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Apr 29, 2019
還在無奈上班嗎?離開吧!自由工作者劉揚銘告訴你,他過得「還不錯」
太人物
Apr 29, 2019

40歲的大叔劉揚銘今年出了第三本書《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呼應他7年前離開公司體制後,順著興趣寫出的第一本書《高校制服戀物論》,與第二本集結職場倖存者對工作是什麼的詰問:《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他交出了自由人的最新生活動態—「我過得還不錯」。

 

語尾常自帶「了」、「啊」、「吼」、「呃」,口氣親和純樸。劉揚銘雖然已臻熟男階級,但自帶瀏海的學生頭,搭配粗框眼鏡,讓他的氣質活脫脫就是從學校大門走出來的文學院青年—呃,應該是文學壯年。

  • 離開公司,立志不再回到體制,人會過得怎麼樣呢?請聽劉揚銘怎麼說。(圖片/劉煒堯攝)

初出茅廬受賞識 優良員工主動、進取、不休假

年屆不惑的他,在經濟學研究所畢業後走入職場,迄今有7年在體制內上班,7年自由工作,恰好各佔一半人生里程。說起在辦公室內的回憶,他頭幾句吐出的還是感恩,「我的職場運其實非常好」、「是我很喜歡的工作」、「我的人生,就做過這份工作而已」。

劉揚銘學社會科學出身,還是新鮮人就跳進了剛創建的商業月刊。時任總編輯的主管願意賞識非科班出身,也沒有編採經驗的劉揚銘,讓他迄今感念。但沒有拿捏好與工作的距離,卻讓他最終身心俱疲,主動求去。

「我當時太投入了,人生就是工作而已。」月刊隨著截稿日作息,沉浸2千多個日子,他沒有任何月底節慶,如聖誕節,也不可能爽放西洋情人節與農曆年—二月已經如此短暫,出刊只會更提前壓線。更有甚者,「有新的任務我都直接認領,因為想要證明自己;拿到最佳員工的那年,我連員工旅遊都沒去-我覺得不如趕稿。」
 

  • 文字工作是劉揚銘上班七年習得的技能。在脫離公司,自由接案後,將所有工作表格化、並且清楚註記,是他從此刻到此生重要的功夫。(圖片/劉揚銘提供)

與第一份工作談戀愛 失戀收場

因為「太愛」,他甚至沒有發現自己的身心都已經偏離常軌。「我老婆幾次跟我說,我的狀況不太對。」劉揚銘解釋成可能沒有時間相處,與妻子對話也帶著不耐煩。

但,讓他真正嚇到的是,「有一天我下班撞到一個小女孩,她跌倒了,我理都沒理,逕自往前走。」他猶有餘悸:「她爬起來,很生氣地追上、拍我,我也沒說對不起,就是盯著她。」回憶起這一段目光發直的喪屍期,他現在笑了,「我那時就想,我有病嗎?應該就是有啦,但我也沒時間看醫生。」

「人在壓力下,就會活成一副討人厭的狀態。」劉揚銘直率告白。每天,他只願意盯著電腦,開機、關機,做出熬盡心力的作品,卻一點也不想跟同事說話,「我察覺到,我跟工作的關係一定出問題了。」

他比喻,大抵像是初戀,「那麼幸運跟自己非常喜愛的女孩交往,覺得是真愛,但怎麼會越來越痛苦?」是他錯,還是她錯?是相遇時間不對,還是愛的方式不對?劉揚銘隨即企劃了一整本如何提昇工作效率的專刊,「方法很有用,但我的熱情還是耗盡了,我的身體無法再負荷。」

當時30出頭的劉揚銘,在這個節骨眼,因一個單純的腸胃型感冒大病一場,「我沒辦法跟工作找到相處辦法。」第一次進入職場、投注全身心的付出,純情男鎩羽而歸,主管同意他離職、回家養傷。

  • 離開工作後,與退休的父親單車環島,父親是懂得享福的退休人士,陪伴的兒子在世俗眼中是魯蛇?(圖片/劉揚銘提供)

每天看海也是不行的 找出自由工作節奏

離職後,劉揚銘過著完全耍廢的日子,「打電動、連去海邊5次,開始跟老婆約會,做大家在沒有目標時都會做的事:單車環島。」

劉揚銘坦言,剛離職的他,「想到工作就會怕」,過去只存錢也沒時間花錢,足以給自己一年放空的假期。但,無所事事的日子過下去,也是「一個月後就很無聊」。

他跟父親去單車環島,車友看到劉父會讚嘆,退休享福真好,看到旁邊居然可以隨行的兒子劉揚銘,「大家也不好多問,那你兒子怎麼會在這-大概是廢柴吧。」劉揚銘的存在是尷尬。

既然不想正規上班,作為一個過去不敢承認自己是制服控的劉揚銘,開始在網路書寫這些年觀察制服的心得部落格,初心是緩解自己「沒事做」的焦慮,沒想到迴響不錯,「有讀者看,留言喜歡我的文章,出版社也來接洽,出了我的第一本書。」

一年過後,劉揚銘出了第一本書,接了幾個固定的專欄與案子,「雖然沒辦法賺到上班時的錢,但要存活下去,是可以的。」

曾為真心喜愛的工作將全副身心投入,直至消耗殆盡;轉為自由接案後,他的態度佛系許多,「上班就是追求加法,做越多、升越高、領越多。我有沒有可能用減法的邏輯,仍然做自己有興趣的題目?」

他精算花費,一個月平均只要賺夠約3萬,就不再接案,「我設定賺錢上限,多出來的時間,我就拿去做可能沒有收入的創作。」

  • 劉揚銘老實說,離開辦公室後,要不時轉換可以工作的地點,也不像偶像劇拍得如此悠閒又時尚,但可以主動掌握與誰、與什麼事情合作的機會,這就是他所甘願交換的條件。(圖片/劉揚銘提供)

抓回時間使用權 創造專屬的夢幻工作

劉揚銘過去公司的老闆總是一見面便批評他「不負責任」、偏離主流對於「成功」的價值。「他看了我的書,都說我必須說清楚,否則會害死人。」

劉揚銘坦言,不需要養老婆和爸媽、不生小孩、不養車養房、不追求倍增的存款,這些「不」,的確是他放下了社會觀感「要求他的責任」,如果被主流價值評為不負責任的魯蛇,他也願意承擔批判。

「但我並不是悠哉遊哉的失責,」他正色道:「我是真的很喜歡寫作,找到自己想用一輩子完成的事,我情願把在辦公室賺錢的時間,拿回來掌握時間的使用權。」

很多長輩或是同儕難免問他,「不去上班,真的有比較好嗎?」他說,比較好這三個字,其實大家想問的是,賺得會比較多嗎?「但沒有比較多,難道就不值得做了嗎?」

他放話不再回到正式職場,一生懸命做一個自由工作者,寫自己認可的文字,負擔足夠的花費,其餘要好好生活。而他發現,當他做自己真誠樂意做的事情,出書、演講邀約或是有趣的合作陸續而至,開啟了更多新的可能。「我賺機會。」宅宅的他臉上掛著憨憨的笑,劉揚銘滿足道:「這很完美」。

「我過得,就是『還』不錯而已,不是很不錯。說很不錯是騙人,但我很喜歡『還不錯』。」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而劉揚銘確定自己要的,是掌握所有使用權。「不會賺大錢,然而,這就是我為自己創造的夢幻工作。」淡泊面世,他很欣然。

  • 時報出版,劉揚銘離開職場後的第三本書,也是給所有自由工作者的心得分享:《離開工作,我過得還不錯》(圖片/時報出版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