款給跟孩子相關的社福單位,之後等作品累積夠多,我還會義賣。因為,有了孩子以後,看到生病的孩子,我總是感觸很深。

以前畫畫是為了紓壓,畫愈多,代表愈煩。現在畫畫很開心,我每天都在想,今天要畫什麼讓大家shock(震撼)一下。

未來,我會繼續畫下去,讓女兒看到什麼是「堅持」。

按讚追蹤太報 Facebook,隨時關注好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