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人物
Mar 19, 2019
流著爵士血液的藝術家 小號手魏廣晧音樂教育之路
太人物
Mar 19, 2019

魏廣晧是台灣第一位取得爵士小號演奏碩士的小號手首度將爵士樂引進國內大學音樂系,經常受邀於各大音樂會表演,演奏風格橫跨爵士、古典與流行三界,這幾年來為推廣爵士樂不遺餘力,是藝術家也是教育家,聽他聊音樂理念與對爵士的熱愛,既熱血又優雅。

  • 魏廣晧演奏風格橫跨爵士、古典與流行三界,長年來推廣爵士樂不遺餘力。(場地提供:Yamaha)

自小與音樂為伍 對爵士樂更是不可自拔

魏廣晧的音樂之路,要從國高中時期管樂社講起,「一直以來我都擔任小號手,高中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升/降旗典禮,由於樂團編制小只有我一支小號,感覺很像個人獨奏會,面對著全校百人solo非常過癮。大學組管弦樂團也當指揮,同時還擔任指導老師,不光是吹奏技巧,也開始思考編制、管理…等更多樂團運作面的問題,我想這與演奏小號具備領導特質有關。」

不過他的爵士啟蒙是在大三,「當時因緣際會加入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的爵士大樂團,讓我認識真正的爵士樂,原來一支小號可以玩的變化與自由度這麼高,印象最深是有一次在美軍俱樂部,樂團在台上演奏,我看著台下老外載歌載舞,彷彿像好萊塢電影畫面出現眼前,那一刻開始,我確信對爵士愛到無法自拔。」

由於大學期間已有教課經驗,退伍後,立刻有4所學校找上門,但台灣當時並無正規爵士樂體系,魏廣晧不久後便碰上瓶頸,「雖然爵士在歐美已風行數十年,可惜台灣這塊資源很缺乏。」他毅然辭掉手中8所學校的教職,赴美攻讀紐約市立大學爵士小號演奏碩士,花費兩年,成為台灣第一位取得此學位的小號手。

  • 舞台上表演的魏廣晧與恩師Michael Phlip Mossman,盡情享受吹奏樂器的每一刻,對他而言即興演出,就是音樂彼此之間的溝通方式。

挑戰傳統教育體制 把爵士樂帶進大學

2007年回國後,他心繫教育,思考能為台灣音樂界做點什麼,「一路走來始終都自己摸索,如果真的對爵士樂有興趣,應該在學習前期就以系統化方式指點,也許就能少走些冤枉路。」剛好就在此刻,國家兩廳院找上合作,「當時兩廳院舉辦的夏日爵士派對相當成功,我心想,既然爵士樂在台灣如此受歡迎,何不舉辦爵士音樂營試試?於是我便與當時兩廳院董事長陳郁秀老師提議,她也給我很大的發揮空間,如今爵士音樂營也邁入第12屆。」

爵士音樂營做出好口碑,很快有大專院校找上門,像是國立東華大學音樂系找上他,希望他能新開設爵士音樂組,「這是我長久以來想做的事,畢竟全世界知名音樂學校都有爵士音樂主修,台灣沒有理由不跟上。」

他找了另外4位志同道合的老師合作,儘管過程中的課程編排、師資協商等行政面程序繁複,甚至要取得教育部認證,上線後還得面對招生壓力,「簡單講就是與現有教育體制有所拉扯,這些也是音樂家最不想面對的,但如果沒有跨出第一步,大膽改變固有音樂系體質,是不可能在台灣正規音樂體系中學到爵士樂。」

  • 魏廣晧首度把爵士樂引進大學音樂系,很感念東華大學給他極大發揮空間,目前為止東華大學爵士音樂組招生幾乎年年爆滿。

東海岸.Swing音樂節 融合花東文化故事

成功把爵士樂帶進大學,魏廣晧覺得光這樣還不夠,不只教課,他還希望創造一個表演環境,讓更多人聽到爵士樂。「去年Talents Fly才能飛基金會邀請我策劃《東海岸.Swing音樂節》是花東地區首創以爵士為主的活動,我們走訪花蓮與台東,找當地聚落、學校與特色民宿合作,由於花東地區有先天場域優勢,加上與東華大學教育資源連結,推出後也受到廣大迴響,如今將邁入第二年,除了讓更多人聽到爵士樂,也希望帶出一些當地故事。」

之所以積極辦活動,一方面是想拉近學生與業界的距離,「東華大學音樂系爵士組錄取率相當低,表示我們學生素質都很高,要與業界合作不是問題。去年底我與歌手吳青峰合作,便找了三位研究生一起編曲,另外還有學生畢業後被迪士尼樂園挖角,目前已是首席樂手,他年薪甚至比我高呢(笑)。以爵士樂為基底搭配實際表演輔助,知識面或執行上都達到好的成效,也期許他們未來在台灣音樂圈發光發熱。」

  • 魏廣晧與才能飛基金會合作策劃《東海岸.Swing音樂節》,走訪花蓮與台東,與許多當地聚落、學校與特色民宿合作,希望讓更多人聽到爵士樂。

無論是辦音樂節或透過教育體系,多年來在台灣為推廣爵士樂不遺餘力,魏廣晧下一步有何計劃?「我認為還是要回歸教育面,特別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我希望音樂教育也能融合高科技,例如透過視訊鏡頭,與國外音樂老師進行一對一教課,雖然執行難度與成本都很高,但只要努力推廣,總有一天能走進教育體系,這也是我一路以來在做的事,在非正統中找到正統,在系統中創造新系統,只要有機會和資源就要努力嘗試。」

身兼音樂家、大學教授與推廣者多重身份,魏廣晧從來不喊累,反而還樂在其中,「我的美國老師曾說過一句話『Everything you got comes from this buzzing.』,意指我目前所有一切全來自小號,這句話一輩子受用,也提醒我無論何時,都要記得對音樂單純的熱愛,盡情享受吹奏樂器的樂趣。」

 

同場加映:
小提琴家蘇子茵:別再用腦聽音樂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