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Feb 22, 2019
「改車」玩出世界級專業,Rough Crafts手工訂製哈雷設計師──葉韋廷
文青找A咖
Feb 22, 2019

台灣手工訂製哈雷工作室Rough Crafts在全球重機界赫赫有名,主打客製化改裝哈雷機車,由創辦人兼設計師「小葉」葉韋廷(Winston Yeh)一手打造,不走老美的浮誇造型,而是以沉穩風格、精緻質感吸引國內外車手。小葉定義Rough Crafts的風格是「New Old School」,復古中帶有現代感。

  • Rough Crafts讓哈雷不再張牙舞爪,風格內斂、富現代感,在歐洲有眾多粉絲。圖為2014年作品「Crowned Stallion」。

小葉念工業設計,當時從一台「YAMAHA愛將」入坑玩車,又因研究所赴美進修時,偶然接觸前賽車手、重機改裝大師Roland Sands,見識到美國改裝車的盛行與專業度,燃起他的熱情。當了幾年的平面設計師找不到成就感,於是2009年他將興趣結合所學,創立Rough Crafts,打造擁有工藝美感的哈雷機車。

說是手工,但小葉並非傳統機車行的黑手,而是一手包辦整台機車的零件、結構、美感甚至性能的設計師。常有人問為何不自己動手做?「這不是開玩笑的!我做一台車要跟十幾個廠商合作,你今天學會板金,那要不要學會烤漆?學會烤漆,要不要學組裝?你不可能全部都會啊,不如給專業的做。」

小葉認為台灣的零件製造、加工技術是世界數一數二,但代工思維太強,光追求便宜、CP值很快就會被取代,才希望透過設計建立品牌。但剛開始連同行都酸「你跩個屁」,畢竟機車訂製這行,台灣沒幾個人在做。

為了證明自己,他2013年參與世界手工改裝摩托車大賽(AMD World Championship of Custom Bike Building),初試啼聲就拿下哈雷組冠軍,一夕躍上全球媒體版面,成為台灣之光。小葉說,這是讓他人理解、獲得尊重的一種方式。

 

  • 葉韋廷(Winston Yeh)第一台擋車是兩千塊購入的YAMAHA愛將,每年改一點,最後總共花了三十萬在上面,他笑說自己不後悔,反而是學習的過程。(攝影/鄭羽琪)

保留車的「原味」 重視設計完整性

出自小葉之手的哈雷,沒有大大的把手、又長又寬的車身或野獸般的造型,反而低調、穩重,保有復古風又具現代感。小葉酷酷地說:「老美的風格不適合我,也不適合台灣的玩車環境,三步一紅燈、兩步一小路,騎起來真的只有賭爛而已。」

改了這麼多,驗車驗得過嗎?小葉說剛開始確實會擔心,就試著不更動車架,大不了就裝回去,後來發現根本是白擔心了。不過保留車架這點漸漸成特色,作品能一眼看出「原型」,參加車展常聽到有人說:「這車我也有耶!可是為什麼你的比較帥?」

小葉說起自己的觀察,很多人習慣把車架改得很有個性,但和觀眾的距離很遠,除非被買下,否則和一般人之間是沒有對話的。也因保留原車框架這點,不少大廠如BMW、MV AGUSTA、YAMAHA等都喜歡找他合作,既能保留品牌特色,又能創造新的風格。

當我用一台現成的車,在車架幾乎不更動的狀況下做出新的東西,它跟同樣擁有這個車型的人來說是有對話的。久而久之,我非常享受這過程,在同樣的框架下,我可以變出什麼樣的東西出來?

 

  • 小葉曾於2016年與義大利車廠MV AGUSTA合作,將Brutale 800 RR改造成宛如藝術品的車款「Ballistic Trident」,靈感來自1950年代GP賽車使用的Dustbin全包覆整流罩。

小葉的第二個原則是,要改就一次改整台,讓人先看到車的視覺完整度,再去注意每一處細節。「如果你看到這台車,指著排氣管說:『這排氣管超屌!』我就會覺得這台車是失敗的。」若客人沒有足夠預算,希望慢慢改,他直說不會接這樣的案子。

「最好全新車、全原廠就直接拉來了。」小葉說,有些客人已經花十幾萬在上面,改了一些現成的東西,要求保留改過的部分,他沒辦法接受,因為會破壞整台車的美感,除非剛好風格相襯。「但目前都沒遇過,有改的全部拆掉。」

屁孩改車負面觀感 小葉:半夜噪音「被賭爛剛好而已」

說到改車,第一時間想到震耳的引擎聲、引人注目的車燈嗎?對大眾的負面印象,小葉倒是不反駁,坦言「屁孩玩車」連他有時都看不過去。他理解玩車族「排氣管不能太安靜」,但還是呼籲車手得先自律,才有機會被認同,也試著勸導同行盡量不做全直通、超大聲、不消音這種排氣管。

他也感嘆,台灣改車現況就是太多酸民、鍵盤高手,充斥「我窮我不改,我也不要讓你改」的氛圍,進而影響整個業界的發展。「我做的東西在國外多紅,也是一堆人說可惜在鬼島就怎樣怎樣……所以我改完每個人都沒在騎?還是改完都報廢?怎麼可能。」對於網友留言,小葉一向嗤之以鼻。

 

容易滿足是某種自卑?想成為大人物的企圖心

分析酸民心理,小葉認為台灣人太容易滿足,甘願停留在小確幸,並仇視擁有更多、爬得更高的人,不相信自己能進步。他語帶憤慨:

大家都會看NBA、會看F1,可是對他們來說,跟去看復仇者聯盟沒什麼兩樣,沒有人覺得這件事情是真的。沒有人覺得我長大要當Valentino Rossi或是 Lewis Hamilton,因為台灣的教育、社會就是這樣告訴你。其實對某些國家的人來說就是:「喔沒有啊,那我國小同學啊。就這樣。」

註:Valentino Rossi 和 Lewis Hamilton 皆為知名賽車手。

  • 到Rough Crafts改裝一台車,至少80萬元起跳。圖為2018年作品「The Noir King」,兩側配合車尾流線形的置物車廂是最大特色。

會有這樣的體悟,影響來自到美國進修那一年,因為近距離接觸名人讓他眼界大開,產生提升自身實力的企圖心,小葉回頭才發現許多台灣人抱持著「我們這樣就好了」的心態過日子。「我就覺得這明明就沒有好啊!你在好什麼?」他坦承,這應該是讓他出來創業、拚國際比賽的真正原因。

重機上不上國道?小葉:重點是教育

對於吵得沸沸揚揚的重機上國道議題,小葉老話一句,用路人必須自律。他舉例,德國無限速公路聽起來很恐怖,但其實大家都超級有禮貌。「他們的規則很簡單,要超車才往內線,你就算開個250,沒有要超車就是給我去外線,不要囉嗦。」

他又舉例,在德國騎車、開車一定以行人優先,「我看後面至少還有15公尺吧,正常我們早就騎過去了,他說沒有,照等。這是他們的教育,他們覺得理所當然,這些規則並不是法律,只是覺得這樣就是對的。當你有辦法這麼理所當然、禮貌地去顧慮到別人,上不上國道那都不是問題。

台灣現況適合開放嗎?小葉只淡然地說,不開放永遠沒有機會變好。就如他當初放膽投入改裝車設計,堅持了十年,仍堅信機會是自己創造的,不斷朝著更好的自己、更好的作品邁進。

 

留言區