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地平線上三公里的視界 山岳間的攝影者雪羊
文青找A咖

「雪羊」這個名字,你可能很陌生,其實在許多地方,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曾帶著百萬級YouTube創作者Joeman,攀登上3,358公尺的百岳高山;也曾以漫畫形象,出現在圖文作家「蠢羊與奇怪生物」的作品之中

三一八學運的那年,台灣本土意識越發蓬勃,同年發生的課綱微調事件,開啟社會大眾對過往台灣歷史的討論,雪羊就自身科系和深入山林的經驗,在PTT撰寫文章〈台灣歷史課本不提的森林史真相〉〈你所不知道的台灣六大毒蛇真面目〉,獲得廣大的回響。

屬羊的他,當時正在大雪山擔任替代役,於是就決定以「雪羊」為筆名,開設臉書粉專「雪羊視界 Vision of a Snow ram」,分享台灣森林與生態的各式知識。張博崴山難國賠事件發生後,他曾撰文談消防體制上,權責不清造成的消防過勞和制度問題,才發現民眾對登山運動的陌生與誤解,轉而開始為登山界和消防人員發聲。

  • 海拔3402公尺高的排雲山莊,是雪羊時常在粉專發文的地方。

走進山林的起點

熱愛自然的他,從小就跟著爸爸爬郊山,對山林再熟悉不過;成績優異的他,在大學時,如願選擇了自己喜愛的台大森林系就讀,進而認識了一批喜歡登山的朋友,也因為學妹的一句「畢旅想去玉山」,便決定前往台灣最高峰「玉山」。那是雪羊第一次擔任領隊,隔年又一起走了一次嘉明湖,那時才發現自己有能力走進更深的山。於是他在心中立下目標──一個月至少去一座百岳

  • 雪季裡的玉山群峰。

台灣人對登山的陌生

雪羊說,爬山是一種「換位生活」,是需要學習各式各樣的知識,來降低自身的風險,增強遇到危難的應變能力,如果什麼都不學不準備,那會走得很痛苦,甚至很危險。

各式的運動,都有這樣子的情形,像是在極限運動領域,許多人準備不充足就上場,遇到突發事件,就容易發生危險。若想要改變結果,其實需要的是更多的教育。

然而,過去台灣一旦發生山難,地方政府就選擇封山,不去檢討事發原因,人們無法從前人的罹難學會改善。缺乏對自身家園的理解,導致人們對土地的認知破碎不堪,登山從此跟人們越來越陌生。

法規與現實的脫節

因此,雪羊開始為消防單位發聲。消防人員的專業是火災相關的救災與預防宣導,原本消防勤務已經相當吃重,單位本身也沒有登山搜救經驗,但一發生意外,相關責任就落到消防單位身上,迫於無奈,制定了對登山安全毫無助益的「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只為了用罰款來降低登山人數。

雪羊認為責任要有明確的權責劃分,用制度與法律來界定「政府應該負責到什麼程度」,不該讓公務員承擔不屬於他們的責任,讓登山者為自己的安全負責,而不是害怕被究責,一味的禁止和墊高登山門檻。

台灣登山產業的潛力
  • 你能想像這樣的雪景是在台灣的雪山嗎?

雪羊認為,台灣百岳型態很特別,在中海拔是多日叢林穿越的健行,高海拔是原始的溫帶國家健行路線,風險上相對而言安全,但由於步道建設非常原始,是較有難度的挑戰,而這是一個相對特別的契機──當外國登山客想挑戰低風險、高難度的原始環境時,就會找來台灣,這都是台灣在登山產業外銷和觀光上的潛力。

此外,他也談到設計美感的重要性。雪羊常常在粉專介紹自己的登山配備,裡面卻大多都是歐美品牌。他表示,其實歐美品牌大部分也都是由台灣廠商代工。台灣有世界一流的布料技術,設計和研發人才也很強,但是內需市場小,廠商不願意燒錢設計外型;為了美觀,他只好選購歐美品牌。這個產業值得更被重視,一旦能改良產品美感,也就能外銷屬於自己的品牌。

身為一個擁有百岳的島嶼,台灣理應要對山林有充分的認知,這是既有教育體制所缺乏的,多了解這片土地,才能更深愛這個屬於我們的家園,進而凝聚共識。

 

延伸閱讀
流浪45國,在台灣找到歸屬感──跟著小飛玩沒有名字的瀑布
攀樹師翁恆斌:樹木銀行等同墳場 沒人為介入樹木才長得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按讚追蹤太報 Facebook,隨時關注好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