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Jul 01, 2019
鏡頭下的自由路 Lightbox曹良賓:攝影就是和自己對話的過程
太人物
Jul 01, 2019

玄關上小巧醒目的告示「FREE TO ALL」宣告理念,一旁老舊的門牌訴說過往歷史,還有標語再三強調「打造一個人人都可以自由學習攝影的所在」。這裡是攝影圖書室Lightbox──三千多本珍藏幾乎都是捐贈而來,一點一滴寫下屬於台灣的攝影史,以燈箱Lightbox為名,也點亮了台灣的攝影世界。

熱愛攝影的人,一定會聽過攝影師曹良賓。不只是因為他的藝術創作,更因為他是這座台灣第一也是唯一一座攝影圖書室的發起者。

鏡頭下的尋根之旅 源自於對台灣歷史的不了解 

曹良賓的創作,大抵離不開歷史。因為小時候沒有什麼認識台灣的過程,讓他在國外求學時,不知道怎麼向他人介紹家鄉的樣貌,「我對台灣的歷史有很大的空缺、很貧乏,講都講不太出來,我覺得很糗,奇怪這是我生長的地方,為什麼我對它了解這麼少?我就覺得心裡有點遺憾。」

於是,他走上了台灣歷史的追尋之路。他拍台灣各地的忠烈祠,拍神社,拍在這裡互動的人們,從歷史角度出發,去思考什麼才是轉型正義應該有的樣貌。

他越是梳理這塊島嶼上的痕跡,越能夠明白,歷史從來不曾遠離我們,而是以不同形式存在,但面對逝去的烈士,還有死者為大的文化,要怎麼對話?他選擇用最愛的攝影,凸顯這些複雜的問題。

「攝影就是和自己對話的過程。」曹良賓把看見的問題,放進影像裡,希望可以激盪出不同的花火。他相信,透過圖像連結的記憶,會為每個人帶來不同的感動和啟發,每個人都可以透過攝影帶來不同的改變,影像會為這個社會帶來正向的影響力。

  • 對於曹良賓來說,攝影就是與持續對話的過程。(攝影/周筠羚)

從創作到Lightbox 「自由平等」是不變的中心

其實最一開始,曹良賓想要做的是記者,最後卻誤打誤撞一頭栽進影像。2003年,在英國就讀新聞所的他參與了反戰爭遊行,一樣拿著相機到處拍,一同參加的日本同學,卻展示了截然不同的觀點。

遊行現場的情緒和張力透過一張張照片直擊心窩,他被影像「直接的力量」深深觸動。他第一次發現,原來,一張照片可以勝過千言萬語。他買了一台數位單眼自己摸索,卻不得其門而入,直到回台灣上攝影課,才正式開啟攝影大門,決定要成為一個攝影記者。

「我一開始的確是很想要當一個新聞攝影工作者。」曹良賓原先期望藉由新聞攝影帶來一些改變,讓人關注一些平常忽略的事,然而,當時的媒體生態和攝影記者環境,與他所期待的有一段距離。比起新聞攝影必須遵守的攝影倫理、新聞規範,讓人有侷限感,藝術裡打破框架、重新想像的靈活性,對他更有吸引力。

拋開新聞攝影對套路的限制,他選擇了藝術作為更寬廣的道路,正如同他反覆強調的自由平等,完全體現在他的生活。不論是創作,或是建立藝術社群,他在探究驗證歷史的過程,都不忘自由平等的中心主旨。

「人和人是平等的,你也可以平等選擇知識,資訊的透明和自由,對我來說很重要。」建立Lightbox的故事說了三年,曹良賓最強調的,是透過平等、開放、自由的原則,達到FREE TO ALL的共享精神,。

他說,Lightbox不是誰的,而是「大家的平台」,自己只是發起,至於這個地方可以是什麼樣子,大家都可以一起來討論,「我們會有性別的差異、年齡的差異,或是學習背景的差異,但我的專業不會成為傲慢的來源,而是你有你的專長,我有我的,但我們是平等的。」

  • 只要想對台灣攝影盡一份力,都可以捐款一起滋養Lightbox。(攝影/周筠羚)

只要通往攝影知識的路是平坦的 就會發生很多奇蹟

從三樓十坪的小空間搬到一樓三十坪的現址,Lightbox變得「親民」了。加入以攝影原則為主的技術書,未來還打算在周間開放「Office Hour」,只要附近居民有攝影上的問題,都可以來這裡尋求解答。這裡不再只是藝術愛好者的神聖殿堂,而是所有喜歡影像、對影像好奇的人,都可以來探索的知識寶庫。

除了延續過去的公開講座,他們還有回饋給募資群眾的「真人圖書館」,請來重量級攝影嘉賓,實地和大家交流。最近也特別和雲門舞集合作,以攝影融合舞蹈現場,展現對核災的藝術討論。

「三年來,Lightbox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我自己也不知道。」曹良賓直言,堅持FREE TO ALL的精神困難重重,挫敗真的很多,走過無數崩潰到不行的日子,而更多的時候,他總是被這塊島嶼上的人們感動。

八十幾歲的爺爺扛著一疊書,蹣跚爬到三樓說要捐贈,有粉絲私訊粉專詢問有沒有攝影集,時隔半年卻帶著那本書,千里迢迢從南投拿過來捐。每一天,他們都在見證台灣社會的溫暖,就是這些付出不求回報的人,和他們一起撐起Lightbox,這也是曹良賓一直深信的共享精神。

「做這份工作很大的收穫,就是總會遇到很好的人,讓你覺得真的很值得。」曹良賓推了推眼鏡,露出淺淺的微笑。他說,你永遠不知道大家會怎麼使用這個平台,激盪出多麼有趣的故事,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一定要持續推動知識的自由,「只要通往攝影知識資訊的路是平坦的,就會發生很多奇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