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r 20, 2019
數學=算數?數感實驗室賴以威:不要當很弱的Excel
太人物
Mar 20, 2019

賴以威於2016年共同創辦數學推廣平台「數感實驗室」。他深信約翰.馮.諾伊曼名言:「人們以為數學很困難,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生活有多複雜。」致力推廣動手做的數學實驗課,並出版「數感書系」,從「如何運用公式包紅包」到「對手告白的機率是多少」,數學不再是一串算式,而是以不同面向看待世界的方法。

  • (圖片來源/鏡文學)

三月的某天,踏入台灣師範大學科技學院,與賴以威相約在他的研究室,牆上掛著推廣各類數學教材海報,而他坐在書桌前,旁邊的整面對外窗,撒入和煦陽光,不時傳來鳥聲啁啾,賴以威的親切與當天的天氣,恰好相互呼應。

賴以威現任電機工程系助理教授,教的是工程數學,其實他也是推廣數感教育的重要掌舵手。

不過,賴以威本對教育沒什麼興趣,更別說當成職業,一切起因其實是來自父親逝世。「2009年,我父親在我念博士班最後兩三年時,生了一場大病,過世前一個月他還是不願住院,跑去教育局拜訪官員、去大學拜訪老師,推廣數感教育。」

「如果我不做,就要把一千多本的手稿與數學教育書當作廢紙回收,我覺得很可惜,也很不捨。」於是,他決定接手父親未完的遺志。唯有留在學校教書,才有更充裕的時間推行數感教育。

數感實驗室:「情境數學」讓大家感興趣

為了讓社會大眾看見數學,賴以威與太太廖珮妤在2016年共同創立「數感實驗室」,推廣的對象幾乎全年齡層都有:粉絲頁文章給一般民眾,針對國高中生辦數感盃寫作競賽,同時也有給小學生的數學工作坊。

  • 2016到2017年,數感實驗室推動「動手做數學」的數學實驗課,已超過50場活動。圖為光仁國小的空間課程,每一位同學都是建築師,全班35位同學的作品合起來,組成一座數感大都會。過程中他們會學到錐體、柱體,以及各種展開圖與立體圖的關係,並且知道這些知識原來就存在每天生活的都市建築中。(照片來源/數感實驗室)

他出版了《超展開數學教室》、《超展開數學約會》等書,針對不同年齡層,設計「情境數學」。跟大學生講數學,就會以戀愛為題;跟國小學生聊卡通、電玩;社會人士就要以時事入題,愛情摩天輪要多大?抽不出國運籤與發票中獎的機率?

他就是要撇開數學的難易程度,重點是讓大家「對數學感興趣」。

賴以威也坦言,要能落實實驗性的教學方式,同志仍須努力。他親臨教育現場,發現有些老師正在積極翻轉數學教育;108年「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也修正數學教育方式:數學引入計算機等計算工具,讓數學可以跟生活緊密結合,像是以前只能算sin30這種特殊角,而生活中很難找到精確的角度,計算機不只是為了計算方便,它是跟生活做連結的工具。

政策由上向下實施,翻轉教學的老師則從下往上實踐,他們準備有趣的數學活動,犧牲個人時間,但卻有老師質疑他們譁眾取寵,「我相信有很多老師、家長、社會氛圍相信數學等於計算,是既定的社會觀感,但這(數感教育)是對的事,只是需要長時間來改變刻板印象。」

數學不只是算數 是接近事情真理的知識與能力

還是很多學生或家長,會落入「念數學系只能當數學老師」的窠臼中,但隨著科技革新,現在對於人工智慧、資料分析人才的需求,日益驟增,擁有數學知識、能力是必須的。當然,不能只會算數,而是能活用。

不要覺得數學就是背公式,你就算很會背公式,很會解題,到最後出來你只會是一個很弱的excel,因為還會算錯,這樣你一定會被淘汰,因為電腦能夠取代你。所以你應該做的,是要如何運用電腦把一些現實問題,變成數學問題,再用運算軟體來解答,這才是你該學會的事。

賴以威提到,像是近期舉辦的數感盃寫作競賽,就有師大附中的學生投稿,分析普悠瑪列車翻覆軌道的彎度,透過生活實例,發現數學問題也隱含其中,試圖以數學角度觀看,能夠得到更接近真實的答案。

  • 這是由當年就讀北一女中三年級,張靜年同學獲得103學年度北一女中數學創作新詩比賽冠軍,用數感新詩看穿你我共有的無奈。編按:Σ(sigma),求和的結果是給定的數值相加後的總值,又稱加總。(照片來源/數感實驗室)

誰說數學不好就是沒有數學腦?

而對於那些覺得自己沒有數學天分、數學腦,所以數學老是考差的人,賴以威根據《心態致勝:全新成功心理學》這本書提出,對於絕大多數(大約95%)的孩童來說,任何程度的學校數學都在能力範圍。當努力跟天分都足夠,卻依然沒有獲得該有的成效,很可能因為抱著「我沒有數學腦」這樣的念頭,畫地自限,扼殺了自己的數學學習。

常拿來激勵人心的「失敗為成功之母」不是新觀念,「成長型思維」是學習的關鍵,也就是遇到挫折時,不將失敗歸因於天分等不可抗力因素,而是信任自己,相信更努力嘗試不同做法後,得以克服挫折。坦然擁抱錯誤,破除數學天分論,強調心理層面的學習思維。

數感教育大家都認同 但是參與者少

數感教育造就學習數學的樂趣,推廣過程卻曲高和寡。十多年來,賴以威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並不多,組成結構都是教授、學校老師,像是嚴志弘教授、陳宏賓教授、李國偉教授、李政憲老師等。現今最大的困境在於,大家只能利用課餘時間,沒有人專職做這件事,就變得很吃力。

當初創立粉絲頁、架網站,是因為太太體恤賴以威,所以她辭去工作,專心舉辦數感實驗室,為國小三到六年級的學生開設特別的數學實驗課。但有了小孩後,活動停擺。目前賴以威身兼數職,除了應付學校庶務與教授升等壓力,還要到處宣講、陪伴小孩,工作、理想與親情也成了數學資優生的人生難題。

面對蠟燭三頭燒,賴以威食指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表示,「雖然常覺得身體很疲累,但要我把數感教育放掉不做?我也不能這麼灑脫,因為有人是有期待的,而且,數感教育成了我的習慣,要戒掉,很難。」

即使現在走得艱辛,面對未來,賴以威仍想找出解題方法,「希望對很有理想的教師,開放科普、數學推廣的工作機會,讓他們沒有經濟壓力,不是叫大家來這裡當志工,燃燒生命、燃燒熱情,把它專業化,這是我接下來想要努力的方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