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May 15, 2019
製偶師許幃泓 靠自學進入《獅子王》音樂劇團隊
文青找A咖
May 15, 2019

許幃泓最為人所知的頭銜是「台灣籍迪士尼製偶師」,正隨著《獅子王》音樂劇團隊在世界各地巡迴的他說,「很想家。」7歲時就發現自己對玩偶又執著又沉迷,20歲開玩偶製作工作室,每天只睡一個小時。而今,他趁工作之餘,與世界各地木偶技師切磋學習,希望有一天能提升台灣玩偶技術與眼界。

什麼是製偶師?即是玩偶製作、維修的專業師傅。許幃泓是台灣知名的製偶師,憑著高標準的細緻作工,他接到許多國內外訂單,人生四分之三的時間都與玩偶有關。目前,他跟著迪士尼《獅子王》音樂劇團隊世界巡迴演出,負責照顧維修木偶們,很多人羨慕他可以到處跑的工作,不過,他其實是為了學習更多異國專業技術與美感而去,他說:「這是我的計畫,我想去國外學更多回來。」

七歲就對木偶好奇 他蒐集回收媒材動手做

許幃泓從小就愛玩偶,小學時,其他同學看卡通角色劇情,他看玩偶的造型、好奇材質,而且越怪異的角色他越沉迷,譬如放大的昆蟲、布袋戲偶,「我想知道它們(玩偶)為什麼會動、怎麼動的?」看久了他就開始自己動手做,直到今天,簡直癡迷。

小時候家裡資源有限,許幃泓想要做玩偶,只能自己想辦法。他曾經收集寶特瓶回收賣錢、翻垃圾桶找紙、媒材,做了很多眼睛會動的平面偶,「20幾歲時,我走在路上,小學老師叫住我,說他記得我這些奇怪的行為;美術老師也還收著我的皮影戲。」

許幃泓從國中開始做立體玩偶,用海綿、橡膠、紙漿簡易素材做《侏儸紀公園》一比一大小的迅猛龍、《天蛛地滅》的大蜘蛛、鬼娃新娘等等;高中常到布袋戲偶店一看就是三四個小時,研究細節:「像頭髮用什麼膠,怎麼做到看不出黏的痕跡。」老闆後來收他為徒,學做專業製偶;大學開公司(巨象造型工作坊)接單,假日到劇團工作,忙到每天熬夜只睡一小時,做玩偶、道具、服裝做到眼白都發黃。

「以前我到電視台打工,負責把玩偶帶回家清洗維修,那一段時間,我家連走路的地方都沒有,全家只能站在廚房吃飯,那段時間真的很辛苦,可是熬過來了,家人在精神上都很支持我。」

  • 巨象造型工坊檯上擺滿製作中的玩偶。圖片提供/許幃泓

創業初期很辛苦,幸好獲得的養份很充足。除了接案、兼職,他也積極拓展觸角,「獅子王十週年來台灣表演的時候,我進去服裝部門工作,那時候只要不是技師,都不能碰木偶,因為木偶非常貴。不過有演員對我很好,會給我觀察木偶的機會,我看到很多,也想學習更多。」

對木偶沉迷又執著 提升眼界和技術放眼國際

許幃泓對工作很有拼勁,吸引姊姊(放掉會計工作)、同學(放棄家業)加入工作室。他們每日圍著大型玩偶打轉,從最初的製圖、製版打模、切割、縫紉、組裝等等,幾乎親力親為。舉例來說,他們為了日本鈴木車場的吉祥物,心無旁騖做了一年,後來以吉祥物的眼睛僅有0.1公分誤差,其他完美而順利完成訂單,「那時候壓力大到掉了六公斤,做日本訂單真的很不容易。」

後來他展開海外工作計畫,「國內學得有限,我們做玩偶都靠自己摸索,因為沒有系統教學,廠商企業不重視吉祥物的精神代表性,所以大多短期使用為主,他們認為不需要太精細,但我很想出去看看國外的玩偶做成怎麼樣。」於是上海迪士尼開幕時,他曾進去工作一年;現在則受迪士尼邀約,成為《獅子王》音樂劇巡演團一員。

許幃泓指出,迪士尼注重專業分工,畫圖、縫紉、組裝製偶等負責人都不一樣,他只需要專心顧好演出戲偶,「我們的團隊成員來自二十幾個國家,他們都是很好的學習對象。」迪士尼為了達到成果,不惜成本下預算,譬如戲偶選高價碳纖維製作,其他選材也採用永久材質,色彩與美感要求極高,以確保每個演出細節完美,成為觀眾眼裡的永恆。

  • 許幃泓手拿沙祖木偶與獅子王音樂劇演員合照。圖片提供/許幃泓

在迪士尼工作,許幃泓學到很多創新材料製偶,也學到國際舞台的規格、專業團隊的運作,他認為雖然台灣對這產業的投資不算多,不過台灣人不需要覺得自己比不上外國人,「因為台灣人什麼都要會,吃苦耐勞,出去很好用,缺點就是不敢要、不敢享受生活,就像小老鼠一樣。」

而且,迪士尼的專業分工,許幃泓覺得日復一日相同工作內容讓他沒有成長,難免焦慮,因此他常藉到不同國家的機會,去拜訪當地的技師,像在馬尼拉、新加坡找到鐵製木偶技師,研究設計與關節運作,都讓他新奇不已。

  • 許幃泓趁休息時常常到處尋偶,圖為他到山西孝義的小鎮尋找坷垃傳奇木偶。圖片提供/許幃泓

「玩偶產業未來性幾乎沒有定論,但累積的過程很長,不放棄學習很重要。」許幃泓對玩偶執著很深,未來持續在國內外學習技藝,沒有想過停止的那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