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Sep 26, 2019
屁孩抓到什麼都想養!最強馴蟲師黃仕傑的「變態故事」
太人物
Sep 26, 2019

黃仕傑,生態攝影家、生態講師,國語日報科學版、中研院數位島嶼網站專欄作家,以《好好玩自然》入圍第53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時常在社群分享熱帶雨林還有各式自然觀察經驗。

秋日午時,一抹消瘦黝黑的身影,站在烏桕樹下靜心凝視。昆蟲專家黃仕傑指著樹幹上的小白點,邊向一旁好奇的路人介紹:「你看延伸到前端的黃色球狀很可愛,很多人都以為是長鼻子,其實是牠的嘴巴,這是富陽三寶『長吻白蠟蟬』,在2009年以前被列為保育類動物。」

「抓到什麼都想養」 昆蟲改變了一生

走在枝葉扶疏的富陽生態公園裡,黃仕傑像是逛自家後花園,信手拈來全是有趣的動植物知識,堪稱是「行走的昆蟲圖鑑」。他說,這裡是他的「生態啟蒙之地」,小學時上下課總會經過附近,看著蝴蝶蜜蜂飛舞翩翩,還有螳螂蚱蜢跳躍,下課最開心就是到苗圃觀察,或是到後面的福州山公園玩耍。

當時福州山那兒還是亂葬崗,小小的黃仕傑總是站在墓碑上,往樹洞裡撈蟲去;有時會帶著挖來的蚯蚓,跑到台大醉月湖釣魚,再被校警追著跑。回憶起兒時對生物的好奇,他笑著說自己抓到什麼都想養,釣魚回家養,抓蟲回家養,去山上找鳥,還是回家養,只要到他手上,沒有被放過的。

從單純愛玩昆蟲的屁孩變成專業「馴蟲師」,他的長大就像昆蟲「變態」,充滿不可思議。細數幼年時期摧殘過的小生物們,黃仕傑搔了搔頭,忍不住又笑出來:「我常跟朋友開玩笑,我當年可能真的養死太多生物,現在回過頭來要做很多事情,幫助大家認識這些生物。」

從翻《GQ》到翻圖鑑 全心投入就像尋夢中情人

13歲那年搬到市區和奶奶住,黃仕傑的生物夢就此塵封,高中讀半年就不想讀書了,直接出社會工作,退伍後急著賺錢,太過操勞,右手意外捲進攪拌機裡,成為人生第一個轉捩點。搶救後只剩下小指是完好的,他第一次認真思考,人生要怎麼繼續下去?直到24歲那年,跟著朋友夜探貓空找獨甲仙,大半夜的,他拿著手電筒在昏暗的山上找,微弱的燈光替他吸引了最喜愛的昆蟲,也重新照亮了他的人生。

黃仕傑這個人是這樣,一旦喜歡上了就會全心投入,花費再多時間認識研究都甘願。年少時著迷名牌,天天翻《GQ》雜誌,仁愛圓環一圈的專櫃品牌,沒有人不認識他。他回來玩昆蟲的那一年,正是電腦起步發達的時代。瘋狂上網找資料、買遍各大圖鑑研究昆蟲植物,就這樣一頭栽下去,默默走到現在。

他談起看到夢想中的昆蟲那種激動,就像看見夢中情人一般,「以前打開圖鑑就會開始幻想,自己身在馬達加斯加拍到牠,或是到馬來西亞看到牠,每一張照片影像都印在我腦海裡,有一天終於看到馬上叫出名字,真的就是『夢裡尋他千百度』的感覺,因為我在夢中也想看見。」

親近大自然不難 去挖掘你不知道的寶可夢吧

投入生態觀察24年,黃仕傑看到生物的可愛,也感受到環境快速的改變,才開始寫文章、出書、拍影片、做生態導覽,去年甚至入圍了第53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一切的一切都是想讓大家看看,這些珍貴稀有的生物,真實在世界各地存在著,再不快點珍惜就來不及了。

「我希望藉由有限的力量,把各種自然生態的情況和知識傳遞給更多更多的人,讓大家都願意關心自然,就是我最終的目的。」他感嘆,很多人覺得大自然聽起來很遙遠,其實只要願意停下腳步,到處都可以看見生態的美好,有更多過去不知道的寶可夢值得挖掘。比如到動物園走走,或是路邊的小花小草,細細觀察都能發現不同。

「我只是在做我喜歡做的事情」 

玩昆蟲玩到變專家,還全方位發展,這樣的黃仕傑,在很多人眼裡是厲害的狠角色。於他而言,卻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只是在做我喜歡做的事情。

「這輩子有幾千萬扇的窗或門在等你打開,你不能因為打開一扇就坐在那邊說好棒喔,應該再繼續看看想要做什麼、能做什麼。」黃仕傑說,真正的熱忱,是不怕失去、不計較付出多少,就像他從不預設出門要拍什麼,往往能從過程中得到超出預期的驚喜一樣,人生的路怎麼走,他從不設限,就看對昆蟲的愛,可以把他帶去哪,「反正我做我相信的東西,因為我相信我可以,到底會變什麼也不知道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