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Apr 16, 2019
黑道牧師劉民和 三十五年救六千名毒癮患者
太人物
Apr 16, 2019

說起戒毒,除了公私立醫院之外,台灣最知名的就是牧師劉民和的晨曦會戒毒村了。來自香港的劉民和,青少年時期踏入黑社會,因不吸毒不是流氓的道上規矩,讓他染毒十年。成功戒毒後,他非常明白戒毒難處在哪裡,因此提供福音戒毒服務特別讓人信服。另外,他以過來人經驗,知道政府推動毒品除罪化,不會降低吸毒人口,他也藉由美國和歐洲的經驗,分享各地戒毒盲點。

晨曦會在苗栗將軍山上有一座戒毒村,環境清幽周邊傍山,戒毒者在這裡重建生活,等18個月後回歸社會,「紙張都可以再造,人不能再造嗎?犯罪的人以前是垃圾,但戒毒成功,又去幫另外的人戒毒,從消耗社會資源到增加社會資源,多好的事。」劉民和牧師感慨地說,因為他自己也曾經歷過再造,也幫助超過六千名毒癮患者,他說毒難戒,但救一個是一個。

吸毒十年也戒毒十年 沒有成功過

劉民和來自香港的調景嶺,當地人口組成複雜,窮困貧瘠,也是過去知名的政治避難所。他小時候生性活潑調皮,愛講話,不喜歡被管束,覺得社區黑社會份子講話特別有意思,因此才十二、三歲就去跟他們做朋友,用台灣用語形容即是「囡仔憨膽」。後來,他耳濡目染,打架搶劫都幹過,「還有啊,不吸毒不像老大。」

「我第一次吸海洛因吐了,那味道很難接受,後來耐藥性出現,又茫又舒服,不吸心裡像有貓在抓。」他拖著身體混日子,年紀小的時候就遞茶端水、看場圍事,大了用扁鑽搶劫不眨眼,後來又販毒,他說:「崇拜英雄啊,那時候我們都是不見紅(鈔票或血)不收刀。」

不過,劉民和心底依舊牽掛家人,「我會跟媽媽去教會,還有我哥哥也混啊,可是他不敢吸毒,他為了拉我一把,也為我拼命過。」

後來,爸媽送他到台灣唸書,冀望他能遠離黑社會重新開始。可惜當時他仍執迷不悟,做貿易、跑水貨、搞賭場、毒場,有錢的時候買毒品,沒錢的時候去賣血,當時一袋賣80元,夠吸好一陣子。有一天他吸完毒品,為了躲避麻煩,從四樓滾下樓,下巴裂了、眉毛上也畫了兩道裂痕,他說:「出來混的,不論是風光或是落魄,都不長久。」

回香港後,過了一段同樣荒唐的日子後,劉民和才決心進入晨曦會戒毒,進去前最後一吸,飽飽才踏入戒毒島。他至今仍記得第一天陳牧師為他禱告,「我聽完很感動,還躲起來大哭一場,流氓流血不流淚啊,哭多丟臉。」一年後他戒毒成功,留下來照顧其他戒毒者,成為傳道,再成為牧師,帶著同為基督徒的妻子到台灣晨曦會提供戒毒服務。

  • 劉民和在香港晨曦島戒毒服侍時期,也是他重生的那一刻。(圖片提供/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

  • 劉民和到國內外參訪演講,推動反毒與戒毒已是他這一輩子的志業。(圖片提供/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

毒品除罪化 單一行為治療戒毒不能幫助吸毒人口下降

劉民和藉經歷解析政府推動毒品除罪化的看法,「政府要推就推吧,作用不大。」劉民和表示,毒癮患者需要身心治療,譬如歐美推行心理輔導、社會服務、醫療治療和靈性治療,但是台灣政府行政資源不夠,無法效仿:「所以單靠除罪化,還是無法降低吸毒人口,頂多降低犯罪率、愛滋病而已。」

另外劉民和對美沙酮(Methadone,亦稱美沙冬,合成鴉片類親和劑,有止痛的效果)戒毒,有不同看法。他指美沙酮是合法毒,喝美沙酮戒毒很多餘,也是假人權。台灣推行美沙酮治療毒癮,但戒毒者每天都喝合法毒,更像一種表面戒斷的假象,無法根治吸毒的欲求。

曾長期走訪世界各地宣傳戒毒的他,發現連最講求人權的西方國家都不懂得戒毒,也不會再造人:「他們說吸毒很難戒,為了讓毒癮患者減輕傷害,給他們喝美沙酮,這是真的不吸毒嗎?我自己吸毒、戒毒,又幫人戒毒,非常能體會這是多餘的,是騙人的,他們講的人權最不講人權,是讓他們死。」甚至歐洲國家曾有戒毒樂園,裡面毒品合法化,毒癮患者進去,一般人也進去,原本幫助戒毒的立意,卻造成吸毒人口增加,「裡面毒品合法了,他們為什麼要戒?」

戒毒歷程18個月 戒身體上癮也戒心癮

那麼劉民和怎麼幫助毒癮患者?他分享醫院戒身體毒,卻無法協助他們戒心癮,而他懂,因此戒毒村幫助毒癮患者戒身心的癮:「我覺得不管是什麼,凡是濫用都是中毒上癮,需要時間戒癮。」因此晨曦會戒毒需要18個月,先戒身體的癮,心裡的癮,再提升靈性,戒毒者不能離開戒毒村半步,沒有網路、電視,全心全意地專注在重建自己上,「過程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有些人會逃跑。」

戒毒村的傳道姚健民是個好案例。他過去生活複雜,形容自己從小在外頭混,進出監獄兩次,吸毒前很顧家,吸毒後被人瞧不起的心情難受,再加上開銷大,便賣了土地,房子抵押貸款,家庭支離破碎,「我吸到不像人,無法賺錢,後來沒錢吸,也沒錢戒。」

進入戒毒村,姚健民順利戒毒重回家庭,雖只有小學學歷,他花費兩年考上傳道,留在村裡陪戒毒弟兄,幫忙處理生活大小事、排解心事,他說:「我發現很多苦都是自己往身上攬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現在我用生命陪他們生活在一起,家庭也好,這樣很夠了。」

  • 姚健民傳道分享過去經歷,感謝劉民和拉他一把。

回歸社會跟家庭 毒癮患者跟戒毒者的願望

劉民和在台灣用35年陪伴戒毒者,他總對他們說:「我們以前破壞社會,現在做一件事好不好?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過去的經驗讓他理解,犯罪的人心裡其實非常想回歸社會,也想回歸家庭,於是鼓勵他們戒毒,不消耗社會資源,戒毒成功後也能藉自己經驗幫助別人,一步一步慢慢來。

現在,台灣九個戒毒村共服務300個個案,還有許多毒癮患者在排隊等待。除了到國外傳授福音戒毒,他在台灣一有空就到各地關心戒毒弟兄,帶他們唱詩歌,鼓勵他們實現歌詞裡風光回家的願景。

延伸閱讀:
為亡者整理環境,卻被嫌不入流、骯髒!命案現場清潔師盧拉拉,直視死亡洞見人性

我從江湖大哥變成公益大使的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